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她又作又矫情
她又作又矫情

她又作又矫情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1-10-04 23:31:10

作者:时光明了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大移民时期

编辑:海浪无声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开局火影之敌 汉末独行 绝世球王攻略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召唤神话之大秦天帝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魔改大唐 末代奇货商 宋词小姐的傲娇夫


死了才明白自己活得有多憋屈,再活一次,她想活成自己的样子,即使所有人说她又作又矫情的话背后被刀砍了老长一道口子,那血肉翻得呀,死也没能死的好看一点儿。。



王二妹满心失落的叹息一声,抬眸看向不远处的院子,透过那稀疏的篱笆墙望向远方。

时间是个好东西。黄昏日落,风霜雨雪,随着时间推移,她跟在男人身边越来越久,也慢慢习惯了那些尴尬时刻,渐渐地,竟然也觉得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算她再没什么见识,也隐隐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能顺其自然的在神智清醒的时间里,尽情的看着所能看到的所有事物,听着能听到的所有声音。

王二妹吓得刚大叫出声就戛然而止,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好像就是个鬼儿,心里顿时就好像不慌了。更何况随着男人走动,她已经看到了今天无论怎么想靠近却怎么也回不来的院子,这是她父母家人的家啊!

可不过一两年的时间而已,随着经过的地方越多,见识的越多,她的魂体也越加透明,昏睡的时间更是越来越多。往往她一觉醒来,男人已经走过了好多个地方,做了好多的事情。

临终前,男人手里攥着那块常年被贴于胸前的玉佩,交代那个已经成年的孩子做了个双人棺,让他将玉佩和那个无字牌位一起入葬。

死了,就……都死了啊!

她不知道男人要到何处,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离开男人身边,就那么身不由己的在男人的身边跟着、飘着。

她就那么一如从前般,安安静静的呆在男人身边,趁着神志清醒自顾自看着周围的风景,反正不管男人走去哪里,那股力道自然会拉着她走,她什么都不用操心。

在男人日复一日的念叨中,在她睡睡醒醒间,男人渐渐垂垂老矣。

王二妹一看这男人拿铁锨的姿势就知道这人不是个干过农活的人,因为他拿铁锨的姿势根本不对,挖起坑来太费劲。

王二妹也是成了一缕魂儿才知道,这正当午的太阳,对她现在这种状态是真的很、不、友、好!

她就这么跟着男人到了自己的院子,看着他拿上自己所说的钱财,然后就那么跟着他一路飘到了县城。

见他终于起身,王二妹不自觉的拍拍胸口,刚想跟上,整个人,啊不,是整个魂儿已经莫名其妙的随着他的离开,被一股力量拉扯着跟着他飘走了。

王二妹踮着脚试探着又往后退了几步,发现果然没什么再牵扯着她的身体,马上就开开心心的离开了庙门,满眼好奇的往其他地方走去。

直到光亮渐渐被黑暗吞噬,星星点亮夜空,一道悠长的喘息声才突兀的打破这片死寂。

背后被刀砍了老长一道口子,那血肉翻得呀,死也没能死的好看一点儿。

她这边刚磕完头,就见男人也跪了下来。

男人此刻正站在庙门外,手中拿着腰间的玉佩静静的看着,目光很是复杂。

王二妹就这么看着男人,紧赶慢赶的把她家人的尸首一个个背上山。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时光明了
虽然她&以自由

虽然她跟在男人身边已经几年,但走走停停都不随自己心意,如今可以自由行动,她当然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时光明了
妹很是&醒来,

难得开始做梦,王二妹很是不愿意醒来,可不愿归不愿,却禁不住有人不识趣,一道响雷般的咆哮在耳边炸起,惊得她手脚不由自主的同时一哆嗦,猛然醒来。

时光明了
,离开&所在的

他不再为家族生意四处奔波,而是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家族生意,离开了家族所在的地方,在她原来所在村子的小镇里买了几间房,开了个小铺子,过起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日子。

时光明了

&这也是

而到了年底,她第一次跟着男人回到家族中,看到他面对家人时眼底的疲累与悲凉才知道,原来这也是个可怜人。

时光明了
着那块&。

临终前,男人手里攥着那块常年被贴于胸前的玉佩,交代那个已经成年的孩子做了个双人棺,让他将玉佩和那个无字牌位一起入葬。

时光明了
男人手&了许多

王二妹这才注意到,男人手上不知何时竟然多了把伞,而当她处于伞下时,整个魂儿竟莫名的舒服许多,脑海也清明了许多。

时光明了
形影不&紧接着

与男人形影不离久了,乍然分开,她有些不知所措,可紧接着就笑了。

时光明了

&腰间的

男人此刻正站在庙门外,手中拿着腰间的玉佩静静的看着,目光很是复杂。

时光明了
,也隐&事,可

就算她再没什么见识,也隐隐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能顺其自然的在神智清醒的时间里,尽情的看着所能看到的所有事物,听着能听到的所有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