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女教师  女同学的 后妈的秘密 海贼之开局百万亿技能点 王八 姐姐
妹妹 小城后妈 居心 一婚情事 港片 出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逃不出的枷锁
逃不出的枷锁

逃不出的枷锁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21-06-07 02:46:47

作者:佚名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哇,飞机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推荐阅读: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良膳小娘子(上) 戏爱甜心 君御诸天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飞越三十年 输出之神 我的老师是学霸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弑神赤龙


给大家提供更多逃不出的枷锁免费深度阅读,逃不出的枷锁是一本优质的都市言情小说,逃不出的枷锁小说的故事情节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扣人心弦,全文讲诉了凌莫南刚报名参加完一个会议,一身疲倦的回自己的总统套房,接着就看见了一个醉酒后的女人躺在他的床上。本来我以为是那些无聊的的客户塞给他的好处,没想起这个“看来干你们这行的……还挺能挣钱的……我都差点以为你是富二代了……”夏优优斜躺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个五官英俊,身材健美的男人。。


12028逃不出的枷锁小说全文章节  逃不出的枷锁全文  逃不出的枷锁下载  逃不出的枷锁是什么歌  逃不出的枷锁 目录  逃不出的枷锁免费阅读  


  难道这个牛郎见色起了贼心,想要强行提供‘服务’吗?夏优优暗暗吞了一下口水,心中升起警惕。

  这么狗血的剧情都被她遇见了,真的是‘活久见’了。而且,她要怎么跟小姨交代呀???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夏优优还是从他的气势中感受到了危险的压迫,就像是被关进了兽笼里,随时都要面临被吞噬的危险。

  她挣扎着想要逃,但是丝毫挣不脱他的禁锢,眼看着身体上下就要全面失守的时候,她的手忽然摸到了床头上的什么东西。

  凌莫南紧锁眉头,看着床上的女人,黑发如墨,肤白若雪,看起来也就十八 九岁的样子。秋水一样清澈的瞳孔中带着清纯和稚嫩,算是一个清新怡人的小妖精。

  男人声音低沉透露着磁性,眼睫翻动,狭长的眸子微眯着,“干哪一行?”

  听到男人承认自己得寸进尺,夏优优急了,“你……你不就是做鸭的吗?我都给你钱了,你还想怎样?”

  夏优优心中一喜,但是看到刘欣欣的眼神,立刻又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走廊尽头的门被人猛地推开,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裹着一阵凉风扑过来,夏优优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自己的身子,可怜楚楚的模样让人怜爱。

  凌莫南的脸猛地一下子黑了,眼中不断聚集着愤怒,原来这个女人把他当成了鸭!

  每一个夏家的养女最后都会被卖掉,但是她还在上学,昨天才刚过十八岁生日,这一天是不是来的太快了一些?

  可是,这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在夏优优之前,夏家就收养过其它养女,最后的结局就是商业联姻,被送到某一个男人的床上,为夏家交换商业利益。

  她才十八岁,难道就要这样接受命运的安排,把自己埋葬在一场浩劫中吗?她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优优低下头无话可说了,虽然刘欣欣的话说的无情,但是却是真的,一个养女对夏家来说并没有多重要,她只是一个工具,并不是女儿。

  “怎么回事?”刘欣欣一向稳重,颇有高贵雍容的防范,但是这一次,顾不上天还没有亮就匆匆赶过来,声音都带着难以掩饰的惊慌。

  忽然脑海中想起之前听到的一些传闻,据说这个凌氏的继承人年过三十,有暴力倾向,对身边的女人更是心狠手辣……身体不受控制的颤了一下,夏优优深吸一口气,握紧小手。

  瓷器破碎的声音在屋子里面回响,凌莫南眸光一凌,把头抬起来,离开了她的唇,时间停滞了几秒钟之后,他头上的血开始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

  原本以为是那些无聊的客户塞给他的好处,没想到这个女人忽然醒了过来,还一直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平时出场一次……多少钱?”夏优优从包里拿出支票写好数字,向男人挥了挥手,“拿着,你可以走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佚名
想要强&起警惕

  难道这个牛郎见色起了贼心,想要强行提供‘服务’吗?夏优优暗暗吞了一下口水,心中升起警惕。

佚名
杯,几&个好姐

  今天是夏优优十八岁的生日,一时兴奋就多喝了几杯,几个好姐妹开玩笑说要帮她找个牛郎,告别少女时代。没想到一觉醒来,身边真的站着一个男人。

佚名
  凌&的总统

  凌莫南刚刚参加完一个会议,一身疲惫的回到自己的总统套房,然后就看见一个醉酒的女人躺在他的床上。

佚名
备离开&扔到了

  夏优优预感到情况不妙,从床上爬起来,准备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凌莫南在她准备逃跑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然后一个用力把她再一次扔到了床上,动作霸气又潇洒。

佚名
醒了过&说些莫

  原本以为是那些无聊的客户塞给他的好处,没想到这个女人忽然醒了过来,还一直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佚名
  她&值了!

  她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第一次还是要留给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这么把初/夜扔到夜店里,太不值了!

佚名
到男人&给你钱

  听到男人承认自己得寸进尺,夏优优急了,“你……你不就是做鸭的吗?我都给你钱了,你还想怎样?”

佚名
  男&微眯着

  男人声音低沉透露着磁性,眼睫翻动,狭长的眸子微眯着,“干哪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