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孕检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3

再度醒过来,阎以琛了他不在身边,旁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滚在沙发上,裸漏着身体正行欢。我急忙捂着眼睛,朝退后了好几步,始终不断摸索着走出来会所门口,更本就敢睁开眼睛眼睛去我连忙捂住眼睛,朝后退了好几步,一直摸索着走出会所门口,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去看。。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28章 孕检》精选

再次醒来,阎以琛已经不在身边,旁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滚在沙发上,裸露着身体正在行欢。

我连忙捂住眼睛,朝后退了好几步,一直摸索着走出会所门口,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去看。

冷风一吹,我的神智清晰一些,也长舒出一口气。

“你胆子倒很大,在这种地方睡着。”阎以琛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我立刻扭头,就看到阎以琛同样站在门口,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猛吸几口便丢在地上碾灭。

阎以琛会吸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阎以琛抽烟,他原来好像从来都没有吸过烟,身上连打火机都没有。

对方神情忧郁,站在一旁不生气也没有露出厌恶的神情,如同童话故事中高贵的王子。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现在已经是后半夜,空气冷的刺骨,我身上穿的衣服又很少,不由蜷缩起身子。

阎以琛朝我走过来,有些不耐烦地扔给我一件外套,然后就偏开视线不再看我。

他在关心我吗?

我有些看不懂阎以琛的心思,他对我忽冷忽热,明明上一秒还那样羞辱我,现在又对我这样好。

“如果你不想穿,就还给我。”

听到对方冷冰冰的声音,我连忙将衣服穿上,却忍不住总想去看他,我想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安敏和我说,你没有那样说过。”

我一怔,接着紧咬下嘴唇低下头。

“你为什么没说?”

“我说你就信吗?我说我没有侮辱她!”我大声说道:“你永远只相信我姐,就算只是她一面之词,我说的话算什么?”

阎以琛怔了一下,语气缓和一些却还是在指责我:“你自己不解释,现在还在怪我?”

“是,都是我的错。”我懒得辩解,反正阎以琛这人就是个混蛋,我也习惯了。

“走吧,回家。”阎以琛说完便径自一人走向车子。

似乎是察觉我没有跟过去,对方扭头语气不善:“你还站那里干什么?等着里面的人抓你进去吗?”

听到这话我心中一颤,连忙追上阎以琛,这一定不是什么正经地方,我以后再也不要过来。

“怀孕了,垫着点。”阎以琛递给我一块毛毯,见我不解,三两下帮我叠好垫在肚子上,这才给我系上安全带。

我感受着腹部的温软,望着阎以琛心情十分复杂,阎以琛似乎一直在有意躲避我的视线,视线始终偏向对方他的街道。

或许是因为冤枉我,所以阎以琛心生愧疚,阎以琛一连几天都没有对我做什么,反而让安敏陪着我。

就算阎以琛在旁边,也不会介意我出去散步,安敏再次带着我去医院做孕检的时候,阎以琛竟然也跟着来了。

我有些诧异的望着阎以琛,对方的神情没有丝毫尴尬,似乎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丈夫陪着妻子过来。

只是,我心中明明清楚的,阎以琛根本没有那么好,我现在正在检查的孩子,是阎以琛口中的“杂种”。

“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孩子吗?”医生离开之后,我轻轻抚摸肚皮,朝阎以琛问道。

阎以琛的语气不冷不热,眼神扫了眼我的肚皮,道:“我很惊讶,他竟然能够活下来。”

这段时间,我被折磨,被摁在床上翻来覆去,还被下药……就算是这样,孩子依旧活下来了。

“这算不算是一种讽刺?”我看着阎以琛,嘲讽着:“有人费尽心机想生下你的孩子,但就是怀不上,我都已经说了我可以不要这个孩子,却还是保住了。”

阎以琛脸色立刻变得难看,应该是听出我在映射喻可欣。

“你也别太得意,孩子可还没有生下来呢。”阎以琛在旁威胁我。

我看着他,心中并不害怕,因为我发现阎以琛此时对这个孩子并无敌意。

他似乎……似乎已经不想伤害孩子了。

阎以琛一天天在变化, 正在朝着我期待的方向改变,即便我遭受到那样的打击和委屈,但现在还是觉得心满意足。

迟早有一天,阎以琛会爱上我,或者,会放过我。

我们等待着检查结果,阎以琛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他接通之后语气变得非常温柔,依旧是我触手不可及的温柔。

“可欣,我在医院,不,我没生病,喻惢孕检。”

我听见阎以琛温声说道,心中有些诧异,这样我姐不会生气吗?

“好,我知道,我现在过去接你。”阎以琛说完挂断电话,然后朝我说道:“可欣很关心你,打算亲自过来,我去接她。”

“她会关心我?”我反问,心中冷笑。

喻可欣要是会关心我,那耗子就真的会给猫当伴娘了。

“你怎么说都是她妹妹,可欣一直以来也对你不错,你对她太有成见了。”阎以琛看着我,眼神似乎蕴含指责。

我对她有成见?阎以琛竟然觉得喻可欣关心我?

“你别忘了,我姐是怎么污蔑我的。”我冷冷说道,如果不是喻可欣,我怎么会被带到那种肮脏的会所。

“她只是有些吃醋。”阎以琛非常认真的说道:“我相信,可欣也一定很后悔,而且伤害你的是我,不是她。”

我脸色铁青,所以,喻可欣就什么都没做吗?

“喻惢,我不相信你没有在背后说过别人坏话,因为吃醋抱怨你一句,这很严重吗?”阎以琛冷冷说道:“你心眼未免太小了。”

我心眼小?喻可欣明明知道后果!

她知道的!

我很想反驳,但是看到阎以琛冷漠而不耐烦的眼神,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随他怎么想吧,反正他不认为喻可欣会伤害我,这个男人并不愚蠢,他只是根本不喜欢我。

阎以琛很快离开,我坐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感觉自己身体都有些发冷。

“喻小姐,你别难过,阎先生很关心你的。”安敏在一旁安慰我。

我没有说话,其实,安敏自己也一定清楚,阎以琛根本不在意我。

他今天会跟我过来,大概只是因为心中的愧疚,他对我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所以才想要补偿我。

其实,有这个必要吗?

就算没有喻可欣,阎以琛也一直在伤害我,现在露出浪子回头的模样给谁看?

最关键,对方回头还不彻底,喻可欣一个电话就过去接她,和他撒撒娇喻可欣就是白莲圣母。

阎以琛这样做的时候,哪里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