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像初恋一样爱你  极品小圣医 乡村艳情 寡妇 超神学院 假面骑士
老卫的幸福生活 奥特 极品姐夫俏小姨 向往的生活 精灵次元:从天王开始 弟媳 同桌的诱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命里乾坤
命里乾坤

命里乾坤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0-08-02 09:20:51

作者:天戍

最新章节: 第五章 灾星入宅 祸福相依

编辑:清尊素影

点评: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道易天下 女人,非诚勿试 灵破天荒 星神II探寻 太古龙象诀 铠甲勇士俊乌junwu 大佬拯救计划 庶族无名 疑是春闺梦里人 策妖之三界风暴


人也没钱,精打细算,抠门儿渡日,这叫作脚踏实地?  人挣钱少,花的多,信用卡渡日,这叫作花因为未来钱?  的话某个天,有人站在你的面前,给了你这样一次也可以花因为未来钱的机会。您是即使拼掉性命也要把握住他呢?但是连连正眼也不看他一下,抱拳让予他人,给别人做炙热的太阳高悬于半空中,散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普照大地。。


  六十多米宽的柏油马路,将古荥一分为二。房子坐北朝南,依路而建。道路两旁新落成的仿古式汉朝唐楼格外引人注目,白皙的墙面,朱红的顶梁柱。如震天的金箍棒一样,直彻云霄。青绿色的古稀琉璃瓦,点缀屋顶。汉代政治家晁昏,曾经提出房子应该坐北朝南建立。北为阴,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山南水北为阳。总的说来,这样的房屋在一年四季将总会有一面朝阳。《诗·公刘》云:即景乃冈,相其阴阳。

  很快,淅沥沥的血水,犹如瀑布倾斜,骤然而下。本来有些失控的火势,被这场突降大地的雨水很快的浇熄……

  花场左侧大门一条蜿蜒曲折的胡同,走到尽头。整日风吹雨打,早已满目疮痍的唐楼——轧花场员工宿舍楼如同一道高墙壁垒一样,矗立在此。这座充满历史气息的唐楼背后,一道五米多长黄土砌成的小山堆,斜跨在这座唐楼的身后。土堆只有三米多高,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杂草生长在上面,略加点缀,使其不至于那么光秃。这座矮小的土堆深处在这座四层楼的背后,唐楼好像扮演着大哥的角色,立身在前,保护着这位瘦小的小弟。土堆旁边,红色砖坯,垒砌一米多高的石阶上,被安放着一块黑色大理石门牌,上面雕刻着几个大字“荥阳古城墙,国家重点保护文物”。

  由于没有一人能够对这件事情做出能够让人信服的话语来。众人不得不认可大胆的话,扫兴而归。

  随后,经由精神科医生诊断。

  时值盛夏。

  一些胆大,好奇的学生,却自发的组成了“敢死队”,怀揣兴奋,异样的心情势要查明怪异声音的由来。因为他们开会商量的结果就是,这怪声确系人为。这群以十人组成的“敢死队”手持手电,攀过铁门进入花场,四处探查。小心翼翼的向着花场内部发出声响的地方徐徐挺进。

  金黄色略带红光的闪电,划破天空,劈向大地。

  夏日的天气,如同孩子的脸孔,说变就变。

  时至午后,道路两旁的绿化带,茂密翠绿的桐树树叶丛下。知了攀附于树梢上,啼鸣不已,声音惹的行人躁动不安。尖锐的啼鸣声,让人不得双手掩着双耳,快速的跑过这一段不足百米的树荫。

  久而久之,住在花厂附近人们对怪声的探查毫无一点头绪和线索可言,也就习惯了半夜所发出的怪异声音,慢慢地也就习以为常了。可是,渐渐地,住在花场员工宿舍的这些花场工人们,由于实在受不了每天晚上都被怪声吵闹的睡不好觉,且听着这凄惨、诡异的声音,加之长时间弄不清楚来由,心生胆怯,故而都搬离了此地。

  “正宗古巴醇正雪茄”

  雷声阵阵,闪电轰鸣。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从房子四面八方用处数十位体态婀娜的各色女子来。其中几位更是别树一格,一名黄头发蓝眼睛,高挑修长的美腿,翘在中年男子大腿上。一名头发红里透紫,体态丰满的女子,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以挑逗的眼神,用右手食指挑着中年男子的下巴,喝着香气,说道:“你今晚寂寞吗?”

  镜头再次切换,一位扛着将军肚,脑满肥肠手持一支尚在冒烟的雪茄烟,穿着笔挺的西装,一双擦得异常发亮,没有一丝褶皱的皮鞋,从摸样看去,年龄四旬以上的中年男子,踏着小小的步子,体态轻盈的朝着沙发最中央走去。

  炙热的太阳冲破云层,继续高悬于天空之上。

  一股鼻音颇重的鼾声,一阵接一阵,出现在这座早已人去楼空,显得凄凉沧桑的唐楼深处。

  往后,其余等人莫名其妙的不药而愈。只有大胆一人,面色苍白,神色怪异。整日摇头晃脑,每天自言自语说些旁人听不懂的话。说什么那晚发生过一件神秘莫测的事情……但自己始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天戍
一样,&啸而过

  汽车犹如穿梭机一样,从被晒得有些松软的柏油马路上呼啸而过。

天戍
样结束&午夜,

  事情却没有就这样结束,次日午夜,怪异的声音再次传来……

天戍
话。说&是什么

  往后,其余等人莫名其妙的不药而愈。只有大胆一人,面色苍白,神色怪异。整日摇头晃脑,每天自言自语说些旁人听不懂的话。说什么那晚发生过一件神秘莫测的事情……但自己始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

天戍
等人不&授联合

  十日之后,大胆等人不知因为何故,纷纷生了一场大病。全都是神志不清,吐字不清。一群医学权威的教授联合诊断后,只得在病历书上写下八个字,“疑难杂症,无法诊断”。

天戍
花场这&喜的住

  古荥有一所高中,由于宿舍紧张,将花场这栋四层三门洞的员工宿舍租了下来,且先全当学生宿舍。这样,一群来自这所高中的驻外学生们心怀欣喜的住在了轧花场的员工住宅楼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