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三国之龙图天下 妖神记 一念成灾 超神机械师 荒岛 沦陷 性感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大唐 霸卫 燃情 乡镇小医生  小城与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人生之博弈
人生之博弈

人生之博弈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1-02-25 12:48:35

作者:钟期流水

最新章节: 第五章 软硬兼施

编辑:惊起绿窗眠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阅读:都市之无敌圣帝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首富挑艳 大房寡妇 大汉神医 天才在脑疯子在心 奋斗在瓦罗兰 修真家族平凡路 漫威之电影大破坏 我的超级黑科技帝国


人生如博弈过程,博弈过程亦如人生。有的人一生羸得了无数盘小棋,输的却是人生这盘大棋。  低沉的敲门声,孕育出的不而已那一盘残局,更是门外另类博弈过程的就,一局然后一局,从泽洲到京城,是什么在引导着他的方向?官场危机四伏,他又将如何应付这一个个迷局?思路解析着当这是乐安城内一个普通的小院,院中间是一个石砌的棋盘,棋盘两方便是这两位少年,两人年纪相仿,约摸十七八岁,一位背向院门而坐,便是刚刚说话的这位,另一位被称为奉隅的却对门而坐。奉隅手中棋子尚未落下,却听传来一阵敲门之声。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呢,两人均微微一惊。。


10601人生是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博弈  人生就是一场和自己博弈的过程  人生处处是博弈与别人与自己  


  “婉莹,你来了,可发生了什么事?来进屋说吧。”奉隅早已起身相迎,眼中有着欣喜之色。

  “父亲让我带着信回京都,自己继续留在此处。舅舅也会和我一起回去。”

  “父亲。”

  “父亲认为此事结果如何?”

  “不错,你舅舅已经收到确切消息,汉王终是按捺不住了,并且选在了这新皇登基之初。”

  “王府卫兵有蒙古马并不算大事,但是我看那马的成色像是刚到这边不久,这才有些疑问,便暗中打听最近出如王府之人,原来就在月初,王府中来了几个蒙古人,并带来了几十匹好马。同时,孩儿见城内米市交易量非常之高,以至不得不从外地急运。而这些粮食,据我推断,已进了王府卫对的仓库了吧。”

  “汉王之心昭然若揭,皇上又岂会不知。只是当今皇上乃仁德之人,不愿与其刀兵相见。但此次汉王是铁定了心要谋反了,只怕皇上也不会再讲情面了;而且新皇登基,正急需树立威信,皇上必会利用此次机会。”

  薛明轩拿起桌上刚刚写好的信,折好边交于奉隅手中,边道:“你拿着这封信去城南万花楼找到老板王德益,告诉他你找京城来的白先生,他会带你找到一个名叫万秋迪的人,此人是内阁大学士杨士荣的人,他会带你找到李睿。见到李睿可将此信交于他,他应该会答应与你同行。”

  “原来如此。”奉隅点头,收好父亲所给之信。

  奉隅也凝视着自己的父亲,心潮骤起,然而唯道:“父亲,你自己也要保重。”

  “也不知爹爹现在怎么样了,他一早便去了汉王府,此时应该也已经回来了为何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想到父亲,婉莹脸上也现出担忧之色。

  “家父早上便去了王府,但他在走之前,交给我一封信,还说事关重大,务必将此信交与伯父,大变将至,晚了恐怕来不及了。我重未见过父亲如此惊慌于事。”说这些话时,婉莹却从包袱中拿出封书信递与薛明轩手中。

  “这李睿不是巡抚吗?”

  “奉隅,伯父现在何处?”刚一坐定,女子便说到。

  “婉莹!”抓住婉莹的手不禁又紧了紧。

  “是奉隅吧,进来吧!”正欲敲门,里面却传来父亲的声音。开门进入屋内,却见薛明轩坐在桌前,似乎正在写一封信。

  见到奉隅,婉莹的脸上也现出笑意,却让其精致的脸上凭添了几分妩媚。竟让奉隅看得有些痴了。

  “是你父亲让你来的吧?不知他现在如何?”这句话一出现,三人均望向了门口,这才是刚才这句话的传出之处。

  “少爷,白小姐来了”管家回着话,在他的身后是一名白衣女子,约十五六岁,容貌姣好,颇有风范。然而此时却略显焦急之色。

  边想着,奉隅拿起那枚白子落了下去,微微一笑,便不再看那棋局,经直转过身向厢房走去。这厢房之中便是早上那打断棋局之人--白婉莹。婉莹父亲白起笙乃是奉隅的舅舅,而婉莹与奉隅既为表兄妹,两人从小便认识,虽不是一起长大,却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钟期流水
视着自&潮骤起

  奉隅也凝视着自己的父亲,心潮骤起,然而唯道:“父亲,你自己也要保重。”

钟期流水
”白婉&身迎接

  “伯父。”白婉莹也起身迎接。薛明轩则抬手示意他们坐下,随后自己也坐了下来,却表情凝重。

钟期流水
634&788

  [[[CP|W:237|H:170|A:L|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03/24/1531575634050470788408210133562.jpg]]]“奉隅,这盘棋我可是要赢了"说这话的时候少年满是成竹在胸。坐在他对面的少年并不回答,脸上却有着微微的笑意,右手拿起一枚白子。

钟期流水
婉莹,&来进屋

  “婉莹,你来了,可发生了什么事?来进屋说吧。”奉隅早已起身相迎,眼中有着欣喜之色。

钟期流水
他早就&民间。

  “巡抚衙门早已空了多时,汉王逼李睿投靠于他,他早就看不惯汉王的作风,便改换了姓名,匿于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