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嫁到 第二章 差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初来嫁到小说简介

《初来嫁到》是作者三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邱翦苓在看见孟氏时,目光滞了滞,随后一双吊梢的柳叶眉挑起来,得体大方的笑弯了红唇,看起来容貌愈发明艳:“今儿个个天气好,就带着明珠来看一看娘,想不到孟夫人和六小姐也在。”她也称谓赵姨奶奶“娘。”孟氏嫣然一笑,声音娇柔:“我也想不到,会在此处遇上邱夫人。她也称呼赵姨奶奶“娘。”。...

初来嫁到小说-第二章 差别全文阅读

邱翦苓在看到孟氏时,目光滞了滞,随即一双吊梢的柳叶眉挑起,得体的笑弯了红唇,显得容貌越发明丽:“今儿个天气好,就带着明珠来看看娘,想不到孟夫人和六小姐也在。”

她也称呼赵姨奶奶“娘。”

孟氏嫣然一笑,声音娇柔:“我也想不到,会在此处遇到邱夫人。”

“给邱夫人请安。”云想容不等孟氏和柳妈妈提醒,小小的身子上前一步,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福礼,姿势标准,憨态可掬,极为可爱。

邱翦苓的眼神闪了闪:“六小姐真是懂事,可见孟夫人教导的好。”

“我不过是深宅妇人,不懂什么,多亏了老侯爷和老夫人督促,学了一些规矩。”

孟氏与公婆接近,邱翦苓却只有逢年过节才带孩子见上他们一面。

“是呀。”邱翦苓立即将皮球踢回来:“咸宁也常说老侯爷极会教导孩子的。”

咸宁,是父亲云敖的表字。

孟氏藏在袖中的手抖了一下。

邱翦苓随手褪下腕子上的翡翠镯子给云想容:“来时不知孟夫人和六小姐在,也没什么准备,小小玩意,不成敬意。”

“多谢邱夫人。”云想容笑吟吟的将镯子揣好——这么值钱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孟氏的脸有些发热。

她身无长物。七小姐云明珠现在就在里间,邱翦苓给孩子东西,她们不好拒绝,可她拿什么还礼?

正当这时,云想容拉着孟氏的手摇了摇,娇憨的笑道:“娘亲不是说七妹妹是爹爹的掌上明珠,正适合戴您刚得的珍珠手串么?”那串珍珠手串成色上佳。

“是啊。”柳妈妈不疑有它,笑道:“奴婢去给您取来,正好省得您跑一趟永昌侯府了。”免得去侯府还要添堵。

孟氏心下一松,她怎么把那手串给忘了?低下头笑望着女儿,心疼的拉起她的手。才六岁,就必须要学会审时度势。她无能,也带累了孩子,不得不早熟。

云想容松了口气,好在娘亲没有怀疑。

邱翦苓认真看这对母女。

孟氏比她大两岁,今年二十四,风华正茂,又生的连女人看了都要心动的娇容,侯爷会不心动?更何况,云想容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聪明,说气话来小大人似的。

半年未见,这对母女更让她心里不舒服了。

几人就到里间,和赵姨奶奶说话。

赵姨奶奶四十出头,鬓角已经生了白发,身上穿着件半新不旧的墨绿色的细棉袄子,盘腿坐在临窗的炕上,正逗着才三岁的云明珠。

云明珠继承了其母的容貌,生的粉雕玉琢,很是可爱。

“奶奶。”云想容快步上前去,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随即恢复了孩子该有的活泼,爬上了炕。

见了云想容,赵姨奶奶笑的眼角鱼尾纹都出来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粗糙的手抹掉她额头的汗:“卿卿又去哪里疯玩了?让你娘找不到你。”

云想容撒娇的搂着赵姨奶奶的脖子:“卿卿才没有疯玩,我是去看梧桐树了。”

云明珠被挤开到一旁,不依的缠上来搂着赵姨奶奶的胳膊:“奶奶也抱明珠嘛。”

“好,好。也抱我们明珠。”都是自己的孙女,且都生的这样可爱,还都跟自己亲近,赵姨奶奶很是欢喜。

邱翦苓就和孟氏坐在一旁闲聊。

不多时,柳妈妈捧着精致的锦盒回来了,孟氏将里头的珍珠手串拿给云明珠,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云明珠欢喜的像个小猴子似的,摇晃着珠串在炕上蹦,听云想容说刚才去看梧桐树,就也嚷着要去。

赵姨奶奶唤了乐水进来:“你带着卿卿和明珠到院子里玩去吧。”

邱翦苓停下了和孟氏的交谈,看了一眼云明珠。

云想容就知道,邱翦苓这是不放心孩子。

其实她也怕万一把云明珠磕碰到了,娘亲担待不起,从赵姨奶奶身后的架子上拿下一根花绳,甜甜笑着:“我不去院里玩,我要玩翻绳。”

那根花绳是孟氏亲自为她用五彩线搓成的,颜色鲜艳好看。云明珠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便奶声奶气的叫着:“不看梧桐树了,明珠也要玩翻绳。”

“好,明珠和你六姐姐一起玩去吧。”赵姨奶奶慈爱的笑着。

孟氏和邱翦苓,同时暗暗松了口气。

邱翦苓笑道:“今日前来,除了看看娘之外,还想替咸宁再问问您,您瞧,眼看就要入冬了,天气凉的很,这拢月庵虽然离着京都不远,可到底偏僻,咸宁说什么也不愿意看您在这里受委屈。至于老侯爷那边,自有咸宁去说,您不要担心,您就跟了媳妇儿回永昌侯府去吧,也好让儿子和媳妇好生尽孝道。”

