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嫁到 第一章 拢月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初来嫁到小说简介

《初来嫁到》是作者三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云想容站在梧桐树下,仰起头望着片片黄叶,抬粉又嫩的双手,扔来一片,梧桐叶大,正好盖住她一双手掌。有更多人的黄叶簌簌落在她周围的地上,堆积起来了一层,踩上来很松松软软。了复活三个月了。现在的是贞佑五年,她六岁,老天竟如此厚爱,给了她一次再次大洗牌的机会!已经重生三个月了。。...

初来嫁到小说-第一章 拢月庵全文阅读

云想容站在梧桐树下,仰头望着片片黄叶,抬起粉嫩嫩的双手,接住一片,梧桐叶大,正好盖住她一双手掌。有更多的黄叶簌簌落在她四周的地上,堆积了一层,踩上去很松软。

已经重生三个月了。

现在是贞佑四年,她六岁,老天竟如此厚爱,给了她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

云想容苍白但好看的小嘴便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她出生时,新帝还未登基,父亲也还未封侯,只是作为济安侯府不受宠的庶出幺子,和母亲住在后宅偏远的琉璎阁。父亲云敖,因为其生母赵姨奶奶十三年前被祖父撵到自家供养的庵堂,一直都恨着祖父,从小一直对着干到大,是说什么也不肯跟她的侯爷祖父低头的。

母亲怀她七个月时,侯府突然来了飞贼,虽然很快被护院制服,母亲仍旧受到惊吓,早产诞下她,她先天不足,心脏较弱。父亲又跟祖父大吵了一场,险些就动手,又被罚跪了祠堂……

可先天不足也不是什么大事。云想容乐观的想着,至少她前世活到二十六岁生第二胎难产而亡之前一直都还好好的。除了容易气闷疲劳之外,并无什么大碍,今生只要好好调养起来就是了,况且她也不想再嫁人,自然不会有生产一说。

云想容捧起一片梧桐叶,笑的越发开心了。

她现在要做的,是留住娘亲。

“卿卿,你怎么在这儿呢!”“卿卿”是她的乳名,因为生来体弱,济安侯夫人段氏——她的正牌祖母让“贱养”,“琉璎阁”的下人们就都唤她乳名。听着急切的声音,是她的乳母柳妈妈。

云想容咧开嘴笑的天真烂漫,如同每一个天真的孩童一般,噔噔跑到梧桐树后躲起来,露出半个白嫩嫩的脸蛋,咯咯的笑着。

柳妈妈停下脚步,在绿色细布对襟比甲的前襟上蹭了蹭手心里的汗,含笑嗔怪:“才眨眼的工夫,怎么又跑到这来了?虽然是咱们侯府自己家里供养的庵堂,可也不能乱走,万一混进来个拍花子的,看你怎么办。”

“乳娘吓唬我,我才不信。”云想容张开双手让乳母抱。

柳妈妈将云想容抱起来,嘿呦了一声:“卿卿又长高了,长壮了,在几日下去,乳娘就抱不动你喽。”

她比同龄的孩子都瘦些,柳妈妈这是逗她。

云想容咯咯笑着,银铃般的笑甜腻腻的,双手搂着柳妈的脖子:“乳娘抱得动,乳兄都那么高了,你都抱得动。”柳妈的次子柳宝儿今年七岁,比她高壮多了。

“你这小机灵鬼。”柳妈妈就刮云想容的鼻子,缓缓往东跨院走去。看着怀中精致漂亮的像个瓷娃娃的小女娃,心中不忍。

若说云家最为光耀门楣的,便是一门出了两侯爷。老侯爷济安侯云贤,是先帝世宗册封的侯爷,原本这爵位是非世袭,济安侯一脉也就那么下去了,不存在什么三子争夺世子位的烂事。谁料想一直不受老侯爷待见的三老爷云敖,竟然爆出个冷门。

正隆三十三年,也就是六小姐一岁多时,世宗弥留,太子急于铲除昭王,带人闯进昭王府,杀昭王一子二女,昭王危在旦夕时三老爷及时赶到,射杀太子,随后灭太子满门,闯进皇宫逼世宗改诏另立昭王。

昭王登基后,改年号贞佑,封三老爷为永昌侯,并将怡亲王的表妹,定国公邱尧的嫡出幺女说给三老爷做妻子。

三夫人孟氏原本是兴易县珠宝大贾孟家的二小姐,当年也不知三老爷如何在外头认识了人家,不顾门第硬娶进来的。他们这些下人原本觉得孟氏跟着三老爷,好歹受宠,谁料想生了女儿不足两岁,三老爷封侯,就奉旨娶回一个平妻,并且在外另立永昌侯府,带着邱氏搬了出去,将发妻孟氏留在了济安侯府公婆身边。

这四年,三老爷甚少回来,孟氏等于被冰在了这里,只是顶着一个永昌侯孟夫人的名号,却是被妯娌姐妹笑话的。老侯爷和老夫人起初同情,多有照拂这对可怜的母女,可谁料邱氏进门,翻年生了七小姐云明珠,去年又生了八少爷云博宜,加之她出身高贵,不似孟氏出身商贾,可怜的三夫人,外头早已经传出永昌侯要将之休弃的消息。

她奶了六小姐一场,三夫人对她也不薄,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六小姐吃苦。如果母亲下堂,六小姐将来还怎么说亲?交给平妻邱氏抚养,她这么弱的身子还有活路吗?

