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妖神记 一念成灾 超神机械师 荒岛 沦陷 性感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大唐 霸卫 燃情 乡镇小医生  小城与 逼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摄政冷王悄医妃
摄政冷王悄医妃

摄政冷王悄医妃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1-02-25 17:26:40

作者:六月

最新章节: 第3章 悔婚

编辑:朱颜瘦

点评: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都市之无敌圣帝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首富挑艳 大房寡妇 大汉神医 天才在脑疯子在心 奋斗在瓦罗兰 修真家族平凡路 漫威之电影大破坏 我的超级黑科技帝国


特工军医再次穿越为相府嫡女,受父亲与庶母迫害,嫁与摄政王,凭着一身的医术,她在斗争中游刃有余,诛太子,救梁王,除瘟疫,从一个畏胆怯缩的相府小姐脱变成也可以与他并肩立于立于身上有尖锐的疼痛,脖子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掐住,胸腔像是要炸开一般难受。。


10606摄政冷王悄医妃无弹窗  摄政冷王悄医妃夏子安  摄政冷王悄医妃txt下载网盘  摄政冷王悄医妃夏子安慕容桀  摄政冷王悄医妃怎么样  摄政冷王悄医妃结局  摄政冷王悄医妃网盘  摄政冷王悄医妃百度云资源  摄政冷王悄医妃免费百度阅读  摄政冷王悄医妃  


玲珑夫人一声令下,两名粗暴的下人便摁住子安,棍杖声声落在夏子安的背上,直打得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脑子里顿时倒灌进一些记忆,不是属于她的记忆。

方才在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一一灌入子安的脑子里,慕容桥不仅和丞相府的人一起逼迫她嫁给梁王,还对她用了刑,她甚至能听到原主夏子安临死前的哀求和她死前那漫天的血腥。

又是一声愤怒的质问,伴随着一记狠辣的耳光,打她的人,是当朝太子慕容桥。

玲珑夫人与慕容桥都没想到夏子安会这般的口硬,玲珑恼火至极,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威仪,疾步下来,一手抓起子安额前的头发,用力地把她的头拽起来,恶狠狠地道:“你若不肯答应,便是自寻死路。”

子安吸着冷气,冷冷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表演恩爱,心头觉得厌烦不已,她在现代是特工组的军医,来往皆豪爽痛快之辈,不屑与这种勾心斗角矫情恶心的人说话。

一道绿色的身影扑过来,拉开了慕容桥,哭着说:“殿下,不要为难姐姐了,父亲那日虽然醉酒,确实错应了将我许配给梁王殿下的。要姐姐代嫁确实为难了她,再说,姐姐心里也一直思慕殿下您,您这样逼她,岂不是要把她逼死吗?”来人梨花带雨,一副娇弱的模样,正是夏子安的庶妹夏婉儿。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身上受的伤太重,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撕裂般的疼。

子安呸了一声,满口的鲜血吐在玲珑夫人的脸上,玲珑夫人怒极,拽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用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夏子安虽是嫡女,在丞相府却从未享受过嫡女的尊荣,她的母亲更是被丞相厌弃。

脑子里顿时倒灌进一些记忆,不是属于她的记忆。

她眸色一凝,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她记得自己被上司出卖,身中五枪,已经死了的。

空气迅速回到子安的胸腔,她大口大口呼吸,驱散了死亡的气息。

慕容桥大怒,“你竟然敢阻止婉儿与本宫在一起?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子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是身上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站立不稳,双腿一软又倒在了地上,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和这两人的对话让她立刻判断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主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愿意嫁给梁王。

子安呸了一声,满口的鲜血吐在玲珑夫人的脸上,玲珑夫人怒极,拽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用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慕容桥冷声道:“还与她废话什么?她若不答应,便按照丞相之前的计策,以通奸之罪,把她母亲休出去,且看那袁氏以这等不堪的罪名被休出府去,还能不能活下去。”

慕容桥大怒,“你竟然敢阻止婉儿与本宫在一起?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虎毒不食子,这个夏丞相,猪狗不如。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六月
住疼痛&你吗?

子安忍住疼痛,用尽全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拿我一生的幸福去成全你吗?你真不要脸!”

六月
夏婉儿&,眼底

夏婉儿看着底下狼狈不堪的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阴毒,却用哀求的语气道:“姐姐,求你成全我与太子殿下吧,妹妹会一辈子记得您的恩德。”

六月
冷冽的&是一张

“本宫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嫁还是不嫁!”粗暴冷冽的男声在夏子安的耳边炸开,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子俊美却狰狞的面容。

六月
的质问&当朝太

又是一声愤怒的质问,伴随着一记狠辣的耳光,打她的人,是当朝太子慕容桥。

六月
站起来&受的伤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身上受的伤太重,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撕裂般的疼。

六月
大口呼&息。

空气迅速回到子安的胸腔,她大口大口呼吸,驱散了死亡的气息。

六月

&神来,

子安还没回过神来,脸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记耳光,直打得她昏头转向,眼冒金星。

六月
只听到&响起,

昏沉中,子安只听到一道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明日就是婚礼了,再打伤一点,昏迷中抬上花轿去,梁王要的只是相府嫡女为王妃,至于她日后是残疾还是毁容,梁王不会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