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大漠忠魂
大漠忠魂

大漠忠魂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0-12-01 12:41:39

作者:老真人

最新章节: 第一卷 天山之战 第三章 佯攻

编辑:对酒眉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农门酒香 少主难缠 护花大恶魔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 我有一座末日城 大周王侯 洪荒明月 叶辰萧初然 我在NBA当大佬 联盟之从外援开始


这是一段真实的的历史,也没再次穿越,也没复活,仅有无边的大漠和激扬的热血。公元127年,东汉时期帝国计划沉重打击匈奴、再次收复失地西域。在这场铁与血的激战中,无数男儿肆意挥洒热血,战死沙场疆场;多少英雄豪杰勇往直前,流芳百世。一支一万四千人的骑兵队伍走在天山北麓的大漠中,这是东汉大将窦固率领的远征军,他们的目的是打击匈奴在西域的主力,收复西域。。


8015大漠忠魂之独行侍卫  大漠忠魂 奇治民  


  曹善,今年45岁,是个随军医生。是随着骑都尉窦固的大军出征西域的,医生和病号坐的大车在队伍的后半段。窦帅和他的幕僚们就走在我前面三四十丈远的地方。

  当斥候背插红旗跑过来时,太阳已经偏西了,耿恭正和靳鹏讨论今晚应该派谁守夜。看到斥候,他和靳鹏对望了一眼,知道前面有情况。耿恭举起左手,示意队伍放慢速度,等待窦帅的命令。由于他们的位置比较靠前,所以当耿恭和靳鹏策马跑到中军时,大部分校尉和司马已经到了。一个年轻的书吏和窦帅的幕僚班固撑开地图,窦帅和副帅耿秉、下博侯刘张则站在地图前说着话。

  “回禀校尉大人,属下不冷。”靳鹏的回答完全符合军中条令,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几个月的共事,他仍然像第一天见那样,该回答就回答,但是多一个字都不会说。

  “诺!”靳鹏在马上行了个军礼,招呼上自己的卫兵,向大营方向驰去。三个军侯则去安排侦查和轮流休息的事情去了。

  杨清是个自来熟,一天到晚嘴就没闲着的时候,还没半天,曹善就知道了他的所有情况。他是扶风郡人,以前是个飞贼,还有个好兄弟叫韩闯,两年前,俩人带着韩闯的弟弟韩进一起投了军,当了骑兵,这次随着耿恭长官出塞,三天前才和主力会合。他家有一百亩地,家里还有老娘、媳妇和一个男娃。孩子还没生他就从了军,到现在还没取名字。这些不是曹善问出来的,都是杨清这个碎嘴子自己说的。

  “嘿,老曹头儿,你识字,你说我那娃娃取个什么名好?”这话已经是他今天第五次问了。

  突然,从西边跑来两匹快马,带着高高扬起的尘土,飞也似的向窦帅奔去,马上的骑士背上插了三面小红旗,这是前面的斥候发现了紧急军情。曹善不禁坐起身来,杨清也闭上了嘴巴,紧盯着半跪在地上的斥候,和走出队列的窦帅和他的幕僚们。很快,两名窦帅的卫士跨马分别向前队和后队奔去,一边跑,一边大喊:“停止前进!各队校尉和司马到中军报到!”难道是发现匈奴人了?

  “瞧你,这不是看得起你才跟你聊么,一天到晚臭着个脸干嘛啊。不聊是吧?那行,你再帮我看看,我这腿还得几天才能好利落。”

  “嗯,好样的。”显然耿恭对这个打仗不要命的飞贼部下还是很满意的。

  “别人什么意见?”耿恭问道。

  目前敌情不清,地势不利,这时候发动进攻纯粹是赌博。以汉军的一万四骑对八千敌兵,完全没有必要赌博。撤退也不行,窦固给耿恭的命令是必须和敌人保持接触。干耗着更不行,这会让士兵疲惫不堪,明天就完全丧失了战斗力。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靳鹏突然说道:“耿校尉,你说明天窦帅会把战场选在哪里?”耿恭一听悚然动容。是啊,刚才斥候王义说了,这个沙丘是附近唯一的制高点,而且还很大,上面可以部署两三千兵马。如果明天匈奴人把战场设置在这里,汉军就只能从沙丘下仰攻,这个沙丘坡度很陡,骑着马冲不上去,而敌人则可以骑马俯冲下来。如果到了明天,沙丘还在敌人手里,仗打起来可就太被动了。汉军的人数优势将被地势上的劣势所抵消,即使打胜,也将损失惨重。

  “校尉大人过滤了。属下只想做一个合格的校尉司马,并没有非分之想。军中条令也没要求司马必须是校尉大人的朋友。如果想高攀校尉大人这样的世家子弟,早在10年前我就会这么做了,也不用再等到今天。”

  “关你屁事。”曹善小声嘟哝了一声。

  “大人你看:我们离大营20里,敌人离他们的大营也是20多里,一旦开打,敌人也会请求援兵,那么我们一开始请求多少援兵合适?一旦援军的数量不够,咱们总不能再请求援兵吧?”

  “既然你有主意了,还问我干嘛?”

  一支一万四千人的骑兵队伍走在天山北麓的大漠中,这是东汉大将窦固率领的远征军,他们的目的是打击匈奴在西域的主力,收复西域。

  军中比曹善年龄大的几乎没有,连窦帅都没他大,因此很多人都问过曹善为什么要出塞,但是他从来没有对谁说起过。他不愿意触碰这个问题,因为它会勾起记忆深处的往事。但是因为总有人问起来,就让他不得不总是想起它,最近更是经常在梦中回到过去。曹善重又睁开眼睛,望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以免再次沉浸在回忆中。

  “我说老靳,你会不会聊天啊?你是我的司马,不是我的侍从,咱俩要是老这么客气,战场上是不是也要接着客气啊?”我对靳鹏的脾气真有点受不了了。

  “哦?把情况详细说说。”耿恭说。

  “哦?此话怎讲?”四个军官一起看向张封,面露疑惑。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老真人

&老靳,

  “老靳,冷不冷?”耿恭没话找话的说。其实还是挺冷的,虽然风不大,但是一身铁甲加上头盔,还是让人止不住在马上发抖。

老真人
条令,&答,但

  “回禀校尉大人,属下不冷。”靳鹏的回答完全符合军中条令,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几个月的共事,他仍然像第一天见那样,该回答就回答,但是多一个字都不会说。

老真人
  一&踢伤了

  一个伤号和曹善坐在一个大车上,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叫杨清。他昨天晚上被马踢伤了腿,今天只能坐在大车上了。

老真人
你聊么&腿还得

  “瞧你,这不是看得起你才跟你聊么,一天到晚臭着个脸干嘛啊。不聊是吧?那行,你再帮我看看,我这腿还得几天才能好利落。”

老真人
啊,杨&子怎么

  “那几个都不好,什么杨忠啊,杨福啊,杨牛啊,听着就是穷人的名字。我这次出塞,怎么也能混个军侯当当,那就是官人了,我儿子怎么能取个穷人的名字呢?你看叫杨恭行不行?我们长官叫耿恭,听着挺好听的。”

老真人
军医队&跑去。

  “诺!”范羌答应了一声,就策马向后面的军医队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