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帝锦
帝锦

帝锦

分类:竞技游戏

时间:2021-10-16 07:50:56

作者:沐非

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 魅影

编辑:山川赋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良膳小娘子(下) 美人请自重 艳福擒飞白 熟男的定力 顶级赘婿 我家魔女有点妖 重回二零零五 玄坛史迹 娇颜醉 我的人偶钢铁侠


新书《帝台娇》,书号1173814,请各位再次需要支持——————————————————这是一个掩藏在篡权背后的惊天故事.剧情:因长姊之死,宝锦渡海而归,为名北郡灭国公主的身份,重入帝都,誓要大逆转这乾坤棋局。篡权新帝,性情铁青淡漠,却对宝锦有着异样的情愫;他与皇后之间,实则恩爱有加非凡,却有着令人焦躁的惊怖内幕。宝锦的姐姐锦渊,天生惊采绝艳,她早先以男装登基称帝,却只留下的暴君的名声,尸骨难寻。几道珠贝面具,一页泛黄的情笺,在表面波澜不惊的京城热潮绝大波澜--最终的一夜,钟鼓齐响之下,千重宫门次递而开,会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随之而起的众女也舞袖低歌,一时之间,辉煌殿阙之下,只见玄黑绢衣与雪剑相映成趣,一扫方才的脂粉香氛,竟隐约可见军中的猎猎英风。。


572帝锦大酒店电话  帝锦电视剧手机免费观看  帝锦沐非  帝锦电视剧演员表  帝锦演员表  帝锦小说免费阅读  帝锦大酒店  帝锦电视剧剧情介绍  帝锦电视剧全集免费播放  帝锦  


那刺客也仿佛有所忌惮,远遁而去后,只在殿门前调息裹伤,一双细眼狠狠地望着云时,几欲噬人。

云时正要追上击杀,却被身后的一双柔荑拉住了胳膊。

皇帝与刺客战得难解难分,有道是“一寸短,一寸险”,刺客手中短刃乌黑,却是一招更比一招凌厉,而皇帝虽然稳占上风,却由于佩剑过长,尽情施展开来,又怕伤及身后爱妻,两番消长后,竟是一时僵持。

众目睽睽之下,身为总管太监的张巡深感颜面无光,不由怒从心起,一脚将他踢倒,低喝道:“这是在御前,大呼小叫地成何体统?!”

这女子轻蔑一笑,看也不看,挥剑斩去,却不料金石交击,顿时火花四溅,她喷出一口血来,如断线风筝一般从空中坠落。

还有PK票的同学点击进入后,连点三下封面下那只小鼠标,就能给某非添砖加瓦了,目前情况很紧急,某非需要你的帮助~~)

怎么会这样?

他杀至高阙之上,却见同伴已然委顿在地,肩上开了一个血肉窟窿,只是苦苦支撑。

随之而起的众女也舞袖低歌,一时之间,辉煌殿阙之下,只见玄黑绢衣与雪剑相映成趣,一扫方才的脂粉香氛,竟隐约可见军中的猎猎英风。

“昏君纳命来!”

云时内息一窒,眼看这一剑闪电一般袭来,却躲闪不及,电光火石之间,只见眼前银光一闪,随即,只听那刺客痛嚎一声,肩胛骨上血如泉涌,剑意也为之一滞。

伪装成太监的刺客嘿然冷笑,抬手又是一剑,烛光照入他的眼中,只见一片阴冷狠戾。

仿佛不胜寒惧,她轻挥罗袖,几根银针重新纳入怀中,一切了无痕迹。

想也不想的,他一把扯过那女子,以剑刃横在她的脖项之上,暴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不好了……”

他久处军中,对南唐方面的谍报多有留心,如今乍然想起绘像上所画,不由得高声提醒。

只见阶下群臣中走出一人,身形挺拔,脸庞因久经风霜而显出暗黑,举手投足间,带着沙场鏖战生就的肃杀。

她厉声喊道。

也是这刺客命数使然,黄明轨本该离京,却因着宝锦的嘱托,免不了托词逗留几日,却正好逢上这场盛宴,于是列席其中。

无奈,乾清宫的大门乃是以千年桐木所制,坚硬牢固,可算是世上一绝,只听门前喊杀声不绝,一时半会,外间的人也休想攻入。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沐非
咬银牙&飞仙一

那舞剑女子见事不可为,一咬银牙,以险招逼退黄明轨后,竟然翩然转身,如天外飞仙一般,从洞开的大门飞掠而去。

沐非
怀中,&一切了

仿佛不胜寒惧,她轻挥罗袖,几根银针重新纳入怀中,一切了无痕迹。

沐非
苦也,&后一点

皇帝怒喝道,却再不敢逼近,一旁的黄明轨暗叫苦也,顾虑这先朝皇家的最后一点骨血,也是投鼠忌器,再不敢动手。

沐非
,正躲&一丝微

高阙之上,宝锦与皇后并几个内侍,正躲在御座之后,她探出半个头,偷眼凝望着这一幕,唇边露出了一丝微笑。

沐非
受惊的&死死挽

徐婴华面色苍白,却强忍住受惊的眩晕,死死挽住云时,凄惶哽咽地哀求道:“小舅舅,别去追了,你也受伤了……”

沐非
外人声&烈撞击

随着时间的流逝,殿外人声越发喧哗,殿门被猛烈撞击着,摇晃逐渐加大。

沐非
剑女子&顾忌她

那位舞剑女子,却与黄明轨斗了个旗鼓相当,她招招狠辣,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黄明轨顾忌她剑上的剧毒,却也不敢逼迫过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