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孙子 老中医 初雪与你 乡野怪闻之凶宅 御兽王者 老板娘 
偷偷 狐妖之  我和 光棍 荒岛 偷来的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图谋
图谋

图谋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0-10-27 12:43:48

作者:堪图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沿途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玖宵传 打杂学妹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餮仙传人在都市 前男友的黑锅 开局一条小渔船 打穿西游的唐僧 冠盖锦华 抢救大明朝 剑神从签到开始


本是八零后青年,再次穿越后屡受权贵压迫,一怒之下,斗志昂扬!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看我谋权得天下! 图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男子熟练的敲打着键盘,手下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随即在电脑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7017图谋不轨成语接龙  图谋不轨造句  图谋不轨怎么回答  图谋不轨的反义词  图谋不轨的拼音  图谋的拼音  图谋不轨的近义词  图谋恶计的心讲章  图谋的意思是什么  图谋不轨什么意思  


  “GUN吧垃圾,等你有钱了再来找哥PK,没钱让你M出去卖去,好歹也能换几块钱。”

  吃过饭,秦峰闲着没事,本想继续回去玩会游戏,但是突然想到了今天那人说的那句话:“靠,没钱也学人家玩游戏。”秦峰就再也提不起兴趣。

  刘伟走到秦峰跟前一手搭在他肩膀上,道:“那你这家伙这几天可要歇够了啊。”

  那两个差役看秦峰睁着眼看着,连句话也不说,顿时有些火了,粗声道:“你这汉子,没听见叫你啊!”

  刘伟道:“再过一个多星期,她就要来了,我可是跟她说好了,今年在我家过年,初二我跟她回她家去。但是等她来了,我总不能让她天天跟我蹲在家里吧。所以呢,我想也没啥事,领着她把咱们附近的景点给逛逛,玩到过年就行了。今个闲着没事,我想琢磨着先去踩踩点,省得到时候一问三不知啊,我自己一个人去太没意思,就想让你陪着我一起去转转,别说,这几天吃住我都全给你包了。”

  一阵噗噗的脚步声,又听见一个汉字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刚才掉下来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刘伟笑着拿出手机,随便按了一下,显示出一名青春靓丽的女孩,道:“你看看,咋样?”

  四五十岁的汉子道:“秦二,你好好看着你哥哥,可别落下什么毛病,我出去看看去,要是真死了,咱可得赶紧报官,无论那人是谁,这可是人命案子。”

  从自己呼吸的状况来看,自己的情况还不是很严重,秦峰低着眼,只能看到下面的鼻子,听着那平稳、悠长的呼吸声,可就是感觉不到气吸到肺里的感觉。秦峰恍惚中产生了一种感觉,觉得眼前这鼻子似乎不是自己的,是别人的,自己趴在跟前看着,这感觉,很怪异。

  秦峰一手搂着刘伟肩膀笑道:“行啊,咱俩谁跟谁啊。有吃有喝有玩的,我干嘛不去。你等着,我去跟我妈说一声。”

  追到跟前,秦峰看到前面还有人背着一个人,穿的衣服到是现代人的正常衣服。只是奇怪的是,这人穿的衣服怎么像自己原来的衣服?

  两人说说笑笑,准备先去距离最近的云梦山,明天去古灵山,后天去浚县大坯山,据秦峰所知,淇县附近也就这几个有名的景点,其他应该还有,但是他却不甚了解。

  当然比起家里只有两辆自行车的秦峰来说,这不是自己能攀比的。

  前面围着一堆人,大多是穿着一些灰色的粗布衣服,也不知道在嘟囔着些什么。

  “前天刚回来,昨天睡了一整天,我今天中午十一点才起得床,这不吃了饭没事干,听我妈说你也在家,就来找你了。你呢,啥时候回来的?”刘伟道。

  因为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中国的习俗,每到过年总是要回家的,但是现在还有一个多月才要过年,春运都还没开始呢。秦峰便问:“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你们可都看见了啊,那人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还把我哥哥给砸住了,可是与我哥哥没有任何关系的,你们可要为我哥哥作个证人。”这声音听起来大约是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

  秦二连连点头:“是,是,是,我说两位差爷,我哥哥现在身体不利索,我背他过去行吗?”

  秦峰手机上不过是有个小灯头,也不甚明亮,只能微微看见眼前的东西,再远些,出了三四米,便不甚清楚了。

  由于头动不了,秦峰也只能转转眼珠子。四周的墙壁居然都是黄色的土墙,其他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但是在现在到处都是水泥建筑的时候,还能看到土墙,看来这家,也够穷的。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堪图

&服给扒

  我到要看看这人是谁?虽然救了我,但是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的,没经过自己同意就把我自个儿的衣服给扒了。然而待得秦二追了上去之后,秦峰看着那人,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堪图
二又是&懒得管

  秦二又是一阵点头应是,两名差役也懒得管他,又对旁边的郭大爷说:“你们刚才要报什么案子?”

堪图
见床上&谁是秦

  两个差役进来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地上站着一个,也不知道是谁打的人,便喊道:“谁是秦大?”

堪图
二赶紧&,刚才

  秦二赶紧小跑两步,拦在两个差役跟前,道:“两位差爷,我哥哥刚才出了点事情,现在身子上有点毛病,刚才我叫他都还不应呢,有啥事,您找我就行。”

堪图
峰身上&,连呼

  秦峰身上什么感觉也没有,感觉不到手和脚,连呼吸也没有感觉,只有两个耳朵尚且有些作用。秦峰想道:“看来自己这次伤的不轻,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嗳,也不知道谁在那设计的陷阱,自己现在又是在哪啊。”

堪图
那人是&男孩。

  “你们可都看见了啊,那人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还把我哥哥给砸住了,可是与我哥哥没有任何关系的,你们可要为我哥哥作个证人。”这声音听起来大约是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

堪图
前这个&么?

  秦峰只管看着眼前这个叫秦二的小伙子,也不知道他们再演些什么戏份,但是奇怪的是附近连个摄像头都没有,这又是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