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青春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姜六娘发家日常 藏珠 早安,岳律师! 少年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她是剑修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娇颜不可寻
娇颜不可寻

娇颜不可寻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2-04-07 10:46:52

作者:寒瑾城

最新章节: 第五章冒犯娘子的人不能留

编辑:北溟有鱼

点评: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超品剑侠 商门甜妻(上) 极道坏医生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残魄御天 我娘子天下第一 玉鉴问道 山河为枕 李逵的逆袭之路 我在异世卖挂


长安城两大祸害成亲了,一个克夫命贱不军门,一个克妻废物没本事,以恶制恶天造地设。然内斗没一直到,这俩人联手合作了,恶上加恶强强牵头。楚回在嫁了十二回后终于等到嫁了一个身份地位不算过的去的男人,是此人名声不太好,但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但谁能说她为什么这个废物夫君是个风光霁月温柔如水和蔼的小可伶,那就这样,那她只得关爱和他,保护好他,疼爱他!却一直到某天,楚回被某温柔如水废物狠狠地压在树干上,“娘子,又有刺客想杀为夫,为夫怕!” 楚回瑟瑟发颤的看了几眼头顶吊着的一串脑袋,咬牙切齿道:“王爷,您这么装,不累吗?”但今日的下午时分,朱雀大街上原本荒凉到只剩几个商旅行色匆匆的景象竟完全转换,整条街上站满了人,上到富甲豪绅,下到贩夫走卒,贵至高门官奢,贫至乞丐农户,难得的步调一致,行动一致。他们一个个要么撑着伞,要么披着雨衣,要么戴着斗笠,有的干脆直接由着寒雨淋在身上,都在往前面挤,边挤边还要高声喝彩,生怕少了自己喝的这两声威。。



楚回俏脸上还浸着笑意,但是心里却是咯噔一下,她总是觉得顾寻这笑容颇为意味深长,但却又挑不出什么,难不成他真的起了疑心?这么废物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有这般警觉才是,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接着,她只觉得身子一轻,然后便是透骨般的疼痛,整个人如烂泥一样被狠狠丢在了床上,丝毫不见怜惜之意。

喝完,还把酒杯倒过来给楚回展示了一下,显得他喝得有多干净。

“快看,来了来了!”

“王爷,我……”楚回看着向前逼近的身影,下意识的往后退着,可是身上没有力气,仅仅是动了几下,就已经气喘吁吁。

她有些悲观的想着,其实本来这一次她心里也明白,等到王爷真的“病逝”那一日,她这个知道太多了的人想来也是被灭口的命运,但是没想到死的竟如此草率,连挣扎的机会都不给她。

“娘子果然人如其名,这么急着投怀送抱!”顾寻薄唇勾起,眉眼间含着戏谑的笑。

她无力的咬了咬下唇,即便是她再愚笨,也明白自己这是着了顾寻的道,刚刚那酒准是有些什么问题。可笑的是她还算计着给他下毒,没想到王府准备的酒本就是有问题的,顾寻中了她的毒,她也没能逃过顾寻的毒。

想她楚回也是见过不少美男的人,但是如顾寻这种眼衔桃花眉敛翠峰的极品,她倒也是头一回见。

然后可怜兮兮,娇滴滴的说:“王爷,您弄疼妾身了!”

良久,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就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笑的纯良温润,“怪不得娘子克死十二个丈夫还能得皇上指婚,原来这般貌美!”

“老夫半月前就眼皮直跳,就知将有喜事发生,没想到竟是这长安城第一荡妇被指婚给了长安城第一祸害,真是可喜可贺!”

楚回看着他慢慢把她藏在腰后的匕首取出来,心中发寒。原本这匕首只是为了防止酒中毒药被他识破最后防身之用,没想到现在被他搜了出来,倒像是坐实了自己要在新婚之夜谋杀亲夫的罪名。

她回以一个媚笑,眨了眨眼,“王爷也不愧长安盛名,续弦十八位还能娶到妾身这般貌美女子!”

“以后就看到底是那荡妇和那祸害谁更野,两个人相互折磨才是最好,免得出来轻贱别人!”

“王爷……”她暗暗用力想要起身,但是根本提不起半分力气,整个人瘫软在顾寻的怀里,脸颊也埋在他的胸口,只觉得鼻尖尽是他周身的清冽之气。只不过这分清冽夹杂了酒香,让人脑袋发沉。

既如此,那便搜搜好了!

现在楚回大概也清楚了定安王为何如此热衷于丧偶之事,只怕有自己在,马上他又可以取新媳妇了。

“不用!”

此时,她因着顾寻检查她是否又藏了什么暗器已经被剥下了所有的衣物,然后呈一个大字型被绑在了床上,顾寻就坐在她旁边,拔出了刚刚从她身上拿来的匕首,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她脸蛋。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寒瑾城
明是魅&惑万千

顾寻目光格外温和,拿刀尖轻轻触着楚回的脸,眼前女子凤目冰冷,红红的小嘴紧紧的抿着,那刀一下下抵在她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上,又能让她止不住的发抖,明明是魅惑万千的一张脸,倒显得既可怜又可爱。

寒瑾城
了哪?&这会倒

仅是碰一下腰而已,她羞什么?都嫁第十三回了,连这都受不了?刚刚巧笑嫣然的本事去了哪?这会倒是娇气了起来!难不成是个只知道用美色唬人的纸老虎?

寒瑾城
又问:&了什么

楚回刚刚被羞红的脸色逐渐发白,还未等答话就听那人又问:“娘子可还藏了什么其他防身之物?”

寒瑾城
暗松了&!”

楚回暗暗松了口气,也跟着喝下了合卺酒,媚眼如丝的挑了下眉,“相公,时间不早了,不如先就寝吧!”

寒瑾城
她视线&手移去

她视线随着腰上白皙修长的手移去,只见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指自左向右,最终摸索到了她身后。

寒瑾城
“王爷&,让人

“王爷……”她暗暗用力想要起身,但是根本提不起半分力气,整个人瘫软在顾寻的怀里,脸颊也埋在他的胸口,只觉得鼻尖尽是他周身的清冽之气。只不过这分清冽夹杂了酒香,让人脑袋发沉。

寒瑾城
到一坚&那东西

他顺着她的腰摸过去,接着便触碰到一坚硬冰冷之物,那东西藏在她腰间系带的斜后方,难怪她倾倒过来时会让他觉得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