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重生归来,嫡女也作妖
重生归来,嫡女也作妖

重生归来,嫡女也作妖

分类:校园小说

时间:2022-06-08 16:21:54

作者:月季花开

最新章节: 第6章 又气又恨

编辑:隔山隔海

点评: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人妻别想逃 江湖之非常系统 深空之流浪舰队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穿呀!主神 忘忧如草不自弃 临神传


林萱记忆前生种种,只会觉得自己愚笨如猪,不管怎么说不分,而如今的吧只会觉得痛彻心扉。打定主意主意这辈子要做一个不像的自己,要将前生仇人逐一进行清算,对自己好的则是双倍如数奉还。而已那个前生帮自己手刃仇人的人,该如何付出?容正和:你说我是舔狗?!不可能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是舔狗!林萱:呃~那你能离我远点吗?容正和:怎么可能会!林萱被容思婼扶着上了榻,“小萱,你在这好好歇会,不要急着走,晚点我们姐妹俩好好聊聊。”。



这让林萱看了不光腻歪,还非常想扑过去直接一刀捅了这个人面兽心还擅长做戏的男人。

只是他的眼中也再无一丝对她的爱意怜惜。

就在她焦躁的快要炸裂的时候,一袭玄衣器宇轩昂的容正和满脸肃穆的走了进来。

“计时,计时!”计鸿文高声喊道,很快计时就从外进来。

“我的孩子?”计鸿文眼中的疯狂更甚,低头贴近她的耳朵,轻声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知不知道早在成婚不久我就让大夫来给我们看过了,大夫说我此生难有孩子,你懂了吗?我不可能有孩子的。所以你是想让我成为整个大梁的笑话还不够,还要继续给人添加笑料吗?!”

或许是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闹得她最近头疼频繁,香云去请了相熟的大夫过来诊脉,谁想竟然诊出了喜脉。

计鸿文脸色更显阴沉,但是声音却愈加温柔:“来,乖乖喝了这碗药,你还是我的好夫人。我还是会如同当初一般真心待你的。毕竟你可是迄今为止唯一让我心动的女人。”

看到她嘴角流血,计鸿文不免感到一丝慌乱,伸出大拇指动作颇为轻柔地替她擦拭了血迹,柔声说道:“阿萱,你放心,只要去掉孽种,我发誓不会再去介意你跟容正和发生的苟且之事的。”

原本她不愿意相信只是为了给自己留一点可怜的自尊心,现在她都快死了,还有什么想不通透的?!

虽然不忍看她此刻痛苦难耐的样子,不过容正和为了她日后声名考虑,还是选择转身出去,想着私下叫嬷嬷过来,背着人带她回女眷休息的地方,如此就可当做什么都未发生。

香云福身应道:“是。婢子定然会将夫人照顾的好好的。”

可是她直到现在都还没办法相信自己只是应凤玲郡主的邀约,在她儿子百日宴上贪杯睡了一觉,结果醒来却发现所有事情都已经超出自己的想象了。

他计鸿文头上帽子绿了,也不过就是摘掉重新戴一顶更好的就是了,可是自己到底是念着她的好的,不曾动摇她的地位。

汗水早就打湿了她额前厚重的刘海,不由露出那狰狞的疤痕。

等到容思婼带着她的贴身丫鬟离开了之后,香云看着满脸潮红,额发垂到一旁露出一道狰狞疤痕的一角的林萱,双目之中满是嫉恨。

不等林萱脑子反应过来就听到了旁人的纷纷议论,有说她可能已经失节的,也有人说不可能,毕竟衣衫完整的,只是喝多了。

“咳咳咳……”

想到此声音就变得冰冷:“我让人来送你去女眷休息的地方。”

现在更是想要护着这个刚成型的孽种?!

“落胎的时候是会有些痛,不过很快就会好的,我会在这一直陪着你的。”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月季花开
四下里&颇为粗

四下里看了看,确认此厢房里只有她们主仆二人之后,她从怀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荷包放在林萱鼻尖让她闻了闻,又将荷包给她系在腰间,然后颇为粗鲁地推醒林萱,说道:“夫人,夫人,喝口水吧。”

月季花开

&邀约,

可是她直到现在都还没办法相信自己只是应凤玲郡主的邀约,在她儿子百日宴上贪杯睡了一觉,结果醒来却发现所有事情都已经超出自己的想象了。

月季花开
着去了&门给客

宴会上不甚酒力的林萱被众女眷劝着去了容家专门给客人安排休息的海棠苑。

月季花开
君都口&说她跟

而且自己明明连思婼哥哥的面都没见到,为什么外面的人包括她的夫君都口口声声说她跟他有染呢?

月季花开
情太多&请了相

或许是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闹得她最近头疼频繁,香云去请了相熟的大夫过来诊脉,谁想竟然诊出了喜脉。

月季花开
的。毕&”

计鸿文脸色更显阴沉,但是声音却愈加温柔:“来,乖乖喝了这碗药,你还是我的好夫人。我还是会如同当初一般真心待你的。毕竟你可是迄今为止唯一让我心动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