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玉无香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谁又在召唤我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表哥万福 楚后
末日在线 毒医娘亲萌宝宝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极夜雪记
极夜雪记

极夜雪记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2-07-23 23:02:35

作者:百灵于庚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另一个宇宙(1)-魔法世界的秘密1-真实存在的艾斯魔皇?

编辑:忘川情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报告驸马:公主又渣心了! 神医农夫 侍寝国师 月老家的小徒弟 大唐龙牙 王者荣耀之女神至上 灵毅传 我的女友是二货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弑神赤龙


在闺蜜的怂恿下,拥用谜之智商的天才少女甘雪凝在人类的数模基础上,部分设计出一个可能超越人类极限之颜值和智商的超级帅哥,新生命在一颗魔法我们的文明繁荣昌盛的星球上。但由于在数模中突破极限地推高颜值和智商,造成道德、感性等参数严重透资,这个美得惨绝人寰的大帅哥成了毁天灭地的大魔头!为拟补一时之间心血来潮犯下的错误,甘雪凝严禁不使尽全力以赴去抹消他…… 最重要的提示:前面走剧情铺垫较长,女主的诞生了从“第四章‘要你命三千’”就,性子急的小天使们可自由的地章节跃迁~~~简介: 1、智商成谜的天才少女,和智商750(是的,您没那是9岁那年一个初夏的傍晚,雪凝坐在后院小花园的木廊下,细雨淅淅沥沥的,她将一把小伞撑在花栗鼠贝贝的窝上,抬头看见不远处妈妈苗条的侧影坐在庭院一隅的柠檬树下,支着伞,架着画板和调色盘,对着满树繁花的柠檬树专注地写生。妈妈穿着藕缎色旗袍,削肩微微地随画笔律动前倾着,粉皑皑的柠檬花像云又像羽,有几枝拂到了妈妈垂在左肩的发辫,好像乌檀缀雪。。


3432


咬着嘴唇,甘雪凝忽然不可抑止地不安起来。

这一天的黄昏,甘雪凝和她的同桌黄珊珊背着书包从教室里出来。黄珊珊是个头发卷卷的矮个子女生,体形丰腴,有一张健康的小麦色圆脸蛋,和清脆的大嗓门。甘雪凝和她走在一起,反倒比她略高一点,只是娇瘦得像只小猫,最小号的校服衬衫穿在身上也宽宽大大的,一张与高中生不相称的稚气脸庞白晳得好像橱窗里的SD娃娃。

雪凝已经写完了作业(她完成作业的速度总是和风一样快),于是收拾起书包,将手肘撑在木廊的栏杆上,托着腮帮静瞧妈妈画画。无声的雾雨从廊外飘进来,沾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她将大眼睛眨了一下,又眨一下,溜溜凉风只是将更多雨丝扑面吹至,她的视野渐渐模糊。风摇雨曳中,柠檬树干上沁绿的苔藓仿佛绿松石首饰般粼粼闪光,洁白的、烂漫的柠檬花又轻又密,多像挂满枝头的飞雪……

凛冽的寒风刮得她脸蛋生疼,雪凝在枯叶和虬根中间磕磕绊绊地前进着。月亮时而钻进低沉的乌云,将森林遮没得没有一丝光亮,时而透过浓墨似的云絮洒下几道白骨般的银辉。雪凝尽量不去瞧周围阴滞的巨树,尽量不去听撞击胸腔的心跳,直到她在穿过一道特别茂密的树墙时被树枝上松动的积雪砸了满脑袋。“哎呀!”她叫出声来,单脚跳着抖落灌进脖子的雪。抖着抖着,蓦地生出被人窥视的感觉。

呼唤的声音又一次传来。雪凝的眼前,庭院和木廊都消失了,夕阳不知何时沉到了地平线以下。她站在一片黑沉沉的柠檬树林里。常识告诉她,柠檬树是亚热带的树种,可这片森林中的柠檬树却棵棵覆满长长的冰凌。

黄珊珊为自己的想法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①相思豆:又名“相思子”、“鸡母珠”,广泛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种子色泽艳丽,常被加工成手串、项链等饰品,但是种子里的子叶有剧毒,误食可致命。

天呐,这姑娘到底有多讨厌照镜子啊?

就连哈哈镜,甘雪凝也不照!有好几趟,她们去游乐园里玩,来到哈哈镜馆跟前,甘雪凝不是借口去上厕所,就是说东西丢了要找,一次也没进去过。

这也未免太奇怪了!

这家伙非但不是镜子控,瞧她对镜子的排斥,简直是“镜子恐”!

所以,雪凝打心眼里不喜欢跳级,她只想和同年纪的孩子一起慢慢长大,可是没有人尊重她的意见。难得回家一趟的爸爸连眼皮子也没有抬上一抬,因为他自己在16岁就完成了高中学业,20岁就写出了后来很出名的博士论文《量子技术运用于人工智能的可行性研究》;妈妈呢,对画画之外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只要不去打搅她作画,大概雪凝跳级或是留级对她都一样吧。

甘雪凝探手到头发里摸,黄珊珊直接帮她把那根小树枝揪了下来,举到跟前:“我说,你每天晚上都睡在树林子里吗?怎么头发上总出现乱七八糟的东西?”

“阿德敏,是你来了吗?”

黄珊珊的视线又移到甘雪凝的头发上面:这是甘雪凝身上令她想不通的另一个地方——甘雪凝的发型是短发——不是普通的体育头女式短发哦,而是那种很短很短,接近板寸的短发!

.

那是9岁那年一个初夏的傍晚,雪凝坐在后院小花园的木廊下,细雨淅淅沥沥的,她将一把小伞撑在花栗鼠贝贝的窝上,抬头看见不远处妈妈苗条的侧影坐在庭院一隅的柠檬树下,支着伞,架着画板和调色盘,对着满树繁花的柠檬树专注地写生。妈妈穿着藕缎色旗袍,削肩微微地随画笔律动前倾着,粉皑皑的柠檬花像云又像羽,有几枝拂到了妈妈垂在左肩的发辫,好像乌檀缀雪。

他的模样……美极了。雪凝的妈妈是画家,她打小跟着妈妈参观过世界各地无数的顶尖画作,可是即便在极尽工笔的世界名画里,雪凝也从未见过这样英俊、这样威赫的人物,简直到了人间不觅的地步。然而与他的容貌形成剧烈冲突的是,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令人恐惧的不对劲感觉,亦在他抬头的一刻百倍地加强了。

甘雪凝只瞧了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柠檬花。”

“飞走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百灵于庚
夜雪树&伸出小

“是极夜雪树吗?”雪凝疑惑地想,她记得妈妈曾经说过的话,“‘极夜雪’是唯一一种能在寒冷地方生长的柠檬树。”她伸出小手碰碰身旁一棵树的树干,被树干上的刻骨寒意激得连打了两个战。

百灵于庚
凝的眼&。

自从做过那惊魂一梦后,雪凝的眼睛不停流泪,疼了一个星期。

百灵于庚
一道缝&。

雪凝一个迷糊,将眼帘睁开一道缝。除了妈妈还在柠檬树下专注地写生,庭院里没有其他人。再说,传入耳朵的是个男声,不可能是妈妈。

百灵于庚
然屏息&视感。

那是一种,仿佛背后所有的空气被抽空,叫人忽然屏息的被注视感。

百灵于庚
“阿德&敏……

“阿德敏……”风卷起一个声音,比雨点儿还轻地送进她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