邱翦苓说这话时,觉得要是没有孟氏就好了,他们一家子和和美美该有多好。可如今孟氏就如同一根刺哽在咽喉,她的确是商贾之女无法跟她相比,但她有这副让人神魂颠倒的容貌,她真担心啊……

孟氏心如刀绞一般。却仍在为赵姨奶奶考虑:“娘,邱夫人说的是,拢月庵到了冬日太过阴冷,还要您自己劈柴,到了永昌侯府有仆婢伺侯着,您也可以养一养您的老寒腿。咸……侯爷他一定迫不及待希望您去。”曾经她与咸宁也曾锦瑟和谐,一同来探望赵姨奶奶。只可惜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赵姨奶奶似也想起从前的事,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你们的好意我都知道,可自给自足未必不是乐趣……”

还是从前的那套说辞,将这件事揭过去了。

邱翦苓失望的叹息,心里很是矛盾。她若能请了赵姨奶奶去,侯爷必定欢喜,可若她去了,她岂不是每日还要到婆婆跟前立规矩,且还是个姨奶奶?不去也罢。

云想容和云明珠一起玩翻绳,听了邱翦苓的一番话不由得冷笑。前世她分明听过邱翦苓背后骂赵姨奶奶是老虔婆。

如此见人说人话逢场作戏的功夫,她自愧不如,得学。

“姨夫人,斋饭已经预备下了。”乐水笑着道。

“那就摆饭吧。”赵姨奶奶道:“明珠儿也正好尝尝奶奶这里的饭菜香不香。”

云明珠就咧着嘴在炕上又是笑又是闹起来。和安静端坐的云想容形成强烈的对比。

虽然差了三岁,可孟氏依旧觉得欣慰,怎么看都觉得自己的女儿好。回头吩咐柳妈妈去帮乐水端饭菜,邱翦苓的两名婢女也去帮忙。

孟氏带着云想容和柳妈妈已经在拢月庵住了三个月,这里的饭菜早已经用的惯,今日知道邱翦苓和七小姐来,乐水还特地多做了两个菜,一碟酱豆腐干,一碟素炒菠菜,一碟青椒炒茄子,还有一个清炒小黄瓜。菜不多,都盛放在粗陶的碟子里,饭碗倒是很大,白米饭冒着热气,香味诱人。

食不言,孟氏、邱翦苓和赵姨奶奶都安静的用饭,柳妈妈站在一旁给云想容布菜,云想容吃的不多,但乖巧安静。康孙家的则是端着小碗喂云明珠。

云明珠锦衣玉食惯了,年纪又小,在侯府都有专门的厨子为她烹制营养餐,见了这等饭菜说什么一口都不吃,还委屈的哭了起来,嚷着要家去。

邱翦苓很是头痛,虽然她也吃不下,但在赵姨奶奶面前不能不博个好印象。

“明珠儿还小,许是换了地方不习惯,你们出来的也够久了,翦苓,你就带她回去吧。”赵姨奶奶笑着,眼神明了。

邱翦苓有些惭愧,担心赵姨奶奶见了永昌侯时会不会说什么,不过明珠一直哭,她也很无奈。遂起身行了礼,带着仆婢抱着云明珠离开了。

云明珠的哭声渐渐远了。

禅房恢复了安静。

云想容吃饱了,笑着放下筷子,小大人似的举止优雅的漱口擦嘴,笑着滑下炕道:“我要去练字了。”

柳妈妈连忙跟着云想容去侧间的方桌边,摆好了笔墨纸砚,为她磨墨。

云想容笑着道:“乳娘快去吃饭,我这里不用你伺侯了。”主仆不同桌,每次乳娘吃饭的时候菜都是凉的,她看着心疼。

柳妈妈便感动的笑了,怜惜的摸摸她的头。

赵姨奶奶放下筷子,望着孟氏,柔声道:“娴静,这些年委屈你们母女了。”

孟氏惊愕的抬起头,“娘。”声音有些动容的颤抖。

赵姨奶奶道:“这件事上,是咸宁那孩子做的不地道。你和卿卿在府里过的什么日子,我都猜得到。可见这男人事业心太重,并不好。‘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啊。”

孟氏微笑着宽慰她:“娘想的太多了。公公并不曾克扣琉璎阁的月例银子,我和卿卿生活的很好。”

“那起子小人,惯了逢高踩低的,只有月例银子有什么用?”赵姨奶奶无奈的道:“可我帮不上你们什么,也只能干瞪眼。”

“娘,您别这么说。”孟氏动容的眼眶微湿,却倔强的不肯落泪。

赵姨奶奶看着侧间在方桌边练字的云想容,叹了口气。才六岁的孩子,坐下来写字桌子就偏高了,每次她练字都是站着,一站就是两三个时辰,就是为了练一副“百寿图”,想九月二十三那日讨亲祖父的欢心。

除了心意,孟氏和卿卿付不出更多贵重的礼物了。

咸宁那孩子,是被压抑的生活坏了心智,才变的现在这样,他不应该啊……

云想容的确是为了练习写这一百个不同字体的寿字下了很大的功夫。下午她练了两个时辰,在赵姨奶奶的暖炕上小睡片刻,晚饭后孟氏哄着她睡觉,她却不依,严肃的让柳妈妈帮她多加一盏灯。

孟氏知道女儿聪明,且这三个月静养以来,又突然懂事了许多似的,她说过的话就必须要办到,阻拦也没有用,索性和柳妈妈在一旁做针线。

天色大暗时,外头下起了雷雨。雷声轰隆,闪电白花花的,像要将天空撕裂个口子。

云想容隐约之间,听见外头有咣咣的砸门声。

%%%

PS:新书虽然很瘦,姐妹们多戳一戳就肥起来了(*^__^*)嘻~~,求收藏和推荐票,谢谢大家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