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奉子相夫
奉子相夫

奉子相夫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2-07-17 11:34:03

作者:凤亦柔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惊动

编辑:海浪无声

点评: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从地球布满地下城开始 终极学生在都市 大圣贝尔 神刹秘图之长生藤 大唐鬼闻录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重生欢姐发财猫 重回八零小辣妻 剑耀九苍


才死两天,未抬出门时,就有人来打娃,记挂老公?岂有此理,孰可忍,孰不可以忍!占了人家的躯壳,做了人家的娘,不管怎么说替人家也才,以及维护小娃权益,夺回来小娃他爹,看正妻死而复生,坚决沉重打击狐媚小三......啥?俺没资格?俺但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抬进你家大门,拜了天地宗祠牌位的!有木有?究竟有木有?灵堂上,徐府三少夫人宁如兰白衣素服,往灵牌前上了一柱香,仗着有几个婆子伴在身侧,大胆地注视着牌位,烛光下,一品诰命威远候夫人秦媚娘之灵位,端端正正一排黑漆字闪闪发亮,她微叹口气,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活色生香,温柔淑婉的绝世佳人,年纪轻轻的,说没就没了。。


3385


几个婆子规规规矩矩站着,等三奶奶去远了,又抻着脖子四处观望一回,这才踅回灵堂,各处添好香,纸钱也不忙着烧,只将火盆里的炭火拔得旺旺的,打量着此时天寒地冻,府里各院的主子们都在进晚膳,谁也不会来看这位新亡的大奶奶,各人拿了软蒲团,围着火盆坐下来,舒舒服服地烤火,闲聊,惬意之余,直恨不得有口暖烫的烧酒喝着,那就再好不过了。

秦媚娘弱弱地说道:“我是不是病得太久?又经此一难,这脑子竟是坏了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宁如兰点了点头,又叮嘱守灵堂的婆子几句,这才由丫环仆妇簇拥着,往后院去了。

岑梅梅记得自己在那场喜宴上没喝酒,可是回家时开着车子就跌下桥去了。醒来躺在一副铺置得豪华绵软的棺材里,吓得不轻,以为自己进了殡仪馆的水晶棺,可摸摸棺材是木制的,没有棺盖,有微弱的灯光透进来,她看见自己身上穿着古代官家女人最体面的锦绣彩衣,手上拿枝玉如意,嘴里含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玉石,害她好一会合不拢嘴,她听见外面老女人们的轻声议论,知道了些大概意思。

“你是谁?”秦媚娘活动手臂,将孩子托高些,闲闲地问了一声。

“这鬼天气越发的冷了,白天是大奶奶的丫头们在,夜里还是我们几个婆子守着灵堂,可真是受罪呢。只不知道候爷今晚还来不来?昨夜将近一更他来守了一个时辰呢。”

余婆子咕地笑了一声:“咱们候爷健壮着呢,他用补什么?就是十个郑姑娘,夜夜陪侍,候爷那也不在话下!”

岑梅梅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气愤,那个什么候爷老公她可以不管,野女人虐待孩子她可不答应!她前世虽然没结婚没机会做母亲,但这具身体里潜意识的护犊深情刹那间铺天盖地弥漫而来,她几乎没有考虑地翻身爬出了棺材,现身在几个婆子面前,把几个婆子吓晕了,晕就晕吧,自己找儿子去!

刘妈妈暗地里推了林妈妈一把,林妈妈扑通跪下,哭道:“候爷啊,这事真不怪奴才们!大奶奶她、她真不见了,炸尸了啊……”

婢仆婆子们刹时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那婆子和小丫头没了声音,急忙在秦媚娘身上一阵摸索,发现少夫人的身体果真是热乎乎软绵绵的,当下惊得眼珠子都要掉落下来,转而又喜得捡了宝似的,一悲一惊一喜,两人都快晕了,幸得旁边又有丫头仆妇走来,一起扶住了,才没有跌坐下地去。

马婆子起身去灵位下添了一把纸钱,又很快跑回火盆边,瑟缩着身子吸气:

秦媚娘微微一笑:“我不会害他,他是我儿子!”

曲廊另一径,郑美玉刚刚走到,却还是赶不及徐俊英,张嘴想喊又喊不出口,只好咬唇看着他走远,满脸懊丧之色。

灵堂上,徐府三少夫人宁如兰白衣素服,往灵牌前上了一柱香,仗着有几个婆子伴在身侧,大胆地注视着牌位,烛光下,一品诰命威远候夫人秦媚娘之灵位,端端正正一排黑漆字闪闪发亮,她微叹口气,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活色生香,温柔淑婉的绝世佳人,年纪轻轻的,说没就没了。

温和沉稳的男声来自左手边,秦媚娘侧脸看过去,见到了高大俊帅的徐俊英,徐俊英伸手一扯颈下缎带,肩膀上的貂皮长披风带着他的体温,系到秦媚娘身上,他想顺势接过孩子,秦媚娘却不给他,用力紧抱在怀里,徐俊英竟然抢不过她,微微眯起眼,一丝冷光自眸中一闪而过。

前方几点灯光闪烁,一群丫环仆妇簇拥着暂时代理候府事务的三奶奶宁如兰,急匆匆向这边走来。宁如兰一边走一边白着一张脸说道:“可看仔细了,是不是真往内院去了?若惊动了老太太、太太,可不得了!”

宁如兰秀眉轻颦:“咱府里大奶奶明日出殡,二奶奶是知道的,大太太病后都是她撑着内院,咱们太太又素来不管事,爷们只管着外边,这内院就凭我一人,怎弄得好?我可是什么都不懂,这两日已经把我折腾坏了,明日岂不是更要了我的命去!”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凤亦柔
了,看&能抱了

“你、你若是想侄儿了,看看就好,可不能抱了他走啊,那样会害了他!”

凤亦柔
她放下&一把,

本已将她放下,死了还能为她惋惜一把,这一活过来,却又不知该如何相对。

凤亦柔
徐俊英&着雪光

归复寂静的回廊下,徐俊英背着手站在那里,映着雪光,他脸色暗沉,脑子里有些微的混乱。

凤亦柔
徐俊英&此,他

徐俊英脑海里闪现一张略显苍白,秀美可人的小尖脸,他微叹口气,祖母说那病是为他种下的,若真如此,他是不是该偿还了?

凤亦柔
饰物,&缎白披

她步履轻快,头上没有什么饰物,一身素白衫裙,披件羊毛软缎白披风,看起来格外飘逸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