失忆娇妻要造反 失忆娇妻要造反第十四章 盛气凌人的陶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失忆娇妻要造反小说简介

《失忆娇妻要造反》是作者爱飞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宫盛峻 莫晚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花生本编我的推荐女频小说失去记忆娇妻要谋反,失去记忆娇妻要谋反小说是作者爱飞屋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宫盛峻莫晚,宫盛峻莫晚小说精彩的片段:却意外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字条,莫晚撑着脑袋迷迷糊糊的拿起来那张字条来看了看,是宫郑京浩写的,“好好的吃饭时,好好的短暂休息。昨天就千万别去去上班了,我了替你请好了假。”或许是昨天晚上太紧张了,紧张到脑神经痛。。...

失忆娇妻要造反小说-失忆娇妻要造反第十四章 盛气凌人的陶芝全文阅读

失忆娇妻要造反第十四章 盛气凌人的陶芝

第二天一大清早,莫晚起来就感觉自己头疼不已。

或许是昨天晚上太紧张了,紧张到脑神经痛。

她看了看身边,还是空荡荡的。

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字条,莫晚撑着脑袋迷迷糊糊的拿起那张字条来看了看,是宫盛骏写的,“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今天就别去上班了,我已经替你请好了假。”

宫盛骏格外贴心。

就连他写的字都是那样的好看,人好看,字也好看,声音也好听,这个人有缺点吗?好像没有吧。

莫晚又转念一想,这……他是变了一副心肠吗?

莫晚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的自己,真的脆弱的要死。

好像,她是一晚上都在宫盛骏怀里。

好羞耻啊!

可下一瞬的头疼欲裂就让莫晚停止了念想,她勉强爬起身来,就洗漱了一下,换好衣服打算去一趟医院,可谁知刚刚下楼,宫妮端着一杯牛奶迎面走了过来,“怎么今天不出去了?难不成是昨天晚上被哥哥教训了?还是说你良心发现了?”

莫晚真是不知道这宫妮是怎么出口成章这些话的。

看起来像是宫家二小姐,可这话一出口,便就知道她不是个省油的灯。

莫晚的身子有些虚,一直扶着楼梯,她也无心去和宫妮纠缠争论,一言不发的下了楼,临出门时,宫妮突然挡在了莫晚面前,趾高气昂道:“我可警告你,过不了多久你就不是我们宫家的人了!”

莫晚心里暗暗嘲讽,她本来就不是宫家的人、

“你还真是抬举我。”莫晚说的格外讽刺。

宫妮冷哼了一声,几乎全身都是对莫晚的讽刺,道:“你知道就好。过不了几天,乐乐姐姐就会回来了。而你,就是一只永远非不上枝头的黑乌鸦!你在乐乐姐姐跟前,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最好给我注意着点,不然到时候可没人给你面子,也别想乞求哥哥任何!”

莫晚愣了愣神,勉强撑着已经快要爆炸的脑袋,还有这副风一吹就倒的身子,蹙眉问道:“谁?”

“连乐乐姐姐你都不知道吗?看来,哥哥真是没把你放在眼中。那我就告诉你,乐乐姐姐姓尹,名歆乐。比你的名字好听百倍,而且,是千金大小姐。还是哥哥的青梅竹马,你,真的是一文不值。”宫妮说的激动,就连杯中的牛奶也摇晃不已。

她可真是把莫晚从头贬到脚。

莫晚风轻云淡的“哦”了一声,什么话都没有。

不紧要的人,为什么要去在意?

莫晚换好鞋子,就出了宫家。

宫妮背地里头一脸的得意,宋芷就在一旁听着,可是一个字没有,这会子却对宫妮道:“她就是一穷酸丫头,她和歆乐是根本就没法比的。”

宫妮赶紧放下牛奶,亲昵的抱住宋芷,说道:“妈您说的才对,等到乐乐姐姐回来,她就可以滚蛋了。”

宋芷微微一笑,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已经成了。

而此刻的莫晚好像垂死挣扎一样,就连打个出租车都抬不起手来。

终于是打到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一个人挂号,一个人开药,一个人打吊瓶。

孤零零的坐在那里,看着人来人往,时不时抬头看一下吊瓶里头的药还有多少了。就这样数着时间。

此刻,她越发觉得讽刺了起来。

宫太太?

呵呵,她只觉得好笑。

什么宫太太,只不过就是一个挂名的而已,或许,就连挂名的都算不上。

那会子听宫妮提起尹歆乐,莫晚心里头又怎么不会担心呢?比起担心来,更多的或许就是心酸了吧。

唉。

莫晚沉沉叹了口气。

但就在此刻,莫晚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陶芝。她戴着一副蛤蟆镜,挎着的包包是今年最新款的LV,抱着胳膊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哎呦。怎么消瘦成这个样子了呢?几天不见,可真是委屈你了。”

莫晚心里一个大大的卧槽。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种时刻遇见陶芝?还真是冤家路窄。可这路窄的未免有些太窄了吧,遇谁不好,偏偏要遇上自己的死对头陶芝,真是醉了。

