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怪物乐园 千娇百媚 终结者 李强 老刘的小卖部 燃情都市(康捷许剑) 只有
 陌上春花 大话西游  脸红的故事 小狂 漂亮人妇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他是人
他是人

他是人

分类:科幻幻想

时间:2020-09-15 19:20:39

作者:若天翊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故事

编辑:辞旧迎新

点评: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推荐阅读:我在星际捡废品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超脑太监 召唤宝典之自走棋天赋 冠冕唐皇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数据废土 食睡道 重生之桃源修真 有系统就是任性



  我是史学世家,我爸总是骄傲的跟我说,早在商朝,我家老祖宗就是商王的作册。然而,我可不打算以后拿这个跟我子女吹嘘,所谓作册,说好听点叫史学家,翻译成现代话不过是图书管理员。每每我对此不以为然时,父亲总是一脸严肃:学史使人明智,如果我们的社会发展比作一艘航行于伟大航路的大船,而我们学史人,便是这航行中的舵手。历史中的错误,我们要警醒世人尽量避免;历史中的不足,我们要驱使人们加以改进……不拉不拉不拉…..一般这种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三观教育,我的大脑都会自动屏蔽。而让我对我专业看法的转折点,是那次经历……

  许久,“滴滴”这说明录音结束了,叽里呱啦的录音一停,屋子里静的怕人,只剩下我整理文件的“沙沙”声,这平时可以忽略的细微噪音,在此时听来如同长指甲挠黑板一般刺耳,弄得我一身鸡皮疙瘩。“那个……”停手,起身,回头。“给我根烟”教授平时是不抽烟的,但是他知道我抽,“教授,您这是怎么了?”问着,我走到门口,从大衣兜里拿出烟盒,抽出两根,作势要给教授点上,教授伸手制止,“我们去天台抽,别把这些宝贝熏着”这个老人的标签有两条:第一,前面说了,你很难看到他的内心。第二,便是他的职业素养。虽说我是知道他平时看重要文档的时候都郑重的带上白手套,但是不让我在屋里抽烟倒是第一次,由于教授在学院的地位,我们屋里飘出屡屡仙气,路过的同僚们也是敢怒不敢言。我这三年来,别的能耐没见长,就是这察言观色的修炼是一天都没落下,不用问,我也知道了这次“大买卖”的重要性。随手拿下我和教授的大衣,先给老人披上,跟在他身后,往楼上天台走去。

  阿里尼亚大学后商分院历史系教研部的“头牌”研究员翊教授的助理。我之所以说“头牌”而不是“头号”。一来是因为所谓的历史教研部宛如我们古代时期的风流场所一样,不过是为了生存而使出浑身解数来讨“贵客们”欢心;二来翊教授绝对是其中的个中高手,每一篇学术论文都大获政府们好评,同时,也常受邀做一些政府“黑历史”的漂白者。所以,看到我这篇帖子的历史系学弟学妹们,你们还在天真的背着堆积如山的历史书么?

  半年前

  我与翊教授在完成一笔新“买卖”,世界第一大国香巴拉民主联邦,以20万的高价“诚邀”教授对他们的科研项目进行有选择性的公开并改写为教材。我一边无聊的收拾这被教授筛选完的“没有价值”的绝密档案,另一边从成山的档案中再捧来一抱以供教授继续过目。

  “翊老,翊老,您咋了?这是啥?翊老?翊老!”老人在我的边推边喊之下,稍稍回了点神。“没错,绝对没错!”教授只清醒了片刻,又歇斯底里起来。颤抖,从双手蔓延到了全身,我怕再这么抖下去老人这一身骨头都得抖散了,慌忙将其扶至办公椅,让老人家得以平静。说实话,三年来,我从未见过他这样。他是业界出了名的老狐狸,无论是国家元首亲自授勋,还是在论文发布会被同行砸鸡蛋。没有一件事能让他反映这么大的,他是喜怒不显于色的典范,一个大写的宠辱不惊,所谓人老成精也不过如此。但在那一天,教授的表现让我也跟着慌了神,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

  “啪嗒,啪嗒”两声打火机过后,两缕青烟袅袅升起。翊教授猛猛的吸了一口,随后咳咳的咳了起来。不会抽烟的人总是这样,妄图从这精神食粮中的到一丝镇静。不过倒也确实有效,教授又吸了一口,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只是拿烟的手还残余着一丝丝的颤抖。“教授,那录音笔里录的是啥啊?外语我听不太懂”终于,我是终于把心中的疑惑抛了出来。教授往前走了几步,让微风能更多的拂过他瘦削略微佝偻的身体,抬头望天,没有回答,反倒给我扔过来一个问题:“你相信有地外文明么?”

