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女房东 女人出轨之痛 温柔的背叛   万界次元群 崩坏
控制  教师 177 食戟 抗战游侠 程仪秀婷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艰难创国之西南一小国
艰难创国之西南一小国

艰难创国之西南一小国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1-04-20 13:25:58

作者:昨日风霜

最新章节: 第一节从零开始

编辑:来路生云烟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推荐阅读:会穿越的道观 从现在开始当渣男 原界秘宝 三国之冠军侯 瞒天过海骗倒你(上)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丞相大人来求婚? 虚空神域 九世传奇 超能仙医


一次偶然的的集体再次穿越,主人公与村人的奇遇就,在西南荒陲之地,在他的率领下,历尽磨难,艰难逐步建立西南强国,南征今缅甸,泰国,越南等地。一统天下东南各国,建水师,研火器,其开发新土,领土所及,尽成华夏之土、、、、、为了让大家填饱肚子,且要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成云在一开始就命人收集这荒野中的野果,野菜和一些野生的粮食。好在这个地方荒是荒凉,可野生的东西倒还不少,吃的东西暂时解决了,并且还有了一些存粮。另一方面,他叫人收集野草,用简陋的自制工具砍来一些竹子和小树木。在一处三面环山前面临河的U型山谷打起了一二十间茅屋,本就吃苦耐劳的农村人,发挥了极大的干劲,很快就完成了这些准备。。



  成云又观察了一下情况,虽然天很黑,看不太分明到底怎么样了,但从不断传来的厮杀声、惨叫声、还有兵器撞击声中可以听出,战斗的惨烈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那些乡勇村民的承受能力,他们的身体和精神都快速的要崩溃了,如果再不出手相救,他们就只有被屠戮的命运了。

  一夜又在担忧中过去,成云一夜未睡,等待着侦察者带回来的消息,在这种危机关头,最是考验领导者决断应变能力的。天还未大亮,一组人马带回来消息,说:“那一村人慌慌张张的向山中撤退,行军速度很快,但很多老幼,还有家当辎重。减缓了他们的速度,行走了大半夜也不过走了三十里,离山中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看样子,他们很害怕,像是有事么东西在追他们一样”。听到这里成云打断了他的汇报急忙问:你是说,像是有人在追他们一样?”“是的”,那侦查队员回答。听到这个消息成云脸上多了一份肯定的表情,像是被他言中了那样,但随即,又陷入了一种担忧的沉思。

  听完这个情况,成云一脸沉思,片刻,他脸上透出一丝隐忧,对回来的侦查人员说:“你们再辛苦一下,继续去侦察这一村人的动向,并且派人向南方向去查看究竟,然后迅速回报。”接着他对主管兵器的二爷说:“二爷,我怕情况不妙,你赶快回去组织人员加快进度打造大刀,大斧,长矛,还有标枪,越多越好,要连夜赶工,越快越好。”二爷听成云一说心中一紧,觉得压力顿时增加了好几倍,但出于对成云的信任,他没有多说,领命而去。

  为了让大家填饱肚子,且要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成云在一开始就命人收集这荒野中的野果,野菜和一些野生的粮食。好在这个地方荒是荒凉,可野生的东西倒还不少,吃的东西暂时解决了,并且还有了一些存粮。另一方面,他叫人收集野草,用简陋的自制工具砍来一些竹子和小树木。在一处三面环山前面临河的U型山谷打起了一二十间茅屋,本就吃苦耐劳的农村人,发挥了极大的干劲,很快就完成了这些准备。

  交代完之后,成云来到左边山头查看敌情。刚赶上山头,李全就急匆匆的跑过来对他说:“他们来了”。成云一听赶忙就近爬上一个山包,俯下身去趴着查看,只见远处两个山包的夹沟里开始出现一支队伍,队伍排列的并不算整齐,显然没有进过严格训练,是一些自己组织的乡勇。但成云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从装备看,对方应该比自己强很多,铁制刀具很多,从这一点,学文科毕业的成云初步判断这是个秦以后的年代,因为从一个村庄都能自己拥有这么多铁制品,那社会生产力因该比金属珍贵的秦汉,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却不好判断了。

  那支队伍,朝自己这边行进了一段距离后,就停了下来。应该是以经发现了城墙的存在,不敢贸然前来,于是派了一小队人马,缓慢的试探性的靠近临墙的河边查看。成云见状,命令下去,没有自己的命令所有人不许轻举妄动。然后继续严密监视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那一队人马来到河边停留了片刻,又慢慢的回到大部队中去了。过了一会,只见他们中间几个人围在一起像是在商量什么,随后整队人马又就地转向原路返回了。成云心中疑惑,又怕是他们使用什么计谋,于是派出侦查班的人,一路尾随,并查看情况。