柳妈思及此,眉头已经紧紧拧成一个疙瘩。

“卿卿。”

柳妈妈才刚走上抄手回廊,就看到前方月亮门那里走出一个身材高挑容姿绝色的妇人。饶是同为女子,且每日都见面,柳妈仍旧忍不住赞叹三夫人的美貌,柳叶长眉,上挑的丹凤眼,鼻梁高挺,红唇小巧,秀气的瓜子脸,五官精致的像是画出来的。据说当年兴易县,孟家的二小姐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哎,女怕嫁错郎,当真如此。

“三夫人。”济安侯府的老人儿,都习惯这样称呼孟氏。

孟氏温柔笑着,眸光如粲然星子,声音若娇莺轻啼:“这小淘气,又跑去看梧桐树了?”

“娘亲,娘亲!”云想容张开双手搂住孟氏的大腿。。

孟氏笑着摸摸她的头,牵着她的手对柳妈笑道:“许是拢月庵的风水养人,卿卿这几日好像长胖了。”语气掩饰不住的欢喜。

柳妈笑道:“是啊,奴婢也觉得小姐是胖了,脸蛋丰满了,越发的好看。”

孟氏便抿唇温柔的笑,低头慈爱又珍稀的望着云想容。

云想容抬起头,正看到母亲的笑脸,母亲手臂上的浅紫色轻纱披帛被轻风吹拂着,她伸手握住,心下却有些伤感。她七岁时,母亲被休弃,在回兴易县时跳了河,她成了丧妇长女,未来被邱夫人紧紧地拿捏在手中……

好在老天眷顾,让她重来一次!

“娘亲,娘亲。”云想容喃喃着,不自觉摇晃着孟氏的手。孟氏臂弯上的轻纱披帛被风吹的遮住她的脸。

孟氏一低头,就看到女儿的小脸被纱蒙住了,禁不住扑哧一笑,“瞧你。”停下脚步,轻柔的为她拿开遮脸的纱,亲了亲她的脸蛋:“卿卿,咱们去看看赵姨奶奶,然后就去练字,好不好?”

“好。”赵姨奶奶是父亲的生母,她重生以来和母亲一直住在拢月庵,多亏了她照拂。

云想容迈开腿,跟着孟氏故意放缓的步伐,不多时就进了月亮门来到东跨院。一进门,就看到赵姨奶奶的陪房乐水正在拿喷壶清洗一株白菊的叶子。

“乐妈妈。奶奶呢?”乐水忠心耿耿,为人刚正不阿,赵姨奶奶不愿随父亲离开,一直在拢月庵终老,都是乐水在照顾。

乐水见了孟氏和云想容,规矩的行礼。

柳妈妈也福身。

乐水看了眼身后的禅房,凑到近前悄声道:“邱夫人带着七小姐来了,这会子正在里头跟姨夫人说话。”

孟氏脸上的血色立刻抽净,拉着云想容的左手不自觉收紧。

云想容的手被握的生疼。

想不到今生这么快就见面了!

“是么,那我们不能失了礼数,要问候邱夫人才是。”云想容听见孟氏平静的声音如此说。

若不是感觉得到握着她的那只手已经冰凉颤抖,只看外表,绝对瞧不出孟氏内心的波澜。她知道,孟氏的性子典型的外强中干,无论心里多苦,面上也要做足,回头自己躲起来哭都无所谓,就是不能在人前失了体面。

殊不知就是这样硬的性子,才让自己吃了亏,若是懂得运用自己的美貌做筹码,学着适当放软姿态,或许事情就是另外一番光景。

刚这样想着,“吱嘎”一声,禅房的格扇被推开,一名年轻的妇人走了出来,见了孟氏领着云想容站在门外,敷衍的笑,草草蹲了下身子:“孟夫人,六小姐。”

云想容对此人印象深刻。她是云明珠的乳母康孙氏,丈夫是她父亲云敖身边的常随康学文,前世若不是有康孙氏牵线,云明珠一个寡妇和恬王世子也勾搭不上——康孙氏的同胞姐姐是恬王世子的乳母。

云想容垂着眼,像个寻常六岁孩子一样,脸上的笑容很天真。

孟氏并没有理会康孙氏,牵着云想容的手上了台阶。

才一进门,就看到了身材娇小面容甜美的邱翦苓在两名美貌婢女的簇拥下,笑吟吟的站在桌边。

她穿着一身大红织金妆花凤通袖缎对襟褙子,下着同色八幅裙,头上挽了个简单的发髻,簪两根金累丝云凤簪,耳朵上戴着猫眼石的耳珰,素白玉手上戴着成套的翡翠镯子和戒指,和鲜红的指甲呼应着华贵的光。

此处是庵堂,赵姨奶奶的屋里点着檀香。可距离这么远,云想容却闻到了一股清新的茉莉花香。她前世好歹也是恬王世子夫人,什么精致物件没见过?一闻就知道这是京都“天意坊”特制的茉莉花香精,一小瓶就值三百两银子。

云想容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孟氏。

与邱翦苓华贵的装扮相比,孟氏一身浅紫色束腰长裙,不施粉黛,不戴首饰,就显得太过于寒酸了。娘亲骄傲,不知会不会受不住……

%%%

PS:三儿的新文,求姐妹们的支持,新书爬榜期间,求点击、收藏和推荐票,请姐妹们花些时间登陆一下,谢谢了o(∩_∩)o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