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猴神大叔 武大郎 乡村美妇 美妇 全集 保安之王 16
温柔诱惑  父亲 斗罗大陆 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旅途旅人
旅途旅人

旅途旅人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0-09-16 09:20:43

作者:入缘如梦

最新章节: 第六回 魂魄之灵

编辑:捱过春秋

点评: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懒女古代日常 楚门狼 墨唐 炎魔道 替补甜妃 燃烬之余 HP叫我女王大人 狼啸游龙 重生彪悍小萌妻 亘古大帝


我们都是旅人,  走在都属于自己的旅途之中,  也没人停下来脚步。  我们正何处,  我们身在何方,  尘埃落定,  旅途的尽头,  谁又等着谁? 旅途旅人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行人忽然之间都没了踪影,像是被这倾盆大雨吓跑了一般。往日喧闹的大街寂静下来,只有一位少女依然行走着,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雨点打在少女的油纸伞上,顺着伞滑落在青石板街,溅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花,打湿了少女的布鞋。趴在少女肩上的黑猫懒洋洋地“喵~”了一声,少女拍了拍那黑猫的小脑袋,轻声道:“别急,马上到了。”。


  门被合上。

  苏萦纡笑了笑,沿着幽长的回廊,回到了西厢房.

  这时,苏萦纡仿佛想起了什么:“呀,看来我们还得回去一趟。”少女狡黠一笑:“还有场好戏没看呢。”说完,苏萦纡转身返回主堂,她离主堂并不是很远走一段路再过一个拐角就到了。刚踏入主堂的门槛,只见一黄衣少女跪在主座前,精致的瓜子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明凌的满脸气愤,在见到苏萦纡后收敛了不少,有些讪讪地笑道:“您,您怎么回来了?”苏萦纡摸着暮乌黑的毛发,缓缓道:“能否先让令千金出去一下,我还有点事没交代。”苏萦纡说完,转脸对明青娥笑了笑,明青娥感激的望了一眼苏萦纡。明凌则挥了挥手,示意明青娥退下,明青娥对着明凌行了一礼,退出了主堂。“还有什么事吗,苏姑娘?”明凌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我还有件东西要给你。”苏萦纡笑了笑。

  “为什么不搬出去呢?”淡淡的,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属于苏萦纡。听到苏萦纡的话,明老爷的神情又暗淡了几分,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们是想搬,可这是皇上赐给明家的宅子,明家不能搬啊。”苏萦纡顺了顺暮的毛,暮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呼噜声。明老爷看苏萦纡并没有做出回应,便又开口道:“苏姑娘,请您帮帮我们吧!”

  “吱呀”。

  “什么东西?”。

  “汶水之镜。”。

  明老爷话音刚落,天色忽然一变,一道炸雷打下来,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原本湛蓝的天空变成了一片乌黑,仿佛墨汁被打翻了一般,迅速蔓延开来,随着“喵呜”的叫声,那淡淡的,含有笑意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你想让我帮你们什么”。

  雨夜,总是给人一种阴森之感。细雨从天空中洒落,仿佛在述说着什么。那是无根之水的话语,似低言,又似哭嚎。

  行人忽然之间都没了踪影,像是被这倾盆大雨吓跑了一般。往日喧闹的大街寂静下来,只有一位少女依然行走着,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雨点打在少女的油纸伞上,顺着伞滑落在青石板街,溅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花,打湿了少女的布鞋。趴在少女肩上的黑猫懒洋洋地“喵~”了一声,少女拍了拍那黑猫的小脑袋,轻声道:“别急,马上到了。”

  不久,一行人就到了明家主堂,主堂十分宽敞,主位上坐着一个严肃的中年男子,男子的眼神十分犀利,颇有种上位者应有的风范。他的旁边站着一名老者,白发白须,正是昨天给萦纡开门的那位老者,老者是脸色很不好。而男子的身旁坐着一位贵妇人,那妇人正值徐娘半老之年,去依旧不失美貌,可以看出这妇人当年的风采。“爹,您找女儿,所为何事?”青娥垂下了眼睑,比起刚才和萦纡聊天时显得乖顺不少。“明青娥,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半夜三更不好好呆在房间里,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尽然跑出府去,你,你是存心要把我气死是不是!”那原本还显沉稳的中年男人大声吼了起来,一手指着明青娥,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顺着气。“老爷,老爷您没事吧?”妇人被吓得不轻,连忙柔声问道。