  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成云总隐隐觉得这个地方不安全,成云曾今派人到各处打探,离他们驻地二十里外渐渐有了些村庄,但据他们暗中观察这些村庄都有武装人员,成云深感不能坐以待毙,新建的一个营里除去侦查、找铁矿,打造铁制工具,刀具的人外。另外的两百人他按照能想到的方法,进行冷兵器的训练,经过半个多月的训练,本来体力,身体素质基础都很好的这些农民,在成云看来,已经具备了初级作战能力,有现代新思想的训练,对付那些外面村庄的武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

  约莫两个时辰后,太阳也下了山,侦查的人回来了一组,确认他们已经全部回村,成云才命人全都撤回城中休息,晚上几个领导人正在讨论今天的奇怪情况,他们来了又是么不做就撤回,实在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另一组侦查人员也急匆匆的回来了,他们汇报了一个意外的发现,他们一路尾随那一路人马回到他们的村庄,在他们的村外偷偷掩藏起来直到天黑,天黑之后他们发现一些奇怪的现象,那一村的人都在收拾东西家当,好像准备搬家撤退的感觉,而且他们的兵丁都很严密的在戒备,并且向南方向派出了好多路小股人马,应该是去侦查情况的。

  暮色还在远处山头,四野空旷,到处是荒草大树,看着不远处村人忙忙碌碌的身影,站在山丘之上的成云一脸愁眉,从公元2003年稀里糊涂的穿越到这个人烟荒聊的地方已经一个多月了,虽然大家暂时为生存所迫,来不及抱怨这命运不好,又因为自己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善良的村里人把自己选为首领,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人烟稀少,连保证大家的吃饭都成问题,还要担心被这个时代的人袭击等等一连串的问题,实在是令他伤透了脑筋。

  一个多月的建设,成云和他的村人在这个地方,奇迹般的建立了一个简易的村庄,在U型山口还建起了一道两米多高的夯土城墙,一个城市初具规模,另外根据统计上来的数据,原来全村1300多人,穿越过来的有963人,其中壮年男子有372人,壮年妇女405人,其余的都是15岁以下和六十岁以上的孩子和老人。成云根据现代的军队制度,把所有壮年男子编成一个整建制营,下设连、班。同时完成了其中的侦查班,尖刀连等的选拔。壮年妇女则组织生产,并且派人在附近寻找铁矿。

  就在这时,成云果断下达命令,他对声旁的士兵们大声喝道:“冲呀”!于是顿时间,周围杀声四起,各种兵器撞击声响彻整个山口,随即绕到背后和侧后的两股人马也大喝起来,再说山口下,那两股人马听见这突然又莫名的喊杀声,而又因为天黑又看不到什么情况,都楞楞的顿住了,忘记了刚才拼死相杀的敌人还在刀前,就四处张望着想要看清楚这突然而至的危险。那些村勇见状觉得心里一松,仿佛是在濒死之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感激着这间隙,他们急忙慌慌张张的撤了回去,而那些刚刚凶猛无比的正规军士,还在迷迷茫茫的张望着的时候,他们的眼中由远及近的出现了一个亮亮闪闪的东西,当他们终于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那闪着亮光的利器已经穿透了他们的胸膛,他们也许死也不会明白,在这偏远的荒山之上,一次看似那么平常的追杀任务,却断送了他们的性命,而这做了这一切的竟是离他们千年之久的一群人所为。

  他喊住湘慧,缕了一下她的发角,心疼的说:“待会小心点,别老往这外面冲,危险!”湘慧淡淡的一笑说:我没事,你们倒是要小心点,我好担心。”“不用怕,我给你交代个任务,”成云爱惜的说。“什么任务?”湘慧迫不及待的问。成云严肃了一下,收起了怜爱的表情说;待会,如果需要,你就带领着这村里的人,大声啦喊助威,迷惑敌人。让他们以为我们人很多,不敢轻易进攻。叫他们拼着明的喊,一定要吓吓敌人”

