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漂亮的 我的漂亮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掐死他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4

好像是为了让我高兴,回去后安敏将房间再次重新整理,墙纸改成色调温暖的的橘色。如的美丽的夕阳,给人暖洋洋的感觉。安敏不但身手好,做家务是一把好手,这段时间——十分照料我,如美丽的夕阳,给人暖洋洋的感觉。。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30章 掐死他》精选

似乎是为了让我开心,回家之后安敏将房间重新整理,墙纸换成色调温暖的橘色。

如美丽的夕阳,给人暖洋洋的感觉。

安敏不仅身手好,做家务也是一把好手,这段时间非常照顾我,我有时候在想这样的一个女孩应该去嫁人,找一个白马王子,而不是做这种危险的工作。

我现在比原来自由很多,和安敏一起出去买来棉布,便打算自己缝制孩子穿的衣服。

安敏有时候也帮我忙,和我聊着孩子的事情,只是我的心中一直想着阎以琛,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啊。”我再次走神,针不小心扎到手上,手指顿时滴出血来。

“喻小姐,让我来吧。”安敏给我找来创口贴贴好,接过我手上的东西。

“砰”,房门被人大力推开,我和安敏都惊讶的望过去,就看到阎以琛醉醺醺进门。

“你先出去吧。”我示意安敏先离开。

安敏点点头,慢慢退出去闭合房门。

我从床上起身,将针线收拾好,便走过去为阎以琛脱下外套。

“你怎么又喝醉了?”我有些不满,对方这几天似乎经常应酬,经常醉醺醺回来,然后倒头就睡。

阎以琛的回家,让我感觉这似乎真的是个家,但是阎以琛对我的不理不睬,却又让我心底依旧空荡荡的。

这一次,阎以琛并没有倒头就睡,反而趴到了我的身上,似乎有些站不稳。

“你喝太多了。”我差一点被他撞倒,现在怀着身孕不敢让他乱来,连忙将他拖放到床上,明明不多的动作却还是让我累的满头大汗。

“你等下,我去给你倒杯水。”我说着就要走开去倒水。

不料,阎以琛却伸手抓住了我。

我抿起嘴唇,想到上次对方被下药发生的一切,感受着对方温柔却不容逃避的力道,心中猜测他又将我当成我姐了。

但是,对方开口,喊得却是我的名字:“喻惢。”

我微微一怔,低头看着床上的阎以琛,对方因为醉酒脸色潮红,双眼迷蒙的睁着,也只有这个时候,对方看我的眼神才没有冷漠与嘲讽。

“你为什么要给我下药?”阎以琛语气低沉。

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就算是喝醉,对方依旧在质问我这件事,可见这件事情对他伤害有多大。

只是,对他是种伤害,对我又何尝不是。

我不知道心中是怎么想的,似乎是从心底里涌出的一股冲动,俯下身子便吻了他。

阎以琛迷迷糊糊不知反抗,却也没有往日的侵略性,醉酒后的他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力量,予取予求。

我在他口中攻城掠池,望着这个男人脸上分明的棱角,突然有种好笑的感觉。

“现在,是你无法反抗我。”我说。

第一次,我们两个的位置第一次交换,由我反客为主。

“我现在说,我没有给你下药,你信不信?”我看着他,心中还有些气恼,这个男人喝醉酒都在冤枉我。

“我不信。”阎以琛迷迷糊糊的说。

我一咬牙,再次俯下身子吻住他,阎以琛似乎无法呼吸,整个人开始挣扎起来,我一直逼得对方推搡我这才罢休。

“现在信了吗?”我威胁的掐住阎以琛的脖子,说道:“你敢说不信,我就掐死你!”

“不是你还有谁,如果你承认……我不会这样对你,但是你不承认,你伤害可欣,你骗我……”阎以琛嘟囔起来,似乎有满腹的怨气。

我心中发狠,突然真的用力掐住对方的喉咙。

阎以琛很不舒适的皱起眉头,他的呼吸开始急促,心跳加快……

我看着他窒息的样子,对方努力挣扎,努力扭动身体,就如同一条离水濒死的鱼。

我的神智也突然有些恍惚,如果我就这样掐死他……如果就这样……

那我就自由了。

自由唾手可得,只要我依旧不松手,甚至不需要再次加力,只是用这种不大不小的力气,这个不信任我羞辱我嘲讽我的男人,就会完全失去生息。

多好,多美妙,我似乎可以报仇了。

“唔……”阎以琛从喉咙中发出小声的呜咽,身体开始剧烈颤抖、痉挛,一双睁着的眼睛满是懵懂。

他或许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突然生出这个想法,就在对方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似乎受到惊吓般松开双手。

阎以琛剧烈的喘息、猛咳,经过这样的窒息,他竟然还没有完全清醒,显然喝的不少。

我看着他终于安静下来,翻了个身陷入沉睡,听着对方均匀的呼吸声,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伸手,我轻轻抚摸对方的颈部,阎以琛白皙的颈部被我掐的有些发红,手指印显得那样明显。

不过我知道,明天一觉醒来,将会完全消失不见。

我默默躺在他身边,想要睡觉,却一夜难眠。

阎以琛第二天中午才醒,我早上八点多才睡着,对方醒来的时候我却十分警觉地醒过来。

阎以琛似乎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换了身衣服就打算出门,我躺在床上朝他挑衅:“美酒下肚,昨晚睡在温柔乡里了吧?”

“你吗?”阎以琛扭头打量着我,“啧啧”两声不屑说道:“和你睡一起,我宁愿睡大街。”

“那下次我让安敏把你扔街上。”我冷冷说道。

阎以琛看着我,他好像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这么大胆子,但是最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迅速离开。

我的双手有些颤抖,即便已经过了一晚上,我依旧记得昨晚那种嗜血感觉。

我竟然……我竟然真的想掐死他。

就差一点,我差一点杀了他。

我吞咽一口唾沫,不该是这样的,我怎么可以生出那样的心思?

“喻小姐,你醒了吗?”安敏在外面喊我。

安敏见我们两个都没有出去,所以一直都没过来打扰,此时见阎以琛出门才来喊我。

“嗯。”

“出来吃些东西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安敏在外面继续喊。

我垂下双手,收起之前地失魂落魄,装作没事人一样走出去。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此时的我四肢发冷,两只手完全是冰冷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