  这少女话音刚落,她便停下了脚步:“你看,到了。”少女指了指面前的豪华大宅,门牌上写着明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少女唇角勾起一抹微笑,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轻轻扣了扣门环。不久,宅子里传来了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何人?”少女的微笑更深了几分,清了清嗓子道:“请先生先帮小女子开个门可好?小女子保证,绝无恶意。”门内那声音没有回应,好像在沉思。过了一会儿,门,缓缓打开了。少女眉眼弯弯,从门内走出了一位老者,那老者的脸上爬满皱纹,如同一张粗糙的树皮,他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一副古板刻薄的神情,两条白眉紧紧皱在一起,望了望少女的笑颜,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何人?”少女看着老者,含笑说道:“小女子是个旅人,初到这梧仁镇就下起了大雨,小女子没办法,只好来借宿一晚。”说道这,少女塞了一锭银子在老者手中,“还望老人家,通融通融。”那老者凝视着少女,许久,长叹一声,无奈地道:“进来吧。”说完,老者转身进了明府那沉重的大门。少女收起布满雨水的油纸伞,快步跟了上去。少女肩上的黑猫跳了下来,随即隐匿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这应该是明老爷在思念已故的妻子吧。暮这样想着。。

  “那是西厢房,今晚府里没客人,你就住那吧。”老者抬手指了指一间房,转身对少女道。“恩,谢谢老人家了。”少女对老者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老者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待老者走远,,少女才又迈开了步伐,走向了老者口中的西厢房。少女推开了西厢房房门,只见一双闪着寒光的双瞳正紧盯着她,少女只是笑笑。走进屋子,关上了房门,少女把背在背上的那巨大木箱放了下来,那木箱上刻着一串又一串的古老花纹,仿佛勾勒着什么。少女从木箱中拿出了火折子,点燃了柴油灯,整个屋子都明亮起来。屋子不大,靠着微弱的烛光就能看清它的全貌:一张不大的木床上铺着素色的床单,盖着同色的被褥。一个四方桌,两个圆木凳,再加上角落里的一个梨木衣柜,这就是房间里的所有东西。。

  走在漫长的,没有尽头的长廊里,苏萦纡抚摸着暮,暮则眯起了它幽绿的双眸,懒洋洋的道:“真稀奇,你这次居然没有要报酬。”苏萦纡没有回答,暮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看那个明凌挺重情的,不过杨珵有点怪。”听到这话,苏萦纡唇角勾了勾,冷笑一声:“重情?我看不是吧,他提起亡妻时,虽然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但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吧,不得不说,藏得真好,连你都被骗了。”

  “萦纡,你怎么来了,你知道路?”明青娥把茶壶放下,有些好奇地问道。苏萦纡则笑了笑:“不,我在中途问了一下一个路过的丫鬟,是她为我指的路。”“哦,这样啊。”“对了,青娥,你父亲有对你说什么吗?”听到这话,明青娥脸色沉了沉,没有回答。苏萦纡长叹一口气,明青娥想:对萦纡应该可以说吧,她可是我唯一的朋友。想到这,她抬起脸来,说道:“我,我父亲对我说……本来离今天还有一个多月的婚期……提前了。”话音落下,明青娥有些悲伤。“这样不好吗?”苏萦纡笑眯眯地问道。明青娥看着苏萦纡,摇了摇头:“不好,因为,我心上人了。”明青娥很坦荡,没有扭扭捏捏,这倒让暮对她高看了一眼。听到她这话,苏萦纡饶有兴趣的一笑,开口道:“哦,什么人能让我们的明大小姐喜欢上啊?”明青娥的小脸上泛起了朵朵红云,看起来就像颗诱人的红苹果。

  “我,明凌及我的妻子杨珵。”

  清晨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在地上留下斑驳的痕迹,那是它存在的证明。暮跳下床,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少女的身影。有些焦急的暮跑出西厢房,只见明府后花园中,两位少女相谈甚欢。暮直径奔向了其中一位少女,她微笑着抱起暮。另一名少女惊喜地开口:“萦纡,这,难道是暮?”萦纡微微点了点头,唇角勾了勾:“恩,青娥,这就是我给你提到过的暮。”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入缘如梦
外窜进&入了屋

  月光透过窗子洒落在石地板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从窗外窜进来的风吹灭了幽幽的烛火,淅淅沥沥的雨点也随着风进入了屋子。少女把沉睡的暮放在床上,起身关上了木窗。

入缘如梦
是给人&着什么

  雨夜,总是给人一种阴森之感。细雨从天空中洒落,仿佛在述说着什么。那是无根之水的话语,似低言,又似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