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柳岩 绿帽 狐妖 公媳诱惑 剑破九天 龙城 摘仙令
妻在上 重生日本高校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屹立 邀请 我有超体U盘 特种兵之万兽沸腾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危爱秘婚
危爱秘婚

危爱秘婚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1-01-23 13:13:41

作者:菲璐

最新章节: 第6章 我是夏太太

编辑:惊起绿窗眠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秣马南宋 | 少东钦点妻 | 逐仙鉴 | 从火影开始每日签到 | 祁先生你被拉黑了 | 全球加入副本 | 玉鉴问道 | 异能重生:种田养夫样样行 | 我的前夫是外挂 | 炎少宠妻上瘾 |


“复婚……呵呵!复婚了……复婚万岁!”“复婚你很高兴?”“废话,毕竟啦!再也没有不需要看那个土包子的脸色过日子了,呵呵…”风铃完全不知道此时的夏雨琛脸色有有多的很难看,她的呵呵,今晚又醉在哪个温柔乡了?。


9757危爱秘婚写完了没有  危爱秘婚相同小说  危爱秘婚全文免费阅读  


两个人自从结婚后卧室就是分开的,夏雨琛的卧室在二楼的主卧,她顺着楼梯走上去一眼就看到紧闭着的房门。

眸子一闪而过了复杂,风铃声线冷淡冷静:“那我就不送谭总监了。”

可如果她半夜一点和自己丈夫一起以醉酒的情况出现就不那么正常了。

黑色的短发随意的靠在她的肩膀之上,面无表情的脸上磕着眸子,无声无息的立在床边盯着面前风铃的脸上,看着她颤抖着的睫毛,心头掠过一丝厌烦。

抬眸,只见风玲的眸子冷冷淡淡的,不带丝毫温度,投射到自己的身上,带着刺骨的冷意。

将身上撒发着酒气的男人好不容易送上楼,轻手轻脚的将其放在床上,风玲微喘着粗气现在床边,俯视着自己一直暗恋着,五天前刚刚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

骨节分明的手指大力的掐着她的脖颈,嘴角勾着讥讽厌恶的笑:“以后离我远点。”

伸出手,刚想将夏雨琛身上的衣衫全部脱掉,好让他睡得更加舒服,可是她的手刚刚碰到他的西装,一股手钻心的痛就送手腕传入了神经。

卧室里的灯光橘红,泛着暧昧,可映照着他的五官依旧深邃俊美,浓黑的剑眉下是一双狭长的凤眼,轻描淡写的一瞥足以令人胆寒。

风玲眯着眼睛,脸上的不悦和阴沉浓得几乎要溢出来了,语气格外的不客气:“是好久不见了,谭总监。”她一字一句的念着她的职位:“没有想到这么晚还能看见你,想必明天的上班不会有什么情况吧。”

风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大力摔到了沙发上,刚刚还在沉睡的男人的膝盖轻而易举的压制着她的腿,将她反压在床铺上,大掌毫不留情的扣在她纤细的脖颈上,微微使劲。

态度从容淡然,那样高高在上,不可触摸。

风玲十指染着的丹寇,透明的钻石在略暗的环境中也能发出流光溢彩的光芒,长发垂落而下遮住她的半边脸颊,就算是身穿家居服也显得精致高贵。

风玲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却发现门口谭雪一身红裙,身上带着宴会上旖旎的交耳调笑的味道。她的纤细的腰肢上紧紧扣着一只大掌,手背古铜色,映衬着那红色格外的娇艳。

伸手,风玲的唇角噙着冷笑,手上微微的使了力气握上了谭雪的手腕,痛感立即的蔓延开,谭雪吃痛的叫了出来。

风玲的脸色徒然沉了下去,一双淬着碎冰的眼眸泛着森森然然的阴沉,让人不寒而栗。眉头微皱,一言不发,风玲伸手想要将男人接过来,却被谭雪毫不留情的一躲。

他的声音回归冷漠内敛,眼角眉梢那股寒凉的气息能凝聚成白霜。

风玲自嘲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谭雪顿时就笑了起来,那妖冶放肆的笑意里,若隐若现的暗含着沉沉浮浮的和恨意。一双眸子眯起:“夏太太,我的事业不容你担心了,有夏董在,我什么都不怕。”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菲璐
梯走上&去一眼

两个人自从结婚后卧室就是分开的,夏雨琛的卧室在二楼的主卧,她顺着楼梯走上去一眼就看到紧闭着的房门。

菲璐
手将醉&,让其

下意识的手就松了,风玲顺手将醉酒的夏雨琛接了过来,让其虚靠在自己的身上。侧目看了一眼男人刀工神斧的侧脸,那黑色的短发下英俊的脸看似温润,可实则抬眸看你一眼瞬间就生出无声无息的疏离和冷漠。

菲璐
就送手&。

伸出手,刚想将夏雨琛身上的衣衫全部脱掉,好让他睡得更加舒服,可是她的手刚刚碰到他的西装,一股手钻心的痛就送手腕传入了神经。

菲璐
他的五&美,浓

卧室里的灯光橘红,泛着暧昧,可映照着他的五官依旧深邃俊美,浓黑的剑眉下是一双狭长的凤眼,轻描淡写的一瞥足以令人胆寒。

菲璐
指大力&后离我

骨节分明的手指大力的掐着她的脖颈,嘴角勾着讥讽厌恶的笑:“以后离我远点。”

菲璐
聚成白&霜。

他的声音回归冷漠内敛,眼角眉梢那股寒凉的气息能凝聚成白霜。

菲璐
身肌肤&在她的

风玲从小便是娇生惯养,一身肌肤白皙光滑,夏雨琛自认为不算用力的行为在她的肌肤上印下深深的红色印记。

菲璐
心跳骤&然停了

那一眼清楚的落入了风玲的眼中,心跳骤然停了一拍,复杂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