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斗锦堂
斗锦堂

斗锦堂

分类:校园小说

时间:2021-10-18 19:30:31

作者:一个女人

最新章节: 四十八章 伺候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我有一个鼎 婚债 我真不想救人了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全球诸天在线 都市超级高手 我有一个变异胃 问鼎玄术 罗马尼亚雄鹰 神圣罗马帝国


家有强势后妈,再加黑心之父,呃,利于自我强悍的成长——算不算红锦的自我宽慰?先求自保,接着来攻势,你们铺成一条荆刺之路,我非要走出来一路锦绣,下回分解我嫡女无敌!“我要休了你。”凤德文说得斩钉截铁。。


593


丈夫既已无情,她当然不会苦苦哀求:变了心的男人,是苦求不回来的;现在,她只记得自己是母亲,要保住孩子,最大的力量保住孩子。

红锦垂下了眼睛,她不认识这个妇人;直觉告诉她,眼下她最好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为好。

就算临死前的痛苦,也没有让她睁开眼睛,也不曾让她强烈的挣扎:她决心已定,去得很安静——除了那椅子倒地的闷响。

想到日后无母亲扶持的两个孩子,想到日后再也不可能抚到儿女的头发、脸庞……,想到日后再也不可能听到儿女们唤她一声“母亲”,唐氏的心已经碎成粉,痛不可当。

这个男人,不值得她的眼泪;她的血,也是为自己的儿女们揪心而流。

红锦并没有再来得及想什么颜色,因为全身上下都很痛、非常非常的痛,痛得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儿:所有的颜色都消失在她的痛苦中。

说什么夫妻之情,谈什么结发之义,这一切全是骗人的!唐氏牙咬得紧紧的,咬得伤到了自己流出了一滴殷红的鲜血,但是她却没有落一滴泪。

茜雪福下去:“夫人,姑娘、姑娘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说着话,她的泪水掉了下来。

唐氏看着那晃动的竹帘,想到自己那丰厚到价值几千两的妆奁,她嘴角的血流得由点成了线,却还是没有一滴眼泪:不要太过份了?他好意思说,她还真是不好意思听。

宁氏现在如此对付她,日后能容得下自己的一双儿女?凤德文如此做当然会名声败坏,在这种情形下,宁氏更容不得自己的儿女了。

唐氏的手里紧紧攥着那一纸还没有任何效力的休书,身子抖得如同是一片风中的落叶:她的去留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她放不下的是她的那一双儿女啊。

五夫人闻言看向红锦:“大姑娘哪里不好?”

“为什么?”唐氏盯着凤德文。自己已经常居佛堂,不理家中之事:这样还不够,丈夫居然还要赶自己出府。

妇人又是一愣,再次看向红锦时眼中闪过了犹疑,不过嘴里却道:“我的老天,怎么会这样?”一面说一面握住了红锦的手。

门帘挑开了,进来一身的锦衣的妇人,长得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满脸都是笑意正看向床上的红锦。

五夫人在大夫人和两个姑娘的脸上扫了一眼,轻轻一叹道:“大姑娘是自园子里的亭子上跌下来的。”

“大姑娘真醒了?当真是谢天谢地,姐姐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后来的妇人一面说一面对着先来的妇人行了礼。

唐氏自始至终没有想起凤德文,也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字:这个男人,已经同她无关。在他说出休妻时,便已经和她无关了。

而且,红锦不想喊这个妇人为母亲,非常非常的不想。

立时有人扑了过来:“姑娘,姑娘,姑娘——!”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一个女人
么多年&以凤德

因为她亏待了自己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以凤德文为先,现在她要好好的待自己,虽然已经是最后一件事情,她也不想再委屈自己半分。

一个女人
到了这&拿走他

说完,一甩袖子也不给唐氏说话的机会,起身出去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在怕唐氏拿走他凤家的东西!

一个女人
唐德文&为什么

她其实很清楚唐德文为什么会如此做,因为宁氏生了儿子!

一个女人
保护她&做出了

她用生命,为保护她的儿女做出了最后、最大的努力:她只有死在了凤家,死在了凤德文休妻文书生效前,她便是凤家的正房妻室,她的儿女便是凤家嫡出的长子长女!

一个女人
亲,母&?母亲

红锦和浩宇被母亲吓到了,一齐哭了起来:“母亲,母亲,你怎么了?母亲,不要哭,不要哭。”

一个女人

&浩宇似

浩宇似懂非懂的点头,他现在只想让母亲开颜一笑,不管母亲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一个女人
一直贤&。

唐氏没有想到自己嫁到凤家一直贤惠有加,博得了一个好妻子的名声,现在居然落得了如此下场。

一个女人
帘,想&真是不

唐氏看着那晃动的竹帘,想到自己那丰厚到价值几千两的妆奁,她嘴角的血流得由点成了线,却还是没有一滴眼泪:不要太过份了?他好意思说,她还真是不好意思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