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御夫
御夫

御夫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2-07-06 16:31:40

作者:粉笔琴

最新章节: 第四十三章 别把我当女儿!

编辑:捱过春秋

点评: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我真是编剧 吞噬雷神 女神的至尊神婿 我的脂肪能换钱 愿君笑 金色绿茵 史上最强邪君 我就是天道 擎天战意 怂仙的世界


拿回来的未婚夫飞到了人家锅里,她忍!闪电定亲,被嫁给了个二十六岁的老男人。是可忍,孰不可以忍!十七岁后,她的志向是残害苍生十七岁后,她只想先残害掉这个装作纯良的腹黑大叔。%%%这是琴儿的第六本书,坑品看的见,快所有收藏吧!谢谢您!“御”字系列此外四本《御佛》《御人》《御主》《御宠》,评论交流大家赏鉴!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男子蹙眉:“有什么事,你就这般说吧!”

男子的手摸上了他的额头,话语里有些轻笑:“圆房?谁告诉你,我要和你圆房?”说着他伸手指着床里说到:“躺过去一点!”

箱子弹出了一层,装有金饰玉器玛瑙璎珞的头面;夜凰伸指给推回去,出来了二层,乃是享有红宝蓝宝的一些物件;她只扫了一眼又给推了回去,便出来了第三层,其内却是一些奇形怪状的饰品,有金,有铜,但奇怪的是他们不是有所残缺就是泛着青绿之色;夜凰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几个翻了翻,一脸的喜爱之色,而后又小心翼翼的放了回去,再将其推回,却在第五层刚显露出几个硕大的东珠之时,又给推了回去,并手做了个扭转的姿势,那第一层复又出现,而她一脸肉痛色的再其内翻找,最后摸出一个金子打造的猴子捧桃的大翅珠花来。

新郎的喜袍被挂上了衣架,她确定他看向了自己:“还能做什么?睡觉!”说着他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一把将她头上的凤冠给取了下来:“带着这个不累吗?”说这回身把凤冠往桌上放,夜凰便迅速的抬眼,借着那一瞬间看清了他的侧颜:高高的鼻梁下有一点鹰钩,眉很浓。

轻叹一口气,她快速的把珠花放回了盒子里,而后她却伸手直接摸到了最下一层,也就是第十层,她一点点的抽开,慢慢的一条项链露了出来,那闪耀的红宝与金色交织在一起展现出一个美丽的弧度,但是……正中的项坠处,那红宝围成的圈里,却赫然是空洞洞的,只留下了一个金色的圈,还带着用来嵌抓宝石的四爪。

夜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人就接着躺下去了,把那男人继续晾在地上。

“干嘛?睡觉!闹了一天你不累我还累!”男子说着竟没好气似的一把抓上了夜凰的脚,就要将她朝床里丢,可夜凰的脚脖子一被抓到,她便开始狂登乱踢口里更是喊着:“不要,不要!人家才十四,不要!”

半垂眸,若羞涩,夜凰的手指捏手指,迅速做出一副娇弱不堪的模样,微微地挑了眼偷瞧的同时,还让自己微微地颤抖,表示出一份紧张与胆怯。

夜凰伸着右手的两指按在他的脑门上,见人向下栽,便只是歪了下身子,缩手,任他栽下去滚到了地上,而她笑着把上床把鞋子捡起来一丢咧了嘴:“想让本姑娘睡外面,我就让你睡地下!”

“啥?”男人的眉挑了起来,似是抽搐。

这下夜凰倒愣了:“你难道说的睡觉就只是睡觉?”

大约半个时辰的样子,她估摸着已经到了郊外,便忽而说到:“停车!”

“啪!”随着一道金光抛物线闪过,新郎官手里的酒杯被丢到了桌子上,继而那位装逼兄开始伸手拆他身上的大红花,人也份外自然的扭了头瞥了眼夜凰。

“礼成!新郎新娘早些休息,洞房花烛春宵千金!”婆子的高音里,屋里的几个花花绿绿的丫头们便和喜娘以迅雷之速出了屋,当砰的一声屋门关上时,她便听到了屋外那些丫头婆子们的笑声。

时间在点点的流逝,夜凰站的脚都发麻的时候,屋外有了不少脚步声,以及低低的抱怨,于是她撇了下嘴,把左脚的重心给移到了右脚,考虑若这只脚也麻了,这位装逼兄还这么傻站着,她就去她的形象,只管坐下得了。

吸,呼,吸,呼……

这就是严防死守?夜凰的内心轻笑了一下,继续闭目。

床上的人话音都无,显然是懒的理她,而夜凰却眼睛一眨扫了下周围后,一把开始扯自己身上的霞帔,待把那一套衣服脱下后,她便走到床边,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

扭了两下腰杆,她伸手把那些红枣花生的拨到一边,刚要侧躺下眯一会,便听到了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立刻坐直了身子,把盖头给罩了回去,继而挑了起来,又把那些红枣花生的给拨了回来,才放下盖头,把手交叠在身前,那房门吱呀一声便推开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粉笔琴
多多保&点怨言

她话没说完,身边的老爷就撞了下她的胳膊,她立刻僵而不言,还是夜凰垂了眼眸说到:“养母多多保重,不孝之女觉无半点怨言,望您日后如意吉祥!”

粉笔琴
我,咱&补偿你

“我说,我还小,请你放过我,咱们各奔东西,你给我休书,我给你分手费!”说着夜凰从袖袋里摸出那猴子尾巴冲他一笑:“嫁妆我是要带走的,人也一样,所以这个是补偿!补偿你的嗯,精神损失费!”

粉笔琴
那马车&拉一声

“你!”男子的手一个猛扯那马车帘子哧拉一声开了道,颤抖的唇,磨动的牙,都在表示着将要来的是一场咆哮:“你这不知尊卑的女人!我墨纪身为堂堂……”

粉笔琴
,若仔&短。

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不断的点点转动着她左手腕上的镯子,若仔细瞧看就会发现,她的食指和中指竟是一样的长短。

粉笔琴
马蹄声&:“小

马车急停,有马蹄声到了跟前,继而丫鬟翠儿凑了上来:“小姐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