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斗锦堂
斗锦堂

斗锦堂

分类:校园小说

时间:2021-10-18 19:30:31

作者:一个女人

最新章节: 四十八章 伺候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令人震惊就变强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文娱从综艺开始 三界最强保险员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魔迹仙踪 六界第一群 窃国少女 斗罗之通灵王 宋词小姐的傲娇夫


家有强势后妈,再加黑心之父,呃,利于自我强悍的成长——算不算红锦的自我宽慰?先求自保,接着来攻势,你们铺成一条荆刺之路,我非要走出来一路锦绣,下回分解我嫡女无敌!“我要休了你。”凤德文说得斩钉截铁。。


斗锦堂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斗锦堂男主是谁  斗锦堂结局是什么  斗锦堂txt  斗锦堂txt一个女人  斗锦堂好看吗  斗锦堂txt下载  斗锦堂txt免费下载  斗锦堂全文免费阅读  斗锦堂  


丈夫既已无情,她当然不会苦苦哀求:变了心的男人,是苦求不回来的;现在,她只记得自己是母亲,要保住孩子,最大的力量保住孩子。

红锦垂下了眼睛,她不认识这个妇人;直觉告诉她,眼下她最好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为好。

就算临死前的痛苦,也没有让她睁开眼睛,也不曾让她强烈的挣扎:她决心已定,去得很安静——除了那椅子倒地的闷响。

想到日后无母亲扶持的两个孩子,想到日后再也不可能抚到儿女的头发、脸庞……,想到日后再也不可能听到儿女们唤她一声“母亲”,唐氏的心已经碎成粉,痛不可当。

这个男人,不值得她的眼泪;她的血,也是为自己的儿女们揪心而流。

红锦并没有再来得及想什么颜色,因为全身上下都很痛、非常非常的痛,痛得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儿:所有的颜色都消失在她的痛苦中。

说什么夫妻之情,谈什么结发之义,这一切全是骗人的!唐氏牙咬得紧紧的,咬得伤到了自己流出了一滴殷红的鲜血,但是她却没有落一滴泪。

茜雪福下去:“夫人,姑娘、姑娘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说着话,她的泪水掉了下来。

唐氏看着那晃动的竹帘,想到自己那丰厚到价值几千两的妆奁,她嘴角的血流得由点成了线,却还是没有一滴眼泪:不要太过份了?他好意思说,她还真是不好意思听。

宁氏现在如此对付她,日后能容得下自己的一双儿女?凤德文如此做当然会名声败坏,在这种情形下,宁氏更容不得自己的儿女了。

唐氏的手里紧紧攥着那一纸还没有任何效力的休书,身子抖得如同是一片风中的落叶:她的去留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她放不下的是她的那一双儿女啊。

五夫人闻言看向红锦:“大姑娘哪里不好?”

“为什么?”唐氏盯着凤德文。自己已经常居佛堂,不理家中之事:这样还不够,丈夫居然还要赶自己出府。

妇人又是一愣,再次看向红锦时眼中闪过了犹疑,不过嘴里却道:“我的老天,怎么会这样?”一面说一面握住了红锦的手。

门帘挑开了,进来一身的锦衣的妇人,长得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满脸都是笑意正看向床上的红锦。

五夫人在大夫人和两个姑娘的脸上扫了一眼,轻轻一叹道:“大姑娘是自园子里的亭子上跌下来的。”

“大姑娘真醒了?当真是谢天谢地,姐姐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后来的妇人一面说一面对着先来的妇人行了礼。

唐氏自始至终没有想起凤德文,也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字:这个男人,已经同她无关。在他说出休妻时,便已经和她无关了。

而且,红锦不想喊这个妇人为母亲,非常非常的不想。

立时有人扑了过来:“姑娘,姑娘,姑娘——!”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一个女人
她身边&并无半

她身边并无半个人伺候,失了势的大夫人在凤家下人们的眼中,根本算不得正经主子了。

一个女人
下一纸&身就要

说完这番冷冰冰的话,凤德文看也不看唐氏,抛下一纸休书转身就要走。

一个女人
记住一&屈你!

最后,她再次放开儿女,对红锦道:“锦儿,你身为女儿身要记住一件事情,万事都不要委屈自己,更不要为了迎合男人而委屈了自己——你委屈了自己,那男人也就会委屈你!”

一个女人
个无能&的男人

虽然凤德文只说了几句话便走了,不过唐氏已经完全绝望,并不抱任何一丝说服凤德文的希望:根本说服不了的,他的心中连那一丝血脉之情都丢掉了,还有什么能打动那个无能而冷血的男人?

一个女人
,日后&能容得

宁氏现在如此对付她,日后能容得下自己的一双儿女?凤德文如此做当然会名声败坏,在这种情形下,宁氏更容不得自己的儿女了。

一个女人
恨是怨&是自己

无论是恨是怨是悲是痛,都是唐氏的,和这个无耻的、冷血的男人无半丝关系;当然也就不会给他留下半个字:就算是自己的恨,凤德文也不配有。

一个女人
,她的&,稳稳

唐氏坐在桌子后面,伸手拿起笔来,她的手没有抖一下,稳稳的蘸了蘸墨汁;墨汁蘸得不多也不少刚刚好,她抬笔写下“父亲大人台鉴”几个字。

一个女人
—她多&想还能

这种负罪感让她再一次落泪:为了儿女,她如此抛下年事已高的父母,是何其的不孝?!但凡有一丝希望,她也不想走上这条路——她多想还能承欢父母膝下,侍奉汤羹于父母床前啊。

一个女人

&冰凉的

半夜时分,唐氏独自一人用冰凉的水洗澡、梳洗:她感觉不到水的凉意,因为凤德文的冰冷比这水冷上千万倍,让她已经无惧于这世上的任何一种寒冷:包括另外一个世界的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