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蝶舞玄天
蝶舞玄天

蝶舞玄天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2-05-28 19:48:05

作者:玄琋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好消息(上)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大国体育 黄荆 军师威武 凝雪见之嫡女攻略 精灵崛起时代 兵王之王 贴身女王 山河为枕 隐婚娇妻,太撩人! 瓷界无痕


为了他,上穷碧落下黄泉,跨进怎奈破生死轮回为了她,染红神殿,寂寥千百年他万物起由皆为她,他负尽天下定不辜负她~“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



想着想着王猛看向张良,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张良遇上我真是他的福气啊。

尖锐刺耳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一般,将这不到30平米的小屋瞬间蒙上一层冰霜。

可恶!王猛心下并没有多想,下意识的想去保护那小女孩。

蝶舞一直以为这个可能是要出马设堂口的梦,还跟自己的好姐妹韩菲商量了堂口摆设以及如何宣传自己的事项。

“是,科长。”二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正要迈步走进村子,突然狂风大作,咕咕的鸟叫声也越来越惨厉,原本一路上的虫鸣在风起之时戛然而止,几只出来觅食的野狗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发出任何动静,似乎也在惧怕着什么。

30平米不到的小屋中,已经完全被染红,墙上,棚顶,火炕,风扇;凡是还有形状的物体上挂满了碎肉和一些内脏组织,地上初步能分清两个人头,似乎还有碎掉的头骨。

这女人能在这样‘奇景’下撑到现在,王猛、张良二人都想对其脱帽敬礼了,可惜的是两人都没戴帽子,也没有敬礼的时间。

“这是结界。”

糟糕了,王猛知道自己踩了张良的雷区,只好手下留情,想办法留个这东西的全尸送给张良道歉了。

妖艳的女人看着自己喜爱的一名爱将被秒杀不说,还有一个被虏走了尸身,气的直咬牙,但是它知道,不能轻举妄动,这两个人很强,它要做的是全身而退,向主人汇报这两个灵能者的事情。

只见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隔空挥手,一股劲风随手而出,将整个房门随即被劈开,当门碎裂的一瞬间,大量的血雾弥漫在空气之中夹杂着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妖艳女人心惊肉跳的看着自己的爱将被人稍一用力就瞬杀了,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完全不是两个人的对手,说不定下一个被瞬杀的就是自己。

左耳一只八卦耳钉连着银色的狐尾耳骨夹格外的耀眼,显得他纤长的脖颈意外好看。

“画画的baby,画画的baby,奔驰的小······“电话铃声在客厅响个不停,蝶舞匆匆裹了浴巾从卫生间冲出,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接起了电话。

“不用追了,你俩将这边善后吧!”紫眸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看着墙上被钉着的男孩,和早已不知何时倒下的母亲。

妖艳女人望向门口,露出笑容,迅速将自己融入一面墙中,移到小女孩的身边。

就在蝶舞如同哑剧演员一样在结界周围疯狂寻找出入之时,三道人影映入眼帘,蝶舞大喜,挥动着手臂“我在这·····帮帮我······”

梦蝶舞今年刚满二十五,父母在几年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这些年来她每天不是在辞职的路上,就是在求职的路上。梦蝶舞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上天针对似的,上司骚扰、领导记恨、同事排挤……导致她没有一份工作能够干得长久。最近才找到的一份工作是一家新公司的文员,公司成立才几个月,人手严重不足,作为新人,大到谈判签合同,小到茶水间卫生纸,都由她负责。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王猛将外套脱下,蒙住了女人的头,冰冷的回答。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玄琋
出租车&红酒绿

出租车上梦蝶舞一路看着灯红酒绿的夜景,渐渐陷入了沉思。

玄琋
觅食的&惧怕着

正要迈步走进村子,突然狂风大作,咕咕的鸟叫声也越来越惨厉,原本一路上的虫鸣在风起之时戛然而止,几只出来觅食的野狗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发出任何动静,似乎也在惧怕着什么。

玄琋
画画的&,看到

“画画的baby,画画的baby,奔驰的小······“电话铃声在客厅响个不停,蝶舞匆匆裹了浴巾从卫生间冲出,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接起了电话。

玄琋
在结界&狂寻找

就在蝶舞如同哑剧演员一样在结界周围疯狂寻找出入之时,三道人影映入眼帘,蝶舞大喜,挥动着手臂“我在这·····帮帮我······”

玄琋
,可提&示音都

蝶舞下车后给李总打了十几通电话,可提示音都是已关机。

玄琋
届的教&的很,

“不会吧······”蝶舞摸索着透明的墙体,陷入了绝望,她很清楚这是进入某种结界了,毕竟她的父母是玄学届的教授,这点东西她明白的很,之所以绝望是因为她不会破结界。

玄琋
不自觉&眉宇之

但还是不自觉的打量起来,浅金色的短发刘海微微垂在眉宇之间,在手电的照射下犹如一抹艳丽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