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平安的重生日子
平安的重生日子

平安的重生日子

分类:短篇美文

时间:2022-06-21 23:04:25

作者:予方

最新章节: 第六章 会议

编辑:辞旧迎新

点评: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商门甜妻(上) 海贼之吞噬果实 乘龙佳婿 报告师傅他有系统 斗罗之最强赘婿 武修为帝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港综世界大枭雄 穿越,作死,玩脱


复活后,她立誓,肯定要将那些背叛自己被出卖借助过她的人踩在脚下!她切记再当懦弱懦弱的菟丝花,这一次,她要当万丈光芒的女王!平安看着四面都是白色的墙,鼻腔里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一个又一个神情呆滞的病人在她身边经过,她用力地跑着,很快!很快她就解脱了。。


3016


方有利轻笑出声,“是啊,爸爸老了,我的小平安都已经十九岁了。”

“爸,我没事了。”平安在方有利怀里抬起头,看到比梦中显得年轻一些的方有利,她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爸,您今年才四十三岁哦?”

“哦,在想一会儿回去还得找同学借笔记,我半个月没上课了呢。”平安回过神,讪笑几声回道。

作为方氏集团董事长,方有利还是G市不少女人倾慕的对象,只是方有利身边不缺女人,但从来没想过结婚,他曾说过,除非他的女儿接受那个女人,否则他永不会再婚。

在感觉自己好像坠入无底深渊就快要粉身碎骨的时候,方平安在噩梦中醒了过来,她睁着有些空洞的大眼,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鼻息之间仿佛还有那股令她想作呕的消毒药水的味道,她急忙转头看着四周,是熟悉的欧式田园风格的房间,不是在医院!

方有利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知道自己任性了啊,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爸!”平安让自己保持着甜美的笑容,轻快地走到方有利身边坐下,然后才轻轻地叫了一声,“天辰哥。”

“过两天新秘书就会入职了,对了,新秘书也是你们学校毕业的。”黎天辰的秘书前几天辞职了,新招聘的秘书两天后才上班。

线条优雅的奥迪A6轻快地滑进外语外贸大学的校道,在女生宿舍的大门外停了下来,平安笑着说了一声谢谢,不等黎天辰过来帮她开车门,已经自己下车,一溜烟进了宿舍。

“没什么,只是觉得G市的交通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抓狂。”平安笑道。

他是爸爸的同学的儿子,两年前来到方氏集团工作,成了爸爸的得力助手,她去年才见到他,并一见钟情……

回想前世的一切,平安的胃痛得抽搐,眼睛忍得通红也不肯掉出一滴泪。她不会再软弱了,她已经死了一次,不会再被害死第二次的!

平安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快要考试了嘛,当然要做做样子,免得教授不给我PASS。”

看过不少狗血言情小说,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被狗血洒了一把。

可这个男人对她忽冷忽热,并不接受方有利的有意撮合。

黎天辰摇了摇头,“上次考试不是靠作弊吗?”

“爸爸一点都不老,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哦。”平安搂着方有利的胳膊撒娇着,十九岁的她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她不会再让自己犯错,不会再被人利用,不会再气得爸爸心脏病发……

虽然是这样说,其实心里是希望他能送她去学校的,黎天辰在心里想着,“丁叔要送方叔去公司,我正好经过大学城那边,我送你吧。”

平安笑得有些勉强,她不想单独和黎天辰相处,可是之前她对他一直死缠烂打,无时无刻表示跟他暗示自己对他的暗恋,如果突然之间就说自己对他没感觉了,肯定没人会相信吧,说不定还会怀疑她脑子有问题。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予方

&黎天辰

线条优雅的奥迪A6轻快地滑进外语外贸大学的校道,在女生宿舍的大门外停了下来,平安笑着说了一声谢谢,不等黎天辰过来帮她开车门,已经自己下车,一溜烟进了宿舍。

予方
他,她&打电话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发高烧?那是在她生日那晚,她特地跑到黎天辰楼下去等他,她想和他一起过生日。只是她在他楼下等了几个小时,都没有等到他,打电话也不通,把自己冻成了冰棍,回家之后就生病了。

予方
外,黎&心生愧

如无意外,黎天辰会因为她这次的生病而心生愧疚,没多久就被她追上手了。

予方
悉而又&,我早

平安看着外面有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风景,轻声地应道,“是啊,我早过了童年,过了做梦的年纪,不会再天真无知了。”

予方
了。”&发,有

“不关你的事情,是我自己太任性了。”平安抓了抓齐耳的短发,有些羞赧地说道。

予方
“会不&。”平

“会不会太麻烦你,让丁叔送我就可以了。”平安低着头,客气地回绝了。

予方
区要改&看。”

黎天辰微微一笑,然后对方有利道,“方叔,花城区那边的旧区要改建,我过去看看。”

予方
她的头&,“知

方有利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知道自己任性了啊,下次可不许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