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漂亮的 我的漂亮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羞辱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3

我不明白早上的聚会是什么样的,穿起衣服后我画了一些淡妆,接着就打坐在床上耐心的等待阎以琛来接我。我整个人非常宁静,就像是一个布娃娃,耐心的等待着主人的到来。早上快九点的时我整个人十分安静,就像是一个布娃娃,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27章 羞辱》精选

我不知道晚上的聚会是什么样的,穿上衣服之后我画了一些淡妆,然后就静坐在床上等待阎以琛来接我。

我整个人十分安静,就像是一个布娃娃,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晚上快八点的时候,阎以琛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坐在床边乖巧等待的我。

他走过来伸手摸了摸我裸露在外面的大腿,然后又捏捏我的胸,动作轻佻而充满羞辱性。

我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看样子你很在意那个保镖,为了不让我辞退她,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阎以琛非常满意我的乖顺。

“她是出来工作的,你没有必要为难她。”我语气冷淡,问:“可以出发了吗?”

“你很期待?”

我看着阎以琛,对方的眼神怪异中又带着几分恶趣味儿,回怼回去:“我只是觉得你很期待。”

“的确。”阎以琛没半点不高兴,点头应道:“我是很期待,但是,想走的话,还差这个。”

阎以琛手掌一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来一个黑色眼罩,上面写着两个“奴”字,带着种不加掩饰的羞辱。

我深吸一口气,知道阎以琛想做什么。

“怎么?无法忍受了吗?”

我听着对方戏谑的声音,慢慢闭上眼睛,示意对方快点。

阎以琛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接受,迟疑很久,这才冷哼一声为我戴上。

此时,我就如同一只盲眼的宠物,需要被对方牵着手才能够离开。

我坐上车子,跟着阎以琛一起出发,来到一个叫做“末日黄昏”的娱乐会所。

进入其中,阎以琛为我摘下眼罩。里面的设施让我非常眼熟,仔细想了想,原来是柒夜发来的照片背景。

看样子,这段时间,阎以琛一直在这边。

“我和工作上的客户而然来到这里,发现这里非常适合你。”阎以琛说着,牵着我就朝里面走。

我正在愣神,阎以琛突然加大的力道让我手腕一痛,只能迅速跟上去。

我以为这里只是个普通会所,但没想到里面会那么混乱,有只穿着内衣就四处走动的女人,还有女人穿着各种cosplay服装,跪在地上拿着果盘喂男人吃东西。

总之在这个地方,女人的地位十分低下,是属于男人的天堂。

“阎少,这妞儿挺漂亮啊!”有人突然走过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放开我!”我立刻挣扎开。

对方反而怒了,一巴掌抽在我的脸上。

“妈的,你还敢反抗?”那人十分不爽的说道:“阎少,你带来的妞儿性子挺野啊。”

我脸上火辣辣的疼,扭头看向阎以琛,就见对方满脸笑意,一点都不在乎我是不是被打。

“没有经过调、教,都这样。”阎以琛语气随意,伸手拍拍我的脑袋,说道:“跪下。”

我满脸屈辱,阎以琛这是要做什么?

“你不要太过分。”我怒视阎以琛,不相信他竟然会这样对我,就算是报复,这也太过了点。

“你瞧,一点都不听话。”阎以琛也不介意,朝一旁的男人笑道。

那个男人打量着我,他的眼神让我有些害怕,却硬撑着没有逃走。

“要不要交给这里的人调、教一下?不听话,可是会丢你面子的。”那个男人朝阎以琛说道。

阎以琛玩味儿的看着我,问:“你觉得呢?”

我立刻惊慌说道:“以琛,别这样,别把我交给别人。”

虽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本能感到恐惧,如果阎以琛真的将我交出去,我感觉……我感觉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你这样求我,我也有点不忍心。”阎以琛朝我说道:“既然这样,你就自己跪下吧。”

周围的人此时都朝我看过来,包括那些跪在地上的女人,一个个起哄让我跪下。

我想要逃走,但是手腕始终被阎以琛死死抓着,我根本就无从逃走。

终于,我慢慢伏低身子,卑微的跪在阎以琛面前,周围灼热的视线这才消失。

阎以琛带我来这里,无非就是为了羞辱我,我此时根本无法反抗,只能认命。

“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抬头看着他,就看到阎以琛脸上满是愉悦,似乎对我的状态十分满意。

“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阎以琛扫视四周,松开我手拍拍我脑袋示意我跟着他一起“散步”,“你既然穿着这身衣服过来,就应该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我跪在地上一步步前行,恍惚中似乎回到十二年前,阎以琛被人贩子抽打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跪在地上。

别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他!

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

稚嫩童声似乎划破时空,再次回响在我的耳中,我突然涌出泪水。

过去的我为了阎以琛跪下,现在的我被阎以琛强迫跪下,这二十年,我到底为了什么?

“你是在哭吗?”阎以琛突然蹲下身子,伸手为我擦干净眼泪,“别哭,不好看。”

别哭,哭起来好难看的!

小时候阎以琛的安慰似乎再次响起,我抬起头痴痴望着他,过去那双温柔的眼眸中此时却满是阴鸷。

“你能不能……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我看着阎以琛,卑微提出自己的请求。

只有他,只有他不该这样对我。

他说过会保护我的,他说会保护我一辈子,可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阎以琛的眼里心里就只剩下我姐姐。

我知道小孩子的话不可以当真,但我就是当真了能有什么办法?

阎以琛似乎被我的态度弄的一愣, 突然站起身来,偏开视线语气冷淡中竟有几分慌张:“你也会求饶吗?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硬气。”

我能有多硬气?我只是一个女人。

只是一个……只是一个为了爱一个人赔上自己一辈子的女人。

“你继续跪着吧。”阎以琛说完便走,就似是落荒而逃,坐在理我最远的沙发上,和身边朋友聊起天来。

我整个人跪在地板上,膝盖生疼,地板很冷,连带着让我四肢发冷。

渐渐的,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累,困倦感猛然袭来,我双臂撑着地板,竟然就这样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