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女教师  女同学的 后妈的秘密 海贼之开局百万亿技能点 王八 姐姐
妹妹 小城后妈 居心 一婚情事 港片 出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分类:奇幻玄幻

时间:2021-06-03 12:38:46

作者:雾月烟雨

最新章节: 第3章 失去婚约又来赐婚

编辑:风月瘦如刀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良膳小娘子(上) 戏爱甜心 君御诸天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飞越三十年 输出之神 我的老师是学霸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弑神赤龙


王府内又鸡犬不宁了。“王妃又看不见了!!!”这一次是又留休书?又离开家远走?但是又翻墙去了?……某王一阵头痛……她从来不都而已要得一人心,白首不不相离,很难么?他说并不难,褪去一天装模作样的疲倦,她吩咐丫鬟准备好了洗澡水,遣退下人之后将自己整个身体泡在水中。。


11985邪王追妻墙头上的王妃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小说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免费阅读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免费  


“你别污蔑我,我....我真的是被人害了....”慕容妍柳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全身都会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痛开始蔓延。

“我被人追杀,中了一种奇毒,如果不跟女人同房的话,我会浑身燥热,导致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我不怕死,但是我又还不能死!而你,是我现在唯一能够找到的女人了。”

褪去一天装模作样的疲倦,她吩咐丫鬟准备好了洗澡水,遣退下人之后将自己整个身体泡在水中。

慕容妍柳浑身僵硬,她被人点了穴道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她尝试着运功冲开穴道,但是这个男人的手已经开始滑向她的肌肤。

“被人害了?我看你根本就是和你娘一样,只会仗着几分姿色勾.引男人。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下贱,连寺院里的和尚你也不放过。你很快就要成亲了,难道就连这几天的闺房寂寞都难以忍受了吗?”

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将慕容妍柳从睡梦之中惊醒,她睁开眼睛看到服侍她的丫鬟站在床边,脸盆掉落在地上,水洒了一地。

她感觉到有人在逐渐靠近,并在她的身后停下了脚步。

张氏带着贴身的丫鬟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慕容妍柳的耳边响起,同时她也知道这个人的距离与她越来越近。

张氏作为慕容家的正房夫人,对于庶出的慕容妍柳原本就抱有一种厌恶的敌意。如今在这清修的寺庙之中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在她看来这绝对是一件丢人的事。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慕容妍柳的耳边响起,同时她也知道这个人的距离与她越来越近。

她惊呆了,看着洁白的床单上那一片醒目的腥红,眼泪终于决堤而下。

“不幸?”张氏冷冷的看了看慕容妍柳狼狈的模样,说道,“丫头们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听到,该不会是你自己愿意的吧!”

慕容妍柳心中大惊,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房间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她只觉得后背被人重重的点了一下,整个人便无法动弹。

慕容妍柳急忙抓过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蜷缩在床边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她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这样的场景,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运功。

此时此刻,慕容妍柳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心头却涌上了一阵屈辱的感觉。

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将慕容妍柳从睡梦之中惊醒,她睁开眼睛看到服侍她的丫鬟站在床边,脸盆掉落在地上,水洒了一地。

“啊....”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雾月烟雨
很累,&糊糊的

慕容妍柳觉得很累,她的眼皮沉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雾月烟雨
急忙吩&将门关

“这....”张氏急忙吩咐丫鬟将门关上,上前来狠狠的打了慕容妍柳的侍婢一个巴掌,厉声呵斥道,“你家小姐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还好意思大声嚷嚷?小命不想要了是不是?”

雾月烟雨
能认命&了!”

“我本无心伤你,不过....天意如此,我和你都只能认命了!”

雾月烟雨
到眼前&目瞪口

张氏带着贴身的丫鬟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

雾月烟雨
我看你&男人。

“被人害了?我看你根本就是和你娘一样,只会仗着几分姿色勾.引男人。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下贱,连寺院里的和尚你也不放过。你很快就要成亲了,难道就连这几天的闺房寂寞都难以忍受了吗?”

雾月烟雨
声将慕&睛看到

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将慕容妍柳从睡梦之中惊醒,她睁开眼睛看到服侍她的丫鬟站在床边,脸盆掉落在地上,水洒了一地。

雾月烟雨
一个沙&的距离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慕容妍柳的耳边响起,同时她也知道这个人的距离与她越来越近。

雾月烟雨
完,一&从浴桶

“你做了我的女人,会是你将来一生的荣耀!”男人说完,一把将慕容妍柳从浴桶里抱了起来,快速的走向了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