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海贼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万事如易
万事如易

万事如易

分类:短篇美文

时间:2021-09-11 09:08:55

作者:三月果

最新章节: 第三章 一身臭毛病

编辑:长街暗渡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修真管理局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别叫我歌神 拐个美男进礼堂 极道坏医生 追逐爱 玄幻之神级大玩家 诸天万界之唯一玩家 无限电玩城 王的次元旅途



281万事如易txt下载  万事如易txt免费下载  万事如易景尘结局  万事如易txt百度云  万事如易百度云  万事如易txt  万事如易男主是谁  万事如易小说 三月果  万事如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万事如易  


余舒今年十五岁,弟弟余修比她小上两岁,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纪,个头要比她矮上一截,瘦巴巴的身材,头顶上包一块皂巾,穿一件不合身的褂子,看起来就寒酸。

这是一间宽敞的屋子,雕梁画栋,古色古香,一面墙下摆有供桌,高高地摆放着牌位,香炉,烛台等物,幕后垂着金黄深红的帷布,像极了她旅游时曾去过的老宅祠堂。

于静被扶着离开了祠堂,男孩儿的身体并不强壮,个头也比她低,略显吃力地搀扶着快要饿晕过去的她,脚步有些蹒跚。

‘理解你?于静,你难道真的忘了,小磊的腿是怎么瘫痪的,他原本是一个多么健康的男孩子,他有希望,有理想,他满腔热情地跟着部队去支援地震灾区,日夜不休地同战友们奋战在灾情第一线上,为了保护坍塌下的孩子,被石墙砸到了双腿,医疗志愿者因为物资发放不及时,迟了三天才抵达灾区,小磊本来不至于瘫痪,是什么让他变成一个残废?是谁害他葬送了理想,是谁害他这一辈子都再不能奔跑!’

“谢谢刘婶。”

余舒留意到他步子有些异样,就同刘婶说了一声,跟在余修后头进了屋。

“有人在吗?”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于静渴的吸一口气便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连呼吸都不得不放轻,她开始怀疑起这少女身体的前身,是不是就是被这么活活渴死的,才便宜了她这个短命鬼。

门口那人栓好了钥匙,不耐烦地催促道:“唉,我说你们姐弟俩倒是快点,别磨磨蹭蹭,赶紧出来吧,我这儿还没吃晚饭呢。”

多亏了刘婶的热心和健谈,于静旁敲侧击地探问出了一些她想要知道讯息,才知道为何一个小姐要同下人住在一起。

于静身高临近一米七,穿上高跟鞋,视角离地面从来都很高,一下子腿矮了一截,这叫她不得不重审起自己的现状。

‘为什么不让我说,你现在帮助这些伤害小磊的侩子手逃避法律的制裁,你拿他们的脏钱去养活一直崇拜你的弟弟,你这样做对吗!’

正在将院子里晒干的衣裳收回柜中的男孩扭过头,略显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把头扭了回去,冷淡道:

她的生活并不如表面光鲜,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她在三年前同几名海外业内的朋友一起,开始私下接工作,专门从事非法的金融代理,帮助一些贪污受贿、中饱私囊者洗黑钱,作假账目,最大化地逃避审计风险。

车子缓慢地驶出停车场,上了公路,后视镜里,是一张冷漠干硬的脸孔。

“起立!”

“唔——”

话刚说完,身后头的门便响了,“哒哒”两下锁开,吱呀一声,昏暗的屋子里摄入了昏黄的光亮。

这究竟算是老天对她的惩罚,还是对她改过自新的奖励?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三月果
也比她&低,略

于静被扶着离开了祠堂,男孩儿的身体并不强壮,个头也比她低,略显吃力地搀扶着快要饿晕过去的她,脚步有些蹒跚。

三月果
为何明&明是小

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被关起来?为何明明是小姐却和下人住在一起?她现在叫什么?

三月果
为摔坏&佩,三

而她会被关在这祠堂里面壁的原因,是因为摔坏了二老爷家四小姐的一块玉佩,三老爷在家里不管事,翠姨娘胆小怕惹事,没人帮着求情,她就被老太君一怒之下丢进了祠堂里,关了三天。

三月果
门后头&出来,

男孩儿倒了一碗温水扶着于静喂她喝下去,又在门后头捞了一只木盆出来,到外头去打水。

三月果
他被欺&嘲所取

余修看看姐姐不知第几次在他被欺负后,装作无事走开的背影,摸了摸肿起来的额头,尚且稚嫩的脸上先是失望,后又被自嘲所取代。

三月果
概有四&桶,跑

这一排房子大概有四五间,院子里头正有两个穿着旧式样夹袄长裙的中年妇女在一口井边打水,见到他们姐弟两个回来,当中一名头上裹着碎花巾帕的赶紧就放下水桶,跑了上来。

三月果
坏她玉&几天了

“你就老实几天吧,不要想着再惹事,四小姐虽说昨天回京城去了,但你摔坏她玉佩这件事,老太君现在都还没消气,再被人揪着你毛病,就不是在祠堂里关几天了事了。”

三月果

&小院子

“小少爷下学回来啦。”刘婶大着嗓门打了声招呼,余舒闻声扭过头,就看见余修抱着一只灰布小包,低着头进了这连门都没装的小院子。

三月果
再想想&心生疑

少爷?小姐?虽这里的人带点南方的口音,但不妨碍于静听懂他们说话,她抬头看着前头破旧的房子,再想想刚才那些精致的建筑,不由心生疑惑,既是少爷小姐,怎么住在这种明显是下人住的地方?

三月果
些异样&余修后

余舒留意到他步子有些异样,就同刘婶说了一声,跟在余修后头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