别看莫晚现在这么虚弱,可这嘴皮子功夫,是一点都不少,“在医院还戴副墨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瞎子,对了,你的导盲犬怎么没有看见?”莫晚说着,还左看了看,右看了看,又道:“哦,恐怕是出来的时候忘带了吧。”

莫晚放冷箭,可是丝毫没有影响。

陶芝气的眉毛都拧到了一块,若不是有墨镜当着,恐怕莫晚又要用这个来讽刺陶芝一番了。

但很快,陶芝的脸上就恢复了笑意,道:“你可是宫家的太太呢。怎么没有见宫先生过来陪你一起看病呢?是不是,你在宫家根本就没有地位,人家只不过玩玩你而已,反正宫先生接触的人多了,你,才是低端货吧。”

说着,陶芝就摘下墨镜,上下瞟了一眼莫晚,随后又戴上墨镜,道:“啧啧,还真是低端货。”

莫晚本可以反驳回去的。

可提起宫盛骏来,她这心里头就有了一丝心酸,却不知道这样的心酸是从何而来的。本来就是假的,又为什么要心酸呢?

她的脸色已经出卖了她,那份惶恐不安,那份焦虑,全部都展露在了陶芝的面前,“哎呦呵,看起来是被我说中了呢。果不其然,你在宫家什么都不是。”

莫晚启唇反驳:“是你想多了吧。你又没有天天住在宫家,知道个什么。”此刻莫晚的反驳也虚了起来,她心虚,没有底气,说出来的话自然也就没有了底气。

陶芝还打算冷嘲热讽一番,就在此刻,一道沉稳磁性的嗓音响彻在莫晚耳边,“对不起晚晚,我来迟了。还好吗?”

只见宫盛骏一袭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领带打的十分端正,那张脸完美到无可挑剔。尤其是他身上的那股子冷意,逼的人无法靠近。可对莫晚却是这般的温柔,一旁的陶芝赶紧摘下了墨镜,如胶一般的眼神落在宫盛骏身上,根本移不开。

不得不说,宫盛骏的魅力太大了。

恐怕宫盛骏出去逛个街,都会有人停足拍照。

莫晚倒是纳闷,但此刻是打陶芝脸的好时刻,她立马挤出一个笑容来,对宫盛骏道:“你那么忙,还抽空过来。脸上的黑眼圈又重了,都是我不好,昨天晚上你照顾了我一晚上,真的很愧疚。”

莫晚说着,这眼圈就一红,就和真的一样。

其实,这句就是莫晚的心里话。

她看着宫盛骏的黑眼圈,就知道宫盛骏昨天晚上陪了自己一晚上,没有休息好。今天又抽空过来看自己,她真的有些愧疚。

宫盛骏反倒是没太在意,赶紧安慰道:“你是我宫盛骏的妻子,又怎么能够让你受委屈呢。那些,都是我作为一个丈夫应该做的。”

宫盛骏配合的十分完好。

莫晚虽然知道宫盛骏说的不是自己的心里话,可这心里头还是有些感动,总是觉得暖暖的。

她柔柔笑了下,温婉道:“麻烦你了。”

莫晚自知,她不是宫家的人。

这句话说出来格外心酸,也格外芥蒂。

宫盛骏微微低了低头,眼底闪过一丝冷意。下一瞬,却还是对莫晚笑了笑,随后,他转头看向陶芝,漠然提醒道:“陶小姐。莫晚是我的妻子,以后请你说话的时候放尊重一点。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这样的宫盛骏很伟岸,莫晚甚至都感觉他在闪闪发光一样。

他身上那股子阴冷之意,也让陶芝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她为了讨得宫盛骏欢心,赶紧答言道:“OK,我明白的。我和晚晚呢是同学,现在是很好的朋友,宫先生不要误会什么了,不要误会。”

宫盛骏冷笑了一声,陶芝吓得手中的墨镜掉在地上。

“啪”的一声,墨镜碎成了两半。

陶芝怔在了原地,这样的宫盛骏让陶芝觉得自己后背发凉。只见莫晚道:“快没了,帮我叫一下护士吧。”

莫晚这一声才是打破了僵局,宫盛骏启唇“嗯”了一声,去叫了护士。

宫盛骏刚走,陶芝又恢复了那份盛气凌人的模样,“你可以的,莫晚。你真的可以的,莫晚。看来我是看错你了。”

莫晚勾唇冷笑了一声,觉得这个陶芝还真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她也没有给面子,直言道:“一句话不用说两遍,我还没有聋。陶小姐,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吧?难道,还要我先生请你离开吗?”

陶芝冷哼一声,负气离开。

过了一会,宫盛骏和护士一起过来了。

那女护士一边给莫晚拔针,一边羡慕着莫晚,“姑娘能有这样的一个老公,可真是几时修来的福气啊!”

莫晚听着,也只是尴尬笑笑。

虽说宫盛骏长得好看吧,又有钱。但是,终究不是他的人。

若是被姥姥知道了……

莫晚不敢在往下想了,等到护士拔完针,宫盛骏拿起药,牵上莫晚的手,柔声道:“回去要好好休息。”

旁边那女护士一脸很懂的样子。

莫晚也真是无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