  我不知所措的为教授倒了杯茶,老人手依旧颤抖的接过茶杯,依旧专注的听着那段录音,喝茶的时候不小心撒到了白大褂上也不为所动。我掏出面巾纸一边为老人擦着身上的污渍,一边问道“教授,您这是……”“别吵!”教授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但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情绪如此激动的斥责我,我也就把说了一半的话咽回了肚子里,不敢再做声,坐到教授对面,老老实实的坐着,如同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不时偷偷的看一眼教授的表情。然而,老狐狸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但目光却又不失深邃,深邃的能射出光一般。我知道,他现在的精力却并没有集中在视觉上,这深邃的目光仿佛要把我看穿了,看的我浑身不自在,只好起身继续我未完成的工作。

  微风渐歇,教授熄灭了未抽完的那半支香烟,放在了天台的女儿墙上。“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就你这么大的年纪,一样在一个考古学博士手底下当书童,干我们这行,刚毕业想独立门户不太容易啊。满怀雄心壮志的想当个史学家,如实的向人们揭示真理。那是我工作后的第二年,我从上学的时候就开始研究古文明,工作后我有了更多的信息来源,加上博士多年来的考古经验和见闻加以指导和点播,我脑袋里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了。那时候最让我着迷的就是本源的问题,自商朝以来,我们研史之人多有文献,古物等物证得以研究。但是商朝以前呢?只有人们口口相传的传说而已。而这层神秘面纱反倒给了我更大的揭开秘密的动力。有一天,北极圈附近发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当地人说里面会不断的传出枪炮声,我跟随着教授赶过去参加那个科研团队。经历了漫长的飞机倒船,船倒直升机,我们总算是到了目的地。到了考察站上空,地面上忙忙碌碌的十几个蚂蚁般的小黑点已经映入眼帘。”教授呼了口气,为即将放下的心口大石做缓冲,走到天台的休息区坐了下来,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待我坐定掐灭了烟头后,翊老继续讲述:“在飞机上,博士跟我说,这种科考队龙蛇混杂,叫我言行都要小心,有些时候沉默才能得到更好的结果。现在回想起来,这句话真是救了我。”讲到这,教授的眼神又如刚刚在办公室时一般深邃了起来,我仿佛能听到他脑袋里沙沙的倒带声,显然,他再次陷入了回忆之中。

  教授突然的发问让我摸不着头脑,自从第一次离开地面飞上天空开始,人类从没停止对未知区域的探索,但得出的结果无非只是得知我们的世界是圆的。人,是一种群居动物。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本性使我们潜意识的想要寻找同类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卑微脆弱的个体。就我个人感觉,对于地外文明的探索其人文价值高过科研价值。“翊老,尼德普没有环游地球以前我们不是也以为天地之大唯我****所有么?我相信我们不是孤单的。难道这和那段录音有关系?”我谨慎的回答,小心的提问。

  我回身把几个档案袋放到教授的桌子上,突然听到了一段叽里呱啦的对话,我儿时抱着“外语不及格,说明我爱国”的想法,偷懒在外语课补觉,因此外语水平可见一斑。当我再回身时,被石化的教授吓了一跳。老人手微微颤抖,手中的档案袋已经摔开了,从里面掉出了一个录音笔,而这,正是对话的来源。

  “直升机落地之后,地面上的黑点们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围过来迎接我们。作为最后到达科考队的单位,我们无奈的接受着众人,好奇又炽热的目光。”(由于这次对话期间,我能插话的地方与内容又甚少,同时为了方便记述,接下来教授的讲述将以他本人的感受与想法做第一人称表述。)

  下了飞机,卸下行李装备的同时,我得以观察着同样观察这我们的众人。十余个人中白色人种居多,想想也是,毕竟这里接近极地。其中有些面孔我是见过的,大概是因为他们在国际科研界算是翘楚,常能在报纸,杂志,乃至电视上一展英姿。“您好,我是科考队的组织者,凯希,很荣幸能邀请到博士您和您的朋友来帮助我们。”这个满脸堆笑操着地道巴拉语的男人我是认识的,香巴拉联邦巨富,名下公司涉及衣、食、住、行多种产业,同时有报道称此人对科学研究的热忱让他在科研方面投资不小,上到航天飞行,下到地质勘测。他伸手正欲同我握手,我受宠若惊,慌忙摆手,答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博士的助手,这位才是博士。”凯希先是一愣,随即还是和我握了握手道了句欢迎便朝博士走了过去。“汤博士,真是抱歉,我对刚刚的事情表示深深的歉意。”这老外说着竟然学着我们的传统朝博士抱拳作揖起来,博士忙去扶起他道:“您言重了,我们干考古的,风餐露宿,难免造的灰头土脸,长此以往,我也就不太愿意注重外表了。相反,我的助手小翊啊,衣冠楚楚,神采奕奕,反倒更像是我们二人中的老大呢,哈哈哈。”博士用睿智的幽默打破了尴尬的局面。“您就是巴拉国首富著名的“现金”凯希吧,还没来得及感谢您多次对我们考古行动的资助呢。”“哎呀,您客气了,什么“现金”凯希啊,我本人更是习惯了的竞争对手们称呼的“爱慕虚荣者”凯希呢,哈哈!”两个人市侩的寒暄中,我们的行李已经卸载完毕了。“来,我来向二位介绍一下接下来几个月中我们的同事们……”我们就这样,跟着凯希朝不远处的众人走去。

  突然,从腋下滑落了一个档案袋,我已经没有空余的手去接了,一阵手忙脚乱之下反而把这一捧十余袋档案摔了个七零八落。“哎呀,你说你,这可是咱们的饭碗啊!你想把它摔碎了不成?”教授略带埋怨的嘟囔着。说实话,我虽然不怎么待见这老狐狸,不过也许因为我这人很擅长忍辱负重吧,据说我的几个前辈都挺不过和这老狐狸共事一个月。教授也是因为性情古怪,没什么朋友,而我从大学毕业开始就跟着他混吃混喝,这一混就混了三年。教授倒也算是格外珍惜我这个跟班,平时挺照顾我。用他的话说“自古文人有书童”。我们一老一少在我不断的赔礼声中一件一件收拾着散落一地的文件。

  我,是一个人,地球人。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