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超神机械师 荒岛 沦陷 性感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大唐 霸卫
燃情 乡镇小医生  小城与 逼婚 海贼之开局百万亿技能点 8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绝爱逢笙
绝爱逢笙

绝爱逢笙

分类:竞技游戏

时间:2021-03-01 19:18:48

作者:郁流苏

最新章节: 第2章 双重背叛

编辑:岁月流歌

点评: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废婿当道 守护之玄武 晚风不似你 凡尘劫之灵珠 贤妻威武 特种兵王在山村 都市异能者 大家都要宰了我 男神从氪金开始 天国传奇之穿越三国


你是我绝境人生的光亮,你让我爱上了了和你在一起时自己的样子。-----------渣女老公和黑心闺蜜高调恩爱有加,万念俱灰之下,我与很陌生男人突然发生了关系。暴雨肆掠的午夜时分老公丁锐是我的大学同学,人长得帅,又会赚钱,把我们的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而我,只负责把他赚的钱花出去,专心调理身体,准备造人。。


10735绝爱逢生小说  绝爱逢笙阮慕笙心结  绝爱逢笙 郁流苏  绝爱逢笙 小说  


那一刻,我感觉我已被全世界抛弃。

醒来时,头像裂开一般痛,勉强挑起沉重的眼皮,我首先看见了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依稀记得昨晚它一直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他稍微顿了一下,眼神里划过一瞬间的微光,随后又开始肆虐地侵略我,“那是他太笨,你叫的好听又勾人,不信你听!”

我试着动了几下眼球,猛然发现一个穿着浴袍,比丁锐还帅的男人端坐在床边,那双足以让万千女人为之心碎的美目,就那样盯着我,好像我是一块被发现的新大陆。

“我没有这样说。”他的汗滴在我的脸上,流到我的嘴里,有点甜,有点咸。

“我叫得不够刺激吗?”我抱住他结实的上臂,流着泪问。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无情地粉碎了我心目中的阳春白雪,我竟然与一个叫阮慕笙的男人发生了一夜情。

醒来时,头像裂开一般痛,勉强挑起沉重的眼皮,我首先看见了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依稀记得昨晚它一直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老公丁锐是我的大学同学,人长得帅,又会赚钱,把我们的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而我,只负责把他赚的钱花出去,专心调理身体,准备造人。

卧室里,在我天天睡着的床.上,口口声声说爱我的老公丁锐,正在一个女人身上卖力地耕耘,那场景劲爆得让人触目惊心,不忍直视。

我羞愧地不敢再多看一眼,抬脚下床,从地上拾起自己的衣服,尽量忽略他片刻不离的目光,一件件穿好。

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来形容我的生活,那就是:完美。

后来回想时,我特别后悔没那么做,真想看看丁锐当场萎掉会是怎样的一副德行。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不受控制地颤抖,“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没有这样说。”他的汗滴在我的脸上,流到我的嘴里,有点甜,有点咸。

我,萧小爱,二十七岁,全职太太,生活闲适,养尊处优,还长了一张让宋慧乔都自惭形秽的脸。

床边的男人向我伸出手,他的手修长白皙,指甲修理得整齐干净,昨夜,就是这样一双好看的手抚摸过我的身体吗?

愤怒,恶心,失望,挫败,不可置信,黑压压地将我包围,充斥着我毫无准备的内心。

伤口被揭开,心再一次被刺痛,我即将拉开门环的手猛地一抖,惊异地回头,碰触到了他黑白分明的眸子。

昨晚我在他身下一边情不自禁地叫喊,一边对他喋喋不休如怨如诉的镜头在脑海里逐一闪过。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郁流苏
不受控&你……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不受控制地颤抖,“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郁流苏
你自己&我的身

“关于谁睡谁的问题可以再探讨,不过你喝醉了酒力气真不小,还将我的衣服撕烂,不信你自己看。”他的目光扫过我的身体,又移至床下。

郁流苏
,此刻&。

我在大雾中不顾一切地奔跑,往日里熟悉的街道,此刻也变得模糊混沌一片。

郁流苏
之危睡&恩戴德

我尴尬地舔了下干涸的嘴唇,微微有些气愤,“你乘人之危睡了我,我还要对你感恩戴德吗?”

郁流苏
后又开&地侵略

他稍微顿了一下,眼神里划过一瞬间的微光,随后又开始肆虐地侵略我,“那是他太笨,你叫的好听又勾人,不信你听!”

郁流苏
粟的女&叠在一

“喝下陌路罂粟的女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白色浴袍下的长腿自然交叠在一起,样子悠闲自得。

郁流苏
次被刺&地回头

伤口被揭开,心再一次被刺痛,我即将拉开门环的手猛地一抖,惊异地回头,碰触到了他黑白分明的眸子。

郁流苏
勉强挑&稀记得

醒来时,头像裂开一般痛,勉强挑起沉重的眼皮,我首先看见了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依稀记得昨晚它一直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郁流苏

&我麻利

“也好,反正你又不亏,再见!”我麻利地收起皮夹,径直走向门口。

郁流苏
他们不&笑我的

他们不但无耻地滚了我的床单,还肆无忌惮地讥笑我的床技拙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