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我的尤物嫂子 猴神大叔 武大郎 乡村美妇 美妇 全集 保安之王
16 温柔诱惑  父亲 斗罗大陆 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穿越 > 宠妻当道相爷,侍寝吧!
宠妻当道相爷,侍寝吧!

宠妻当道相爷,侍寝吧!

分类:重生穿越

时间:2020-09-14 06:07:39

作者:顾安茶

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谣言猛于虎

编辑:忘川情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全世界都在演我怎么办 我在末日有台SCV 军师威武 月老家的小徒弟 分泌血族多巴胺 真不想剧透 幸运修炼者 八方云动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她是丞相府貌若少盐的傻子三小姐,被囚二十年、倍受欺凌。一夕再次穿越,曾怯懦懦弱的灵魂被毒医双绝的女子替代,破牢笼、斗嫡母、虐渣男,欠了她的全部百倍交还!而已,前脚刚被退婚,后脚国相大人就登门上门提亲是什么鬼,这位国相大人你哪一位啊?!“你我素不相识“流萤,你说我这个胎记变大了?那以前是多大?”。


夕和等了一会儿后郑嬷嬷就再度出现让她进去。夕和浅笑,端着汤款款走进偏厅,刚好见到老夫人在佛龛前的蒲团上站起身来,手里的佛珠一拢拢到了手腕上。

第二天,夕和顶着一对黑眼圈去向老夫人请安。在她想到摆脱困境的办法之前,她必须紧紧地抓紧老夫人这条救命稻草,不然稍不谨慎就会被那只看不见的手死死扼住咽喉。

“放肆!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还愣着做什么!”殷老爷被面前这个小女孩盯着看了几眼,不知为何竟觉得后脊生寒,这感觉让他很不舒服,遂心生恼怒,厉声呵斥了夕和一句。

开席后,相府的晚膳被一股低气压所笼罩,气氛既诡异又尴尬。夕和低着头,专注地吃着碗里的食物,耳边还有每个人的想法给她下饭,倒是吃得津津有味。

“夕儿明白。”

“再开几两珍珠粉,夕儿这张脸回头也调理一下。”末了,老夫人又补了一句。

但这么一间低调雅致的佛堂却还摆放着一面奢华富丽的屏风,显得十分格格不入。屏风是两面的,每一面都有一人高,就架设在佛龛的侧边。底座是小叶紫檀,雕刻着繁复精致的半镂空花纹,而面上则是蚕丝缎,边沿镶嵌了一圈金丝,内里则用各色丝线绣了一幅百花争妍图,色彩艳丽明快。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给大小姐、二小姐送帖子呢,走了走了。”

不知为何,夕和走近佛堂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这面屏风,而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是哪里奇怪,后来再看其它的摆设布置便心想或许是因为它的格格不入吧。不知老夫人为何要摆这么一面屏风在这里。

虽然夕和没有把话说出口,但老夫人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最后点明了一句:“夕儿,今日你让流萤来找我这一步走得没错,只是我不会时时都赶得上帮你,你也不能时时都仰仗我的庇护。当保护衣已经不是保护衣的时候就要尽快丢掉,当时机迟迟不来的时候就要学会自己创造。懂了吗?”

她原以为,一个可以放任自己的亲生女儿被囚禁十年不闻不问的男人,一个可以将原配将为平妻另娶他人的男人,一个已届中年还身处高位的男人,不是脑满肠肥也该是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但殷老爷却出乎意料地长相俊美,身上还带着股书卷气,虽已中年仍风度翩翩。

待夕和走到那里却被郑嬷嬷拦了下来,说是老夫人身体不适,让她不必请安了。夕和问了两句老夫人的身体情况后便点点头,转身回去。其实夕和心里也明白,老夫人的身体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就不适了,不过是不想见她罢了。

语罢,其中一名粉衣侍女一转身,朝门外走去,夕和注意到她的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人一走,夕和也没有多作停留,径自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夕和收拾整顿好后去佛堂等候老夫人,再随她一起去了前院。到了正厅时,殷夫人和殷惜灵、殷惜瑶已经在厅内候着了,她们先是向老夫人见了礼,然后再看到老夫人身后的夕和时脸上都闪过一丝错愕和惊讶。

老夫人瞥了眼一旁看好戏的殷夫人,主动拉了夕和的手,然后笑着对殷老爷嗔怪道:“瞧你,多年不见,竟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得了,这是三丫头。夕儿,快给你父亲行礼。”

百花宴。她一直苦等不来的机会好像终于出现了。

一个个嘴上不说,心里都在想老夫人怎么把她带过来了,说不出口的难听之语在心里可不会控制,而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全部进到了夕和的耳朵里。夕和不怒反笑,她们越是不开心,那她就开心了。

“今年的百花宴怎么办得如此之早,往年不都是七月盛夏时分举办的么,如今才六月初啊。”

夕和最后看了一眼那胎记后决定暂且不管这事。待她彻底整理好出去,老夫人已经带着两名大夫在外等着了。夕和向老夫人行了礼,老夫人慈眉善目地招呼夕和到她身边坐下。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顾安茶

&几两珍

“再开几两珍珠粉,夕儿这张脸回头也调理一下。”末了,老夫人又补了一句。

顾安茶
过来了&出口的

一个个嘴上不说,心里都在想老夫人怎么把她带过来了,说不出口的难听之语在心里可不会控制,而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全部进到了夕和的耳朵里。夕和不怒反笑,她们越是不开心,那她就开心了。

顾安茶
诡异的&震惊多

接着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夕和知道面前的男人在打量她,也很清楚他心里是有多震惊多疑惑。

顾安茶

&倒是吃

开席后,相府的晚膳被一股低气压所笼罩,气氛既诡异又尴尬。夕和低着头,专注地吃着碗里的食物,耳边还有每个人的想法给她下饭,倒是吃得津津有味。

顾安茶
夕和低&怕的样

“对,对不起……”夕和低下头,装作害怕的样子往老夫人身后躲了躲。

顾安茶
是相府&嫡三小

夕和知道这是老夫人要帮她纠正在府里的地位了,毕竟她有利用价值的基础还要建立在她是相府嫡三小姐的身份上。

顾安茶
现这个&她就以

夕和洗澡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胎记了,只是继承的记忆里没有关于这个胎记的信息,她就以为只是个普通的胎记,没有放在心上。此时流萤说起来,她再看这个胎记,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顾安茶
一眼老&地给殷

“夕儿见过父亲。”夕和故意看了一眼老夫人,再瑟瑟地给殷老爷行了礼。

顾安茶

&前,扫

稍等了一会儿后,殷府的主人,殷老爷回来了。他进门后径直走到老夫人面前,扫了眼夕和后不悦地说了句:“还不扶老夫人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