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食戟 抗战游侠 程仪秀婷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少年圣医
少年圣医

少年圣医

分类:校园小说

时间:2021-04-24 10:17:35

作者:七宝浮屠

最新章节: 第1章 雨夜

编辑:无限诗情

点评: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会穿越的道观 从现在开始当渣男 原界秘宝 三国之冠军侯 瞒天过海骗倒你(上)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丞相大人来求婚? 虚空神域 九世传奇 超能仙医


山村走出来的少年林树,因被设计陷害遭学校被开除,回村后更是被各方欺辱,无助之际相互融合神秘的阴阳珠,自此双手控阴阳;阳可生万物。治尽天下病;阴可惩恶人,除尽世间邪,自此风“你们来干什么?”一个黑瘦少年拄着根木棍,忍着身上的伤痛,强撑着断腿堵在老宅院门口,警惕的看着来人。。


11658少年邪医免费阅读  少年仙医小说  少年圣医林树完整篇  少年圣医七宝浮屠  少年圣医华子书  少年圣医 奇快  少年圣医高手罗子凌小说主要内容  少年圣医林树免费  少年圣医林树  少年圣医林树免费最新  


天空坠落的雨点愈发紧密,可林大志和那帮混混却没有停手的迹象,他们似乎打定了主意要一次把林树打怕,甚至打废打死都不重要,只要能让他滚走腾出老宅。

“啊!野崽子竟然敢咬我!打,都给我打!打死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狗!”林大志一巴掌把瘦弱的林树再次抽倒在地,随即便跟那些镇上的混混一起,对着他开始疯狂的拳打脚踢!

“瞪什么瞪,有本事起来打我啊!”林大志狞笑着抬脚,直接踩在林树的断腿上!

凭什么,林大志这个泼皮和他那泼妇的娘恶事做尽,还能心安理得挥霍着爷爷的积蓄还要来霸占老宅?

傍晚的天空压满了厚厚的乌云,山雨欲来。

“别急,不需要慰问是吧?”林大志半只脚跨进门槛,肥胖的身躯压住了门板,脸上嘲讽的笑容瞬间化为阴沉,“那就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别占着我们林家这块风水福地!”

倒地的林树新伤旧痛混合在一起,疼的直冒冷汗,他倔强的抬起头死死瞪向这个所谓的堂哥,内心愤怒不已。

林树几乎要疼死过去,他被冤枉开除之后又被暴打,原本想着回到自己长大的这个小山村里舔舐伤口,可谁料,却又遭受这些!

林树睚眦欲裂,握着珠子的手疯狂捶击地面,拼着最后的力气对着倾泻大雨的天空怒吼着质问着,不甘的咆哮着!

爷爷走后这些年他看惯了人情冷暖,特别是对这堂兄一家更没好感,知道他铁定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啊!野崽子竟然敢咬我!打,都给我打!打死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狗!”林大志一巴掌把瘦弱的林树再次抽倒在地,随即便跟那些镇上的混混一起,对着他开始疯狂的拳打脚踢!

“听见……你娘!”

凭什么,欺侮女同学的那个家伙反被表彰为见义勇为,而自己这个见义勇为的,倒成了替罪羊被开除还被报复……

可是,他不甘心啊!

雨下的越来越大,已经开始模糊视线,肥胖的林大志和他那些同伴也都打累了,拳脚终于停歇,可林树却仿佛没了声息般一动不动。

林树几乎耗光了所有力气才爬到老槐树下,感觉生命在一点点流逝:既然从这里生,那便也在这里死吧……

林大志眼中有些慌乱,随即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又踢了林树一脚,狞声道:“死了更好,他就是条野狗没人关心的,何况原本他就带着伤回来的,死了只会让咱们更方便,还赖不着咱们!走吧,这雨下的真他娘邪性,明天再来给他收尸!”

这里是朝阳村,面朝红叶河背靠落霞山。据老辈传下来的说法,曾有风水高人路过,说这是个依山面水的风水福地。而福地的地眼,就在村子南头靠山脚的老槐树那。果不其然,穷山沟沟里飞出了金凤凰,老槐树旁孤零零的老宅里,竟走出了个十里八村唯一的大学生,还是市高考状元!

“瞪什么瞪,有本事起来打我啊!”林大志狞笑着抬脚,直接踩在林树的断腿上!

林树睚眦欲裂,握着珠子的手疯狂捶击地面,拼着最后的力气对着倾泻大雨的天空怒吼着质问着,不甘的咆哮着!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七宝浮屠
己长大&,却又

林树几乎要疼死过去,他被冤枉开除之后又被暴打,原本想着回到自己长大的这个小山村里舔舐伤口,可谁料,却又遭受这些!

七宝浮屠
,握着&泻大雨

林树睚眦欲裂,握着珠子的手疯狂捶击地面,拼着最后的力气对着倾泻大雨的天空怒吼着质问着,不甘的咆哮着!

七宝浮屠
,痛到&间挂着

林树不明白,他已经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痛苦的蜷缩成一团,任凭比雨点更密集的拳打脚踢倾泻在身上,痛到麻木时,他脑袋却无比清醒,紧紧攥住脖间挂着的黑白石珠。

七宝浮屠

&志这个

凭什么,林大志这个泼皮和他那泼妇的娘恶事做尽,还能心安理得挥霍着爷爷的积蓄还要来霸占老宅?

七宝浮屠
踹出,&长本事

嘭!林大志突然一脚踹出,直接把猝不及防的林树踹地仰面跌倒,狞笑着走过来踢开那根拐木棍,冷声道:“野崽子长本事了,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二爷爷跟我们是一家人,他的钱凭什么留给你这条野狗?”

七宝浮屠
出来的&滚?”

“学,是我考出来的!这宅子,也是爷爷留给我的!你们凭什么叫我滚?”林树想起被开除的事就无比憋屈,压抑着痛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