  这利器原来是成云命人投掷的标枪,就在标枪带来的死亡恐惧刚刚在闪入那些幸存者的眼中的时候,成云早已带人冲到了离他们十几步之外,在厮杀声和这冲击力的猛烈打击下,那些正规军们慌了阵脚,被迫狼狈撤到远处。成云抓住时机,连忙命人掩护那一村人撤退,那一村人见到自己在死亡的边缘被人救了回来,丢掉了一切包袱家当,连忙随成云他们往山里撤退,约莫行了半个时辰,成云觉得应该已经没有太大危险了,况且在后面还有自己安排的侦查兵,有什么情况会随时汇报。就下令在一片山坡的密林之中休息。成云正在安排人员休整,这时,有个白发老者和一个卷发七尺黑壮汉子走了过来,那老者一脸不好意思的笑意说道:‘感谢这位首领出手相助,救我全村六百余人性命,大恩难报,不知首领是哪个村的啊?日后定当竭死相报!”说着老者和那壮汉便俯身鞠躬,成云连忙扶起老者说:“区区小事,长辈又何须挂怀呢?只是不知为何你们被那群兵丁追杀呢?”听见这个疑问,老者眉头微微一皱,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又不好开口。见此,成云连忙说道:“长辈有话但说无妨啊!”老者听到此话说:“斗胆问一句首领,你们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吧?如果是此地得人,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我们所在的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国家的边陲荒地,了无人烟,自安史之乱以来大唐盛世不在,连年战争,百姓苦不堪言,为筹军费,各地军阀又强征赋税,我们村人本来在蜀中平原边缘,生活算不上富足,倒也安逸自在。但自从战争开始之后,我们村人连连被征发从军,一去不返者两年内就增加到了两百多人,本来村中缺了劳力,收成就大受了影响,但朝廷还是不顾我们死活,增加赋税,徭役。我们无奈,就带着全村人偷偷迁到这荒凉的地方,本想希望能够逃过这战乱,但没想到,这里的本地土官,还是要追杀我们!

  接到消息,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大家都知道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团结的重要性,团结才是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妇女老人们有的向城墙搬运着石块,有的拿着削尖的木棍爬到城墙上。城墙前的空地上,所有战斗人员都列队待命,成云和几位连长讨论着防御方案。成云说道;他们行军速度不快,我们还有一些时间准备,你们看。”说着他指着周围的地形说:我们这里三面环山前方临河,易守难攻,我们只需守住城墙即可。李全.“在”一个连长应声答道。你带领五十人守住两边山口,防止敌人从山上偷袭,李中,你带领一百人,埋伏在河对岸的山丘之上,等我号令,即刻冲出,形成可两面夹击之势。“是”有一个人应声领命。其余人等,随我守住城墙。说完,他转身喊住正带领着妇女们在搬运武器的李湘慧。自从穿越过来后,作为村里第二位准大学生的她,便被推选来组织妇女们生产建设,看着他在人群里,拖着瘦小苗条的身体,挥汗如雨的指挥,那张白皙俊俏的脸上沾满了泥土。成云一阵心疼。从小青梅竹马,要不是现在实在没有办法,说什么他也舍不得让这么漂亮的一姑娘干这么累的工作啊!

  成云集合了人马,点齐了装备,并唤上五十个妇女随行,以备抬送伤员及物资之用,便从山中抄近道而行,并一面派人前去打探情况,接近傍晚,探马来报:那一村人马上就要入山,但那正规军队已近他们不足三里,且那军队的先头部队几十人,已近和那村人的断后人马,交上手了。成云听到这消息,立即命令加速前行。等他们到达那是天已黑尽,只见那一个山口那,火把攒动,厮杀声震天,仔细观察了一下,成云发现那一村人以被那军队赶到一个山丘下合围,形式万分危急,这时成云果断作出部署,他叫来两个连长小声说:“现在那军队还没有发现我们,虽然他们人多,但我们在暗处,况且有天黑掩护,我们还是有希望打退他们的,现在,李全你带五十人绕到敌人后面埋伏,李中,你带五十人绕到侧后,等我一发号令,你们就命人大声呐喊,并用兵器互相敲击发出声响,但切记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击,等我带人出击后,你们才从身后大喝而出。这样可以惊扰敌人,以为我们人数众多,定会退兵。两人听罢领命,各带人马悄悄去了指定位置。

  时过中午,终于等回了向南取得侦查人员,队员回报:“南方有大股装备精良的军队向这边那个村庄开来,人数大概有八百人左右,他们行军速度很快,而且方向很坚定,他们有起骑马的探子来回打探消息,好像在追击那一村的人。”成云听后,舒了一口,因为自少可以断定,这威胁不是冲他们来的,或者自少时没有发现他们。但随即他又紧张起来,迅速命人召集人马,带齐武器。有几位长辈心中疑惑,便上前询问成云:“成云啊,这既然不是冲我们来的那我们那么着急干什么?”成云一脸严肃说“各位伯叔,现在的形势很明了,那一村人怎么也打不过那些正规军队,极有可能被尽数杀光,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况且如果我们救了他们,说不定就可以在此处站稳脚跟,长久生存下去。所以我决定,速去救援。”虽然几位长辈非常担忧,并且不是很同意,但见到成云如此决绝的决定,和那一番激烈慷慨的言辞,也出于对他平时能力的信任,也没有太过阻挡。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