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重生最强萌妻 超级小保安 鬼夫 像初恋一样爱你  极品小圣医 乡村艳情
寡妇 超神学院 假面骑士 老卫的幸福生活 奥特 极品姐夫俏小姨 向往的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徐霞客之子
徐霞客之子

徐霞客之子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0-07-31 12:40:50

作者:曾彪

最新章节: 第一节 云黔初遇

编辑:清尊素影

点评: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推荐阅读:从道果开始 秘境中的爱情 小主母威武 不典型偷欢 霸王妃(上) 宋时雪 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活 重生宫斗日常 都市无敌战神 我只想低调一点


徐霞客之子,徐洛。名字就注定一生和一个城市有关,而这个城市蕴涵着千百年神州永远不败之谜。到底是什么孕育出了大明帝国的崩塌,是红颜,但是千百年神柄,但是远古神咒?是简言之的官吏腐败,但是那些非常不满现状的富于野心的枭雄......  徐洛:“当我深入地千尺地底我出身南方苗裔,据父亲讲,我们的祖先原是炎帝之子,后迁徙于宕渠賨国,在后迁至云南。。


  可我每次面对父亲那充满期望的眼神,我内心充满愧疚,歉意。并不是我没有潜心学习,沉醉于云南秀美的山水景色,而是我的师傅仡辽大师有些故作深沉,似乎有意保留些东西,并未倾囊相授。因为每次在练习的突破关口,师傅总是说看悟性,不可说、不可破,待天机,缘尽灭,有时或以我乃“极阴之体”由,说不可学。

  我苦笑,女色?姐姐错了,在这里,我只不过是感受那份令人陶醉的景色,漫天云霓,红霞满天,孤鹜齐飞,那种景象让我无比留念。

  我苦笑不语,看那他们想把我围着不放。他们见我神态自若,便知道定是没抓住什么把柄。

  这个人是阿罗多姿、清纯无比的少女,但后来得知这位少女是极阴之体,早已学会《魑魅之术》,甚至《魍魉之籍》也精通,已经达到巫蛊秘术的顶峰阶段,被称之为百年不遇的奇才,苗寨传言,假以时日可称为焚天之类的人物。

  可过后,身上并米有剧痛,而是杀机断然消散,身边还是清晰的空气,和这些平稳的气息,只是多了些惊奇和恐惧。

  我说:“师父叫我先看通《神农百草经》。”

  我叫徐洛,从小就对巫蛊之术有天分,父亲曾说过,如果我是女儿身,极有可能学会巫蛊秘术《魑魅术》,可是我是男儿身。记得六岁那年,我被一群两头蛇围困。那是旁人都认为我不会活走出那个蛇阵,可当他们见我肩扛着蛇王大摇大把的出来时,整苗寨都被震惊了。

  “孩子,我给你讲个故事。”父亲慈祥的抚摸着我的头。

  而其他人也附和道:“正是,你和那女子是什么关系?快老实交代。”

  不料,神医一走,第二天苗寨发生了变故。当苗寨的人清晨起来时,发现苗寨周围布满了官兵,足足有十万之多。然后官兵头领叫苗寨交出修炼巫蛊秘术的人。可苗族几千年的习俗是同生死,岂能任人号令?但十万大军围困苗寨,打乱苗寨的田园生活。那少女虽巫蛊秘术,驱百虫抵挡大军,但是也不能解燃眉之急。最后,那十万大军头领,告诉少女,是之前神医告的密,说你们苗寨聚众滋事,图谋不轨,且神医现在已经北上京城,献《神农百草经》于当今圣上。

  于是,闭上双眼,脑海慢慢回想曾经给我演示的那招“月迷津渡”。运气,手起,剑舞。可就在我准备刺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声“住手”。

  话说,那围攻为的少年自古自言自语,并没有看见我口中的女子,心想我是不是在装模作样。且说龙遽刚才未得手,心中大有不服之气,但既然有人阻止我们,想来定是高人。今日怕有好戏可看,忙收起野猪、绿孔雀、金丝猴,只见口中微念,那些怪物变瞬间消散。

  很多时候,我想把这一切告诉父亲,但我不想离间师傅和他的关系,可我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被父亲发现。

  这段时间,学巫的事我没放在心上,因为有些事,在我这个阶段是想不出来什么结果的,还不如去白塔看看风景。

  姐姐继续说道:“找我做什么?”声音提高了些。

  “一航?”我回想一下,记得在滇池,那女子是说过一航,但他们怎么知道?难道真有千里听音,巴亚或许没有,但龙遽居然说出了一航,看来不能小觑这个略有霸气的未来寨主。

  我很无奈的看了他们几眼,难道和陌生的女子见面,会引起这么大的波动?

  那女子说:“你父亲?你父亲叫什么?多大年纪?”

  “你到我们寨子来做什么?”龙遽果然有些本事,此刻语气丝毫不乱,并未因为姐姐骑着白虎而像巴亚那样站立不定。

  “许诺,”龙遽大声说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两下子,想不到跟仡辽也能学到这个地步。”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曾彪
引发旧&,师父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父亲会因为动怒而引发旧疾,长久以来父亲得了一种叫什么病,“难道父亲的意思是说,师父有意隐瞒巫蛊秘术。”

曾彪
去了。&落不明

  从此闭门疾书,不在过问尘世。这样十年过去了。从那以后,黒木匣下落不明,不知所踪。

曾彪
百虫了&么?”

  偶尔,我也会问父亲,李东壁是何人,你写这么多的东西究竟有什么用。他总是意味深长的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对了,最近你跟仡辽大师学巫蛊进展如何?能驾驭百虫了么?”

曾彪
笑,偶&睡觉、

  那神医整天看那本书,偶尔大笑,偶尔大哭,爱不释手,睡觉、吃饭都看那本书。比少女学习巫蛊秘术的时候都要痴迷。那少女暗生醋意,竟然把那本书烧了。

曾彪
泉水,&界时个

  我知道,要学习这通这个秘术肯定要话费很长的时间。其实我也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这里有清楚的泉水,美丽的风光,无限的山川,让人迷恋。但有时我总不禁想,外面的世界时个什么样子,特别是父亲遥望的东方。

曾彪
信汉人&《神农

  苗寨从此不再相信汉人,更不会传授《神农百草经》。

曾彪
你不必&的。”

  “其实,你不必惊诧,我是有根有据的。”我慢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