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家有鲜妻
家有鲜妻

家有鲜妻

分类:奇幻玄幻

时间:2021-10-04 19:30:47

作者:桂仁

最新章节: [长评]关于“小婆婆”的一点猜测和若干呜

编辑:忘川情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三国霸业天下 良膳小娘子(下) 祸国妖妃修炼手册 卿本怪人 不嫁姊夫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网游之一梦江湖 踏星 盛唐不遗憾 诸天之从新做人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大户人家规矩多,愁煞换魂杀猪女。大字只识那几个,小姐规矩不不懂得。娘家婆家皆黑心,相公但是纨绔子。狐朋狗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顽劣货。发出警告你们——别惹我!小蜻蜓也不是以前那朵池中荷,谁若让我不不好过,亮出自己杀猪刀,管你是谁一样剁!不舍得一身剐,敢把这大宅门里各路人马通通拿到!(本书为《冲囍》姊妹篇,宅斗,轻喜剧。)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496家有鲜妻txt百度云  家有鲜妻要报仇小说  家有鲜妻帝少宠妻如命  家有鲜妻左晴雯  家有鲜妻txt下载  家有鲜妻桂仁txt下载  家有鲜妻 左晴雯小说  家有鲜妻 桂仁 小说  家有鲜妻  


斗志一旦稍稍出现松动,就立即兵败如山倒了。当意识终于回归了身体,林夫人只觉浑身似脱了力一般,那充斥全身的棉花似又吸足了水,沉重得让她背负不起。

满口银牙咬得死紧,心中各样念头流转之间,竟是理不出个头绪。

林夫人抬起眼,端庄秀丽的脸上含着惯常的浅笑看着她,“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张蜻蜓脖子一拧,坚定的换了个方向,却是不看也不答。

女儿在府中是娇客,待嫁的女儿更是要显得如同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一般。打是绝对不能打的,方才自己说要打她二十板子确实是有些冲动了。可要怎样的教训才能让人觉得比打板子更加深刻呢?

三姑娘虽然是庶出,但依着大户人家的规矩,却是林夫人名下的女儿。她现在当着众人的面说这样的话,那是什么意思?

众人听得心惊肉跳,唯有张蜻蜓把小下巴仰得更高。心里鄙夷,明明早就想发火了,却偏偏一直装到现在,虚伪!

林夫人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碰上了这么个棘手的难题,前进是悬崖,后退是绝壁,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不用左顾右盼,林夫人也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她如何发落张蜻蜓,这当中可有不少是在等着看她笑话。

这些人平素跟着林夫人,自觉高人一等,除了对正房里的几位主子,其余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林夫人一时气极,恶向胆边生,“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我没有好好管教你,那好,来人呀!三姑娘目无尊上,顽劣不堪,给我也打她二十大板!”

章府内的静室,就是一间变相的囚室,小小的一间黑屋子,专门用来关押府内犯错的下人们。看起来不太可怕,但真正把人关在里头,那是会让人憋屈得发疯的。

罚是一定要罚的,但怎么罚,罚得轻重如何却有些不太好把握。既要顾及着自己的名声,保全嫡母的良好名声,又不能让人觉得轻描淡写,似是自己心虚,那这个度的拿捏就极其考验人了。

论起赌狠,她可不输任何人!

紫衣美姬未曾开口笑先迎,“夫人何必动这么大的气?不过是孩子们一时意气,您若是较了真,那可真是有失身份了!”

五姨娘胡氏好看的杏仁眼斜斜一飞,说不出的勾人里却隐含着一抹凌厉,“二姐此言差矣!虽说咱们身份低下,但好歹都是老爷身边的人,不能不懂规矩。按说,这些孩子们的确全归夫人管教,没我们说话的份儿。但眼见夫人明显是在气头上,难道我们也不劝着,就任她责罚了孩子们,事后再来后悔的不成?”

怕她再当众说出些令人难堪的话,换了话题,“把三姑娘房里的人带进来!”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做不了那啥大家龟。你们行行好,放我走得了!反正你们家这么多儿子闺女,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干嘛非逼着我留下?”

众人吓得浑身如筛糠般抖个不停,伏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哭泣求饶,“夫人息怒!小的再不敢!求夫人饶命啊!”

“二十大板算个球?还不够给姑奶奶舒展筋骨的,要么就别打,要打就打二百!一口气把我们全都打死了,抬出去让人看看,这章府有个多么威风,多么厉害的大夫人,这才让人佩服!”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桂仁

&登场,

PS:开新书啰,好欢乐哦!张蜻蜓欢乐登场,还请亲们多多捧场,记得走过路过,要留下推荐票,放入收藏夹哦!爱你们,周末愉快!

桂仁

&根草,

只听张蜻蜓又开始嚎了,“我的亲娘啊!你撒手去了也不管我呀,这没娘的孩子象根草,成天给人欺负啊!你怎么不把我也一起带走,把我留下来活受罪啊?”

桂仁
都打着&“夫人

为首的中年奶娘战战兢兢领着大小丫头齐齐跪下,声音都打着哆嗦,“夫人……是,是我等服侍不周,但请您别……别怪三姑娘!”

桂仁
看着她&”

林夫人抬起眼,端庄秀丽的脸上含着惯常的浅笑看着她,“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桂仁

&要罚就

“嗳!你这是干什么?”张蜻蜓急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罚就罚我完了,干她们什么事?”

桂仁
林夫人&是有什

林夫人丝毫没有被激怒,脸上表情依旧维持得恬静而淡然,“这话怎么说的?三姑娘,你对这个家到底是有什么不满,以至于要做出偷跑的勾当?”她蓦地拉下脸,声音陡然凛冽起来,“这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么!”

桂仁
张蜻蜓&打一耙

张蜻蜓话粗却理不粗,子女不教,父母之过。自己指责她没规矩,她却找着机会倒打一耙,把责任又全推回自己头上了!

桂仁
她瞧瞧&的一品

她瞧瞧左右,按捺着脾气又解释了几句,“潘家有什么不好?潘老爷是朝中的一品大员,二公子又是他的嫡子。这门亲事,说起来还是咱们高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