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继续打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2

忽然,勒着我的力道一松,我整个人跌在地上,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大口喘气着。我还也没喘过气来,身子忽然被人搂住,接着我便被摁在床上。我狼狈不堪的望着那个差点儿捂死我又在关键我还没有喘过气来,身子突然被人抱住,然后我便被摁在床上。。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23章 继续打》精选

突然,勒着我的力道一松,我整个人跌在地上,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大口喘息着。

我还没有喘过气来,身子突然被人抱住,然后我便被摁在床上。

我狼狈的看着那个差点勒死我又在关键时刻放手的男人,突然间就没了抵抗的念头,闭合双眸,予取予求。

正在我身上亲吻的阎以琛也突然停住,我等了很久对方都没有下一步动作,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

“你是不是真以为我想上你?”阎以琛看到我睁眼,冷冷斥道。

我没有说话,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

“你这样的烂货,我才不会想上你。”阎以琛说完从我身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推门出去。

我在床上发怔很久,这才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看着地上对方手上流出的鲜血,突然一阵心悸。

我不担心他,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我反复告诉自己,眼睛却始终无法立刻那摊血迹,突然发疯一样冲进卫生间,拿出毛巾趴在地上用力擦拭起来。

阎以琛是个恶心的人,他才是恶心的人,没有人会喜欢他的!

我一边擦拭一边在心中告诫自己,也不知道擦了多久,直到有人将我扶起来,我才发现地上已经没有任何血迹了。

“安敏。”我看着安敏,似乎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突然用力抱紧了她。

安敏没有说话,她只是一下又一下拍打着我的后背,用这种方式安慰我。

“安敏,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出去了。”我哭着说道:“对不起。”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到底是因为对不起安敏,还是这次出去之后对不起我自己。

安敏没有怪我,但我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明明安敏是被阎以琛安排看着我的,我却是真心将她当成朋友,或许……是太孤独了。

阎以琛半个月没有回家,我已经习惯对方一直不在家的日子,也没有任何不适应。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不受控制的想到他。

我觉得我一定是太恨他了,才会一直想到他,不然还能是怎样?

当我再次见到阎以琛的时候,对方刚从外地出差回来,风尘仆仆。

到家之后,阎以琛便进入浴室,在里面冲了个澡换身衣服,这才重新下楼。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强行让自己不去看他,但他的脚步声还是停在我身后。

“可欣进入我公司了,现在是我的秘书。”我听见阎以琛在我身后说道。

为什么和我说这个?耀武扬威吗?

我觉得对方很没必要,我本来就知道他们恩爱,现在一对奸夫淫妇在公司里边,简直就是行走的两个禽兽。

“你嫁过来的时候,我爸将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做聘礼。”阎以琛的声音很冷淡:“过几天我拟一份合同,你转让给可欣吧。”

我立刻站起身来,冷着脸拒绝:“我不。”

“你这么贪恋那点股份?”阎以琛很不屑的看着我。

“我可以不贪恋,你只要和我离婚,我可以还给你。”我之前都忘记自己还有阎氏集团股份,这下好了,用这点股份交换我的自由,我觉得很值。

“离婚?”阎以琛却冷笑一声,看着我的眼神十分冷漠:“你想得美。”

“那你就别想拿到股份。”我不好过,自然也不会让他们两个好过。

“行,那你就抱着股份过一辈子吧。”阎以琛也没有威逼,只是随口说道:“我会将自己的股份转给可欣,百分之十。”

我攥紧拳头,鼻子突然一酸。

百分之十,是阎以琛给我做聘礼的二倍,就这百分之五还是阎父做主给我的。

阎以琛是要用这个打我的脸吗?他成功了。

我在他的眼中,始终不值一提。

今天他能够向我索要股份,能够转让给喻可欣股份,过几天他就能够带着我姐登堂入室。

不……不对,他们早就已经登堂入室。

而我,毫无办法。

我紧咬着下嘴唇,看着阎以琛眼中的戏谑,突然心神一松,也跟着笑道:“好啊,那我就抱着股份过一辈子。”

阎以琛这么想看我的笑话,我怎么可能给他看?

“过段时间,我就把股份送给别人,白送给别人!”我故意提高音量给他听,“反正只要不给你,我高兴得很。”

“这么高兴,你是要给谁?”阎以琛语气冷下来:“让我猜猜,是柒夜对不对?”

这个混蛋,怎么总牵连柒夜?

我冷哼一声,直勾勾的盯着他说道:“或许,只是随便出门送给遇到的乞丐呢,又或者送给你的对头公司。”

我看着他的脸色变得铁青,心情突然就愉悦起来。

“如果送给你的死对头……我想想,你们阎氏集团在S市竞争对手很多啊。”我故意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挑衅的看着他,“你猜,你们阎氏会不会因为这个大受打击?”

“砰”,我的肩膀被对方狠狠一推,整个人砸在沙发上,被他摁地缩进沙发里面。

“你在挑衅我?”阎以琛的眼神充满威胁。

我冷冷看着他,挺了挺身子说道:“不可以吗?”

凭什么就只能阎以琛折磨我?还不准我反击了吗?

“好,你很好。”阎以琛松开手,语气一下子变得玩味儿起来,“你想和我玩是不是?好,我陪你玩。”

我看着他离开上楼,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一些空落落的。

就这样了吗?

其实,阎以琛也不算什么,我没有必要那么怕他。

我继续坐在沙发上,突然就看到安敏十分为难的走过来,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

“怎么了?”我问她。

安敏这副表情,该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对不起,喻小姐。”安敏低垂下头,突然扬起手,朝我脸上扇了一巴掌。

我顿时怔住,有些没回过神来。

安敏打我?

我们这几天关系这么好,她竟然打我?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安敏,没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

安敏的力道肯定是收了的,不然以她的力气,这一下我的脸肯定肿了。

但是,安敏为什么要突然打我?

我正在疑惑,就看到阎以琛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俯视我。

“是你!”我立刻朝阎以琛吼道:“你让安敏打我?”

“继续。”阎以琛没有回答我,只是冷冷吩咐一声。

我再次看向安敏,就见对方再次扬起手,眼神复杂的又给了我一巴掌。

我的心情有一瞬间的崩溃,不是因为被打,而是因为打我的是安敏。

我知道阎以琛会打我,我知道我姐姐非常恶毒,我知道我原来那些朋友都离我远去。

但是安敏……安敏是这几天最照顾我的人,是我最新交到的朋友,却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对我动手。

也对,安敏始终是阎以琛派来的人。

我的心情一下子平静,望着安敏的眼神也没有之前的失望,只是淡淡说道:“你必须听他的,我不怪你。”

“喻小姐。”安敏的眼神微微动容。

“继续打!”阎以琛的声音却在此时暴躁响起。

我突然笑了,眼神玩味儿的望着二楼的阎以琛。

他生气了,因为我没有受到打击,所以阎以琛竟然生气了。

我将阎以琛气到了。

真有意思,阎以琛竟然也有今天,他原来也会因为我而生气。

我看到安敏高高扬起的手,眼神没有一丝指责与恼怒,只是平静的说道:“安敏,你打吧,我知道你也不是自愿的。”

安敏那样有力气,经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但此时,她扬起的手在颤抖。

然后,我看到安敏重新将手落下去,扭头看向阎以琛,语气冷淡而认真:“阎先生,我是个保镖,不是打手。”

她拒绝了。

我看着二楼的阎以琛,就如同看着一个跳梁小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