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嫁到 第五章 立规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初来嫁到小说简介

《初来嫁到》是作者三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风吹来,云想容感觉到脸上冰凉一片,忙用手抹去。孟氏向来最在乎孩子,哪里会特别注意将近?很紧张的停下来脚步,热潮帷帽蹲在她身旁,拿巾帕给她擦眼泪,满目慈祥怜爱,柔声道:“嫣然怎么哭了?”一转念一想,有可能会是自己适才要说的太重,忙搂着她:“好了好了,娘不前世因早年丧母,母亲又是被因休弃才求死,她自小到大在邱翦苓的指缝里求生存,吃了多少苦?她用尽心机才嫁给恬王世子,本以为从此以后就有了自己的家,一心相夫教子,可刘清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她又受了多少罪?好容易她想开了,不再在乎刘清宇,只想着将孩子生下来,以后就守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将他们抚养成人,她却因为连日与云明珠和刘清宇生气,加上身体本就不好,最终难产而死。。...

初来嫁到小说-第五章 立规矩全文阅读

风吹来,云想容感觉到脸上冰凉一片,忙用手抹掉。孟氏素来最在意孩子,哪里会注意不到?紧张的停下脚步,掀起帷帽蹲在她身旁,拿帕子给她擦眼泪,满目慈爱怜惜,柔声道:“卿卿怎么哭了?”转念一想,有可能是自己方才话说的太重,忙搂着她:“好了好了,娘不也是为了你好吗?说你那些并不是要训斥你,也不是不喜欢你了,不哭不哭。”

前世因早年丧母,母亲又是被因休弃才求死,她自小到大在邱翦苓的指缝里求生存,吃了多少苦?她用尽心机才嫁给恬王世子,本以为从此以后就有了自己的家,一心相夫教子,可刘清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她又受了多少罪?好容易她想开了,不再在乎刘清宇,只想着将孩子生下来,以后就守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将他们抚养成人,她却因为连日与云明珠和刘清宇生气,加上身体本就不好,最终难产而死。

所有无处倾诉的委屈此时都找到了发泄口,云想容搂着孟氏的脖子,哽咽着哭了起来。

“瞧你,还哭?在哭可就变成小丑妞了。”孟氏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云想容半晌才停住了哭泣,积压在心里的郁气似乎也随着眼泪都流净了,剩下的就只有坚定。

“娘亲,你答应卿卿一件事好不好?”

“是不是想要嫣姐儿玩的那种瓷娃娃?”

云家是整个宗族里排长幼,五小姐云嫣容,是二房庶出的次女,今年八岁。

云想容摇了摇头,“不是,往后我都不想要什么玩具,也不想瞎玩了。我只想让娘亲答应我一件事。”

这三个月来女儿就像突然长大了,除了爱去看梧桐树和偶尔才流露出的天真烂漫,的确很少玩耍。孟氏有些心疼,点头道:“卿卿说吧,只要娘亲做得到。”

“你做得到,一定做得到的。”云想容黑葡萄似的大眼盈满水雾,乞求的望着孟氏,小手拉着孟氏柔若无骨的素手,娇嫩的声音哽咽:“无论发生什么事,娘亲都不要离开卿卿,好不好?”

孟氏闻言一愣,心酸的险些落下泪来。

原来这早熟的孩子一直都在害怕。她知道父亲不疼她,在外面又有了孩子,她是怕她也离开她。

小小年纪,就懂得在邱翦苓面前表现出良好的教养,懂得提醒她用珍珠手串做还礼,懂得讨赵姨奶奶的欢心,懂得练百寿图准备生辰的时候讨祖父的喜欢,懂得听话,不哭不闹,不要玩具,懂得学习……而她所有的准备和惶恐,都来源于她这个无能的母亲。

“好,娘亲答应你。一定不离开我们卿卿。”孟氏抱住女儿小小的身子,禁不住落了泪,又不想敏感的孩子看了难过,忙用手抹掉,起身拉着她的手道:“卿卿不是饿了吗?咱们快些回去,让酝酿给你做桂花糖糕吃。”

“好。”云想容乖巧的点头,得到了母亲的应允,心里的坚定又多了几分。

迈进琉璎阁的门槛,绕过雕刻着莲花、荷叶和鲤鱼的“莲年有余”影壁,就到了院当中。十字形的青石地砖路,将院落分为四部分,十字的一“竖”正对琉璎阁的二层小楼和影壁,一横则通往东西厢房。临近琉璎阁东边是一株枝干遒劲的樱树,现在的季节正是绿意盎然,西边则是两株银桂,此时正值花期,银白色的花朵如繁星点点,点缀在绿叶中间,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琉璎阁的仆婢们大多住在倒座,此时正在倒座与东厢耳房之间的一口井边,打的打水洗衣裳,闲话的闲话,竟无人发现孟氏带着云想容回来。

云想容挑起半边眉毛。

前世小时候没注意过这些,可到了恬王府,她第一件就是拿对自己不恭敬的陪嫁香附打板子立了规矩,随后拿捏了整个院子瞧不起自己的仆妇,至少做到人人恭敬。偌大的恬王府,自己的院落就是一个小家,如果闹的下人不像下人主子不像主子,自己添堵,外人也看笑话。

