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朱门恶女
朱门恶女

朱门恶女

分类:短篇美文

时间:2022-01-08 20:07:08

作者:意迟迟

最新章节: 003 命比纸薄

编辑:青梅佐酒

点评: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寒门状元 玉帝叫我来直播 玄天后 楚门狼 末日老实人 灵台仙缘 从地球布满地下城开始 诸天次元大乱斗 我的小人国 快穿之冒牌系统


许是寿数未尽,叶葵死了又活了。活过了很陌生时空,成了锦绣朱门里的姑娘。可朱门里的人呀,只想她的命。她思来想去,也没办法。今儿个个不打你们一顿,是不明白“保持清醒”二字怎么写了。萧云娘青白着一张脸跪在室内,只觉得膝下青砖冰冷刺骨,凉意自跪着的膝盖一直涌上心头,冻得人浑身颤栗。纤弱的十指紧紧按在地上,几乎将青砖划出一道道口子来。她才出了月子,身子还虚着,然而此刻她却什么也顾不得了。。


786朱门恶女小说  朱门恶女讲的什么内容  朱门恶女人物结局  朱门恶女txt小说  朱门恶女全文免费阅读  朱门恶女意迟迟全文免费阅读  朱门恶女txt下载  朱门恶女意迟迟txt网盘  朱门恶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朱门恶女  


一离了萧云娘,他的话便也多了些。叶葵唇角微弯,道:“我们从后头绕过去。”巷子里住着的都是些穷苦人家,即便是寒冬腊月里,也甚少有人过了卯时还不起的。林婶家住在巷头,绕些路过去,估摸着也就该起来了。

可是找?去哪找?

她紧紧搂着女儿,声音喃喃地唤她:“阿葵,阿葵……”

叶老夫人闻言大惊,忙道:“母亲,咱们这样的人家怎可娶平妻!这岂不是要惹人笑话?”

她身处的这个国家叫大越,即便她历史不佳,也知道史上并没有出现过大越国。明末才出现的辣椒,后世才有的手工皂、玻璃,早早便已经在大越流传。

叶葵急忙推拒,带着叶殊拔脚便走。

哪怕她明日便生下一个嫡子,叶家也绝不会退亲。幽州望族的嫡次女,这可不是门想退便能退的亲事。看着自己新近升了官,又即将要娶新妇的丈夫,萧云娘突然笑了。

向日葵,向阳而生。

连这样的招数都使了出来,这叶家迟早会没有属于她的位置……

“你一向懂事,林婶知道,不留那就带些桂花糕回去吧!”林婶说着话将衣服取了出来,把包袱皮递还给她,又点了下叶殊的额,“你们等等,那桂花糕好吃着呢。多带些,也让你娘尝尝。”

冬夜的寒气袭上来,叶葵不由轻咳。

她抬头往窗外望去,迎面吹来一阵夹杂秋菊香气的风,她一怔,旋即松开怀中的女儿,退到角落干呕起来。在一旁做针线活的婢女瞧见了大喜,快步走到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道:“夫人,该不会……”

她丢开了想要叶家退亲的无用念头,安心养起身子。得知消息后,就连已是十分不待见她的青瑛长公主也忍不住夸她懂事了许多。

她这时才惊觉自己的天真。

叶葵递出包袱,笑着应她:“我娘惦记着,怕您着急。”

屋外大雨瓢泼,腾起的细白水汽模糊了视线,廊下那盆盛开的芍药被雨珠打碎,粉白色的花瓣扑簌簌落了一地。

喜欢上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代男人,付出的代价远比她想象得更大。

萧云娘抚着平坦的小腹,惊讶不已,不过半年,已被认定极难受孕的她竟又有了身子?她只觉得是上天怜悯,满面喜色地去寻自家夫婿报喜,可谁知事情却同她想的南辕北辙。对叶家人来说,这事惊喜参半,却不足以改变任何现状。该结的亲事仍旧要结。

宾客满堂,喜气弥漫的叶家早已没了萧云娘跟大小姐叶葵的身影……

“休了你?”老妪额角青筋跳动,手中拐杖直直甩出去砸在了她身上,“好,甚好!不肯纳妾,那我便给他取个平妻进门,好好杀杀你的锐气!”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意迟迟
择定。&儿。

转眼间,平妻的人选便已经择定。幽州望族,嫡出的女儿。

意迟迟
儿,退&到角落

她抬头往窗外望去,迎面吹来一阵夹杂秋菊香气的风,她一怔,旋即松开怀中的女儿,退到角落干呕起来。在一旁做针线活的婢女瞧见了大喜,快步走到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道:“夫人,该不会……”

意迟迟
儿媳妇&终是不

叶老夫人心中微叹一声,看看已经跪了小半个时辰的二儿媳妇,心中终是不忍,开口劝道:“母亲,老二媳妇才出月子,便是有什么也等到她身子康复再谈不迟。”

意迟迟
势却并&。

那双眼,那张脸,那个身体都已经苍老,可那股与生俱来的气势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意迟迟
文,她&才又开

过了这么多年,她几乎都要忘记自己原来有个叫做舒葵的名字。只是睡了一觉,睁开眼她的灵魂便被困在了另一具肉身中。她成了萧云娘,日渐长大。直至遇上叶崇文,她的人生才又开始起了涟漪。

意迟迟
道自萧&再也撑

虽然还担着正妻的名分,可谁都知道自萧家败落,她萧云娘就再也撑不住“正妻”二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