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同人 >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

分类:耽美同人

时间:2021-10-19 07:25:04

作者:聆行

最新章节: 03 死亡

编辑:风月瘦如刀

点评: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少东钦点妻 老婆,离婚失效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冠盖锦华 日综店长生涯 重生之我是天下第一 极道猎梦师 吾靠作梦当女帝 李奇怪的日常


新书《我被当作炉鼎一千年》了发布最新,签约后即将,评论交流所有收藏投资。【无CP】【男主沉迷于搞事业,和,保命】三十年前 端朝的首富加上皇商——李家被灭门,杨氏至宝九龙宝珠遗失的。后,江湖上便多了个传言:九龙宝珠能重新开启一个密藏,这密藏中不但有着枚数诉不完的宝物,除了绝世的神兵与秘笈。三十年的,一个少女的会出现被打破了江湖的波澜不惊。在所有人都在产生怀疑这个少女是当初李家遗珠的时候,李照则表示,我真也不是。来往的人群里,有一个穿着鹅黄色半臂,梳着双环垂髻的少女一路高举着个绸缎穿梭其中。。


596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txt下载  


当然,也有小道消息说,那女飞贼是将冉大人的大公子给伤得不能人道了,这才使得冉大人震怒,连发数张通缉令都不足以平息其怒火。

变故在一眨眼之间发生了。

“哎哟,她一小姑娘怎么可能坏到冉大少的事,你瞎说的吧?”

路边行人老早看到这点家丁就跑光了,大家伙都是有眼力见的,认识冉家的家丁,知道有什么能凑热闹有什么不能。

衡州隶属江南西道,如今江南西道的武都督带使持节,也被称为武节度使,是冉珏的叔父。

初秋早晨的衡州已经有些凉意了,街市上陆陆续续有小贩们出门,各自推着小推车赶往坊间,他们瑟缩着在凉风中行走,口鼻呼出点点白雾。

他怀里那美人儿衣衫半挂,雪白的胸脯在这初秋微寒的天里有些晃眼。

当然了,武节度使上头还有个天子所设的巡察使。

“姑奶奶我不跑了。”少女将手中的绸缎往脸上一蒙,转身朝向他们后,叉腰回道。

不等冉珏怒吼,少女反身一膝盖撞在他后脑勺处,整个人跪坐在了他背上。

“不知道吧,昨日冉大少新得了个美人,本是今日要纳作府中第十八房小妾的,结果被人坏了事了。”

“坏了爷的好事,今日抓到她了,打死了事!”被称作冉少爷的,乃是衡州刺史冉存云的大公子冉珏,常年在衡州地界横行霸道,因着他这身份,所以没人敢惹他。

她怀里放着一盏葡萄,如玉一般的手臂微抬,娇娇柔柔地捏了颗葡萄递到他唇边后,眼眸转向前头那片喧闹,婉转地说道:“冉少爷,休要与那种粗鲁的女子置气。”

然而当今天子年方九岁,其背后虽然坐了个垂帘听政的刘太后,但刘太后出身低微,并没有一个强势的母族,之所以能垂帘听政也不过是仗着是天子生母的缘故,是以朝廷对州郡的管辖早就不复从前了。

抛开冉珏这一脸透支过度的精气神来看,他其实有一副好皮相,然而经年累月这么糟蹋下来,再好看的脸也会变得不堪入目。

地上的冉珏看着内亏肾虚的,没想到身子骨还挺硬朗,受了这么一记屈膝,还没晕过去。

后头软轿里的冉珏已经是脸色铁青了,气压低得他怀里的美人大气不敢出,捏着葡萄的手抖得差点塞他鼻子里。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摸进你家,把柳娘子掉包的?”少女狡黠一笑,一双翦水秋瞳明亮似月。

这么好听的声音,那头冉珏的脸色也就缓和了一些,对待美人,他总是有格外多的耐性。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聆行
轿里的&色铁青

后头软轿里的冉珏已经是脸色铁青了,气压低得他怀里的美人大气不敢出,捏着葡萄的手抖得差点塞他鼻子里。

聆行
人儿,&气十足

家丁后头跟着一顶四人抬的小软轿,软轿的门帘被撩了起来,里头坐了个油头粉面,眼底发青的公子哥,正抱着个美人儿,眼神戾气十足地盯着前头那抹鹅黄色的身影。

聆行
的,乃&霸道,

“坏了爷的好事,今日抓到她了,打死了事!”被称作冉少爷的,乃是衡州刺史冉存云的大公子冉珏,常年在衡州地界横行霸道,因着他这身份,所以没人敢惹他。

聆行
城门关&要了他

守城门的当然不会给她开门了,这都是冉珏打点好了的,四个城门关严实了,谁敢放了人出去,他冉珏要了他的脑袋。

聆行
第十八&的,结

“不知道吧,昨日冉大少新得了个美人,本是今日要纳作府中第十八房小妾的,结果被人坏了事了。”

聆行
晨的衡&有些凉

初秋早晨的衡州已经有些凉意了,街市上陆陆续续有小贩们出门,各自推着小推车赶往坊间,他们瑟缩着在凉风中行走,口鼻呼出点点白雾。

聆行
递到他&喧闹,

她怀里放着一盏葡萄,如玉一般的手臂微抬,娇娇柔柔地捏了颗葡萄递到他唇边后,眼眸转向前头那片喧闹,婉转地说道:“冉少爷,休要与那种粗鲁的女子置气。”

聆行
跑远了&娘。

一群人真真假假地在讨论时,底下的小姑娘已经跑远了,甩身后一帮子的家丁几十丈远,这么一群练家子的大汉愣是没追上一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