今生重回琉璎阁,她有了一种初到恬王府的感觉。

孟氏却好似已经习以为常,拉着云想容径直走向琉璎阁,才一进门,一位二十出头样貌清秀的大丫鬟正从侧厅走出来。见了孟氏惊喜的笑了,回头就嚷:“夫人和六小姐回来了!”随即快步到了孟氏跟前行礼,欢喜的道:“夫人,六小姐,您们可算回来了。”

孟氏微笑着将帷帽递给她,笑道:“我们都饿了。”

“奴婢这就去预备!”云娘俯身,点了一下云想容的小鼻子:“还要做咱们卿卿最爱吃的桂花糖糕。”

被云娘的快乐感染,云想容也笑弯了明亮的桃花眼,娇嫩的答了声“好。”

云娘刚转身,就听见木质地板被踩的蹬蹬响,错杂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前头的是一位年近五十的妇人,她身材已经发福,身上穿着件半旧的铁灰色绸袄,下着同色长裙。后头的则是两个十七八岁的三等丫鬟。

“乳娘。”孟氏嫣然一笑。

孙妈妈泪盈于睫,笑着先给孟氏和云想容行礼,随后欢喜的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知兰(知梅)见过夫人。”两名丫鬟也行礼。

一行人就说笑着进了做宴息用的西侧间,孙妈妈笑着问:“柳妈呢?”

孟氏笑着:“我吩咐她出去办点事,应该快回来了。”

孙妈妈便不细问,赶忙吩咐知兰、知梅去预备水给孟氏和云想容洗漱,自己则给孟氏倒茶。

正当这时,柳妈妈领着方才院中那几个说话的仆婢走了进来。仆婢们留在外间,柳妈妈则进了西侧间。

“回夫人,奴婢按着六小姐的吩咐,给了他们二两银子做程仪,让他们回老家或是另外投亲,卫二家的又是惭愧又是感激。后来老侯爷出去见了他们,他们并没有挨打,奴婢怕引人注目,就赶紧回来了。”

孟氏松了口气:“那就好。”随后笑着捏了捏云想容的脸蛋:“还是咱们卿卿聪明善良,看出情况不对了就去帮了菊花。”

柳妈妈也点头。

云想容咧着嘴笑了一下,她也是为了全家的将来,谁愿意惹上沈四那个煞神啊。

孙妈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拉过柳妈妈问了事情的经过,柳妈妈绘声绘色的说了,孙妈妈也连连夸夫人和小姐菩萨心肠。

柳妈妈这才道:“香附、香橼、还有几个粗使的丫头婆子,正在外头等着给夫人和六小姐请安呢。”

云想容冷笑。

孟氏刚想说不必了,让他们去做事,就被女儿抢了先:“我要出去看看。”

孟氏觉得无所谓,就点了头,让柳妈妈和孙妈妈陪着云想容出去,还嘱咐道:“别拖拉,待会给卿卿吃口点心,还要去给老夫人请安。”

“知道了。”

云想容背着手,小大人似的来到外间,刚一进门,就听见几人压低声音笑谈。

孙妈妈不悦的咳嗽了一声。那几人立即警觉,齐齐的给云想容行礼:“六小姐。”

云想容不等说话,八岁的香附就笑嘻嘻的跑了过来拉着云想容的手:“卿卿你回来了!”

云想容含笑不语,黑葡萄似的眼睛沉静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孩。

跟她的珍哥儿同样的岁数,却远不及珍哥儿多了,笑容谄媚,以为伺候了小姐就是高人一头,眼角眉梢都是骄傲,她前世也是到了恬王府才看穿了香附的本质。

想到儿子,云想容不免唏嘘。

香附被云想容这样看着,渐渐觉得不对劲,不自觉的放开了手,垂下头,低声道了句:“怎么了?”

云想容背着手打量其他人,香橼与香附同岁,圆圆的苹果脸,比香附沉稳,也比香附缜密多了。所以前世她才有心计想方设法的爬上刘清宇的床,最后被她配给了刘清宇的小厮。

其余的四名粗使丫鬟都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她不记得名字,两名粗使婆子袖子都用缚膊绑住,好方便干活。

有时候沉默的力量是很大的。云想容毕竟是济安侯的嫡出孙女,永昌候的嫡长女。

仆婢们都低下了头。

前厅里安静的落根针都听得清。

云想容这才道:“祖父常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咱们琉璎阁的人难道就不是济安侯府的人?祖父的训诫不用听了?侯府的规矩不用守了?我虽年纪小,可也没见过见了主母不行礼问候的下人。如果祖父和祖母知道了,定会很生气。”

孙妈妈和柳妈妈惊愕的对视了一眼。孙妈妈惊讶,毕竟三个月前的六小姐还爱玩爱闹天真的很。

柳妈妈却早已经接受了云想容的变化,不由得感慨,原来卿卿是为了娘亲抱不平,怜惜之情泛滥。

香附惊愕的瞪圆了眼。

香橼低着头,嘴角抿了抿。

四名粗使丫头和两个婆子则是低着头,心里头虽然不以为然,可到底怕这位小姐去跟老侯爷和老夫人告状,便都恭顺的道“错了”之类的话。

%%

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_^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