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校园 游戏 英雄联盟 儿媳 公公 禁忌 玉都
漂亮的 我的漂亮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生活都市 > 终年囚爱无期
终年囚爱无期

终年囚爱无期

分类:生活都市

时间:2020-11-27 06:46:12

作者:石生花

最新章节: 第6章 我的英雄

编辑:惊起绿窗眠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我师叔是林正英 红尘小仙 天价宝宝,买一送一 最强医仙混都市 丑面王妃 超凡上古灵武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神邸之门 我能追踪万物 朕真没想败国啊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却因为妹妹殒命而简单总结。她亲自动手将已婚夫傅彦舜关进监狱,让他替妹妹抵命。三年后,他入狱,带着仇恨复仇,催毁她的公司,让她一无所有。他牢牢地的锁她,乔菱根本不理会他的解释,冷艳的五官刻着冷漠,手刚打开车门,眼前突然掠过一只修长的手迅速关上了门,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视线。。


7857四八终年无期文  终年无期txt  终年无期全文  如斯终年无期  终年无期四八  


她看到了,鲜红的血顺着缝隙滴在坐垫上,那一刻,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却是稍纵即逝。

傅彦舜眼睁睁看着远驶的轿车,他凝滞在原地,冰冷的雨滴打在他的轮廓上,硬生生的疼。他低头,脚前的那片雨水渗透着血红,原来,那只手上的血早就在地面流尽,心痛早已代替了伤口的疼......

可是他仍站着,身形一如既往的挺拔,无论何时,他都不屈,因为他有傲骨有尊严有气魄,他是众人眼中狂傲的傅彦舜!

“开车!”或许是在逃避,乔菱漠然的撇开视线,微微将门让了点空间,下一秒,便干脆的关上车门,摇上车窗,任凭窗外那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他一直在低下高贵的头颅,以求让乔菱给予他解释的机会,可是,他低头并不代表他认可,更低下不到别人来说自己毫不知耻!

“想让你死的不是我,是乔家人!”乔菱就这样立在大门的台阶上,笔直又优雅,她远眺着傅彦舜,依旧如骤霜雪。

傅彦舜愤怒的抬头,便见一个黑衣保镖手里拿着棍棒,一脸挑衅的看着他,那种眼神,让他恨不得将那双眼睛挖出来。

耳旁是乔家大门与自己的隔绝声,傅彦舜强撑着单膝跪地,鲜血顺着额头流下,他极力的用膝盖发力,他想站起来,可是他站不起来了。

“你以为发泄就能抵过你的罪孽吗?还是能让我妹妹活过来?傅彦舜,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再无瓜葛!”乔菱一字一句的不留情面,她狠狠的看了一眼傅彦舜,用尽力气推开他的身体,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一只手却卡在了车缝间。

“我说了,见不到她,我誓不罢休!”傅彦舜几乎是咬牙说出,更加攥紧手中的毛巾,可以隐隐看到那条条可怕的青筋,而身上突发的强大气场竟让老管家退后一步。

雨越下越大,地面积的水足以覆盖了傅彦舜的裤腿,伴随着雨中的泥土,深深地浸透了他的皮肤。

语落,一双杏眼清冷彻骨,她完全忽略后面的声音,径直走进大门。

“你让我跪下?”傅彦舜射出一道寒光,他眯着深眸,更加靠近乔菱,紧锁住这张倾城的容貌,竟带一丝颤音。

待傅彦舜睁开星眸,看到的是哥哥傅彦修英俊的脸,以及熟悉的傅家别墅。

也许以前,这样的目光会让她心疼,可是现在,她已经被怨恨所磨灭......

“哼,跟你比起来,我的狠心简直是甘拜下风,不过,傅大少爷若能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可以考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乔菱冷哼一声,嘴唇透着寡情的信号,她走到傅彦舜的面前,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他单手撑地欲站起来,却瞬间被两个保镖牢牢的架住两肩,迫使他再次跪在地上。

转角处,乔菱闭上眼,终究还是流下一滴冰凉的泪。

只因为,他不是别人,是傅彦舜!

“是不是乔菱下的命令?”片刻后,傅彦修冷不丁的问起原由。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石生花
的三楼&的身影

不明处,乔家的三楼上,一个女子正冷傲的俯视着楼下的一幕,她微敛娥眉美眸,优雅的轻摇着一杯红酒,仍直视着雨中那抹隽秀的身影......

石生花
坐垫上&,那一

她看到了,鲜红的血顺着缝隙滴在坐垫上,那一刻,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却是稍纵即逝。

石生花
是那么&都是骄

傅彦舜闪过一抹亮光,他目不转睛的看到眼前纤尘不染的秀影,她还是那么的清雅,蕴在眉稍间都是骄傲。

石生花
是死死&的攥在

傅彦舜伸手颤抖的拿过,却是死死的攥在胸口,苍白的唇毫无血色,低沉的声音已经沙哑:“我一定要等到她!”

石生花
你为什&如夜落

“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呢?乔菱,全世界都可以怀疑我,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傅彦舜激动地摇晃着她的两肩,一双墨眸如夜落寞,他的手在颤抖,满眼仍留一丝期望。

石生花

&越大,

雨越下越大,地面积的水足以覆盖了傅彦舜的裤腿,伴随着雨中的泥土,深深地浸透了他的皮肤。

石生花
或者,&掉价,

或者,是她太慈悲了,对于这个‘杀人犯’,流泪都显掉价,所以,她高傲的抹去了满脸的泪水......

石生花
她仍没&,现在

“你让开!”她仍没有看傅彦舜,依旧冷若冰霜,现在这张俊美的脸,让她恨之入骨!

石生花
将门让&了点空

“开车!”或许是在逃避,乔菱漠然的撇开视线,微微将门让了点空间,下一秒,便干脆的关上车门,摇上车窗,任凭窗外那声撕心裂肺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