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村心 幸福 催眠  女友 张敏 向往的生活之
 官场 深圳 回忆  管理 张峰林茹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此情不复相离别
此情不复相离别

此情不复相离别

分类:奇幻玄幻

时间:2021-01-12 12:38:50

作者:楚韵儿

最新章节: 第6章 不准乱来

编辑:执伞青衣袖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药铺女东家 乱史匠仙 我能无限暴兵 此生有缘我爱你 江湖有间八卦社 都市绝狂兵王 洪荒明月 重生小福星 我真不是大佬 极品整鬼专家


她为推搪老妈只好不得已相亲对象,结果第一次朋友见面就被蛮横酷少拉去民政局手续结婚了登记。他对她万般细心呵护,怜惜万分,她我以为真的找到了了幸福和快乐。却,换得的却是一场精心参与策划的骗局,称得上本市最上档的情人约会首选之地。。


9364此情不复相离别的意思  此情不复相离别 小说  此情不复相离别全本免费阅读  


于是苏小雪听话的站起身来,还没站稳就看到宫陵浩的女助理一个箭步到她跟前,并快速的在她身上比划。

“你们……”

宫陵浩的手上多出了一叠厚厚的资料,他粗略翻看了一遍,最后停在那张简历表上,修长的手指在苏小雪的证件照上点了点,不着痕迹的勾起唇,“就是她了。”

“去……去哪儿?”她感觉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刚才的宫陵浩话中的意思。

“少爷……”这时候,宫陵浩最得力的下属莫岩,走近他身边,并在他耳边报告着什么。

苏小雪搓着手幻想着转正后的美妙生活,完全没有注意到咖啡屋的大门外,自己已经成了某人的盘中餐了。

她苏小雪现在已经有名到家喻户晓的地步了吗?眼前这位,可是本市有名的黄金单身汉!

宫陵浩正视着苏小雪,她虽一身漂亮的公主裙,但骨子里却透露着倔强的气息。脸上因羞涩而染上了一层红晕,美丽的大眼睛,微微垂着露出两排整齐的睫毛。娇小的鼻尖,粉嫩的嘴唇。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闭月羞花,却是真的有点美不胜收的感觉。

但是,他为什么会坐在她的面前,难道她表现过于明显,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苏小雪被无情的仍进一辆黑色的法拉利车上,她顺势扑进了宫陵浩的怀里。

“少爷,陆小姐没有来赴约。”前座的手下恭敬的禀告道。

一张冷俊的面孔,像整个世界都辜负了他一样。高挺的鼻子,透露着王子般的高贵,绝美的嘴唇,如同上帝精心勾画出来的。在那乌黑的碎发下,那双令人感觉发毛的眼睛,她只盯了一眼,便乖乖的垂下了眼睑。

想起出门时家里兵荒马乱,如临大敌的场景,苏小雪就忍不住勾起唇。

“身高一米六七,胸围合格,腰围一尺八,臀部合格。身体还算强硬。”年轻女人在苏小雪身上打量过后,拿出随身准备的纸笔,记录苏小雪的身体线条尺码。关于一个女人敏感的部位,她很聪明的没有直接报出来。而是记录之后,请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审查。“少爷。”她恭敬的将记录好的本子,放在他的跟前。

宫陵浩的脸色突然大变,原本看起来就冷酷的双眸,瞬间散发出阴冷的光芒,如猎鹰扑食般犀利。

原本坐在后面假寐的男人带着墨镜,搞挺得鼻梁孤傲的如同冰山,棱角分明深邃的五官让人血脉喷张,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强势的气息。

他身材异常的高大,全身上下都是狂傲的霸气,气场强大到无人能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少爷。”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推开大门,恭敬的示意着让总裁进入。

况且,那个人是谁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昂贵的兰博基尼安静的停在路边,可带来的气场绝对不平静。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楚韵儿
墨镜,&女人,

宫陵浩打开车窗,摘下黑色墨镜,指了指坐在临窗前的女人,“她是谁?”

楚韵儿

&直接去

“小雪,我跟你说,那个男人不错,大嫂我亲自帮你试探了许多问题。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就直接去民政局结婚吧。”顾春晴冲苏小雪眨眨眼,直接将户口本塞进了苏小雪的包里。

楚韵儿
将会在&能挖到

苏小雪是梦琪杂志社的一名小编辑,根据主编大人提供的第一手确切情报,宫氏集团的总裁,本市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今日将会在这家咖啡馆里相亲!要是她能挖到这条独家新闻,就能在杂志社里咸鱼翻身,转正了!

楚韵儿
在后面&深邃的

原本坐在后面假寐的男人带着墨镜,搞挺得鼻梁孤傲的如同冰山,棱角分明深邃的五官让人血脉喷张,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强势的气息。

楚韵儿

&,顿时

他身材异常的高大,全身上下都是狂傲的霸气,气场强大到无人能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楚韵儿
只是形&生活。

对宫陵浩而言,结不结婚,只是形式上的区别,为了满足老爷子抱孙子的心愿,他也可以容忍一个陌生女人进入他的生活。

楚韵儿
了一下&顺着宫

“什么?”西装男楞了一下,视线顺着宫陵浩指的方向看过去。

楚韵儿
的打算&应来应

宫陵浩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表情多变的女人,心里却是另一幅的打算。若不是他家老爷子这次来真的,以死相逼,他也不会勉强答应来应付这次的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