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女友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逢场作戏罢了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2

他怎么来了?我心中一惊,柒夜不可能会牵头我姐姐造成伤害我,他是被骗来的?我心中急切,朝阎以琛地说:“我以后会再出了,我现在的就回去。”我说着后转身要回去,柒夜却了我说完转身要回家,柒夜却已经开口喊住我:“惢惢!”。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22章 逢场作戏罢了》精选

他怎么来了?

我心中一惊,柒夜不可能联合我姐姐伤害我,他也是被骗来的?

我心中焦急,朝阎以琛说道:“我以后不会再出来了,我现在就回家。”

我说完转身要回家,柒夜却已经开口喊住我:“惢惢!”

“柒夜?”阎以琛的声音冷若寒冰,他刚刚才注意到柒夜跑来。

我只能停住脚步,知道自己离开也没用,有些焦急的看向柒夜示意他快离开,柒夜却已经将视线转移到阎以琛身上。

柒夜看到阎以琛牵着我姐姐的手,脸上立刻浮现出怒色,大声指责:“阎以琛,你还记不记得你已经结婚了?”

“我是不是结婚,关你什么事?”阎以琛语气不善,然后指了指我,说道:“你才应该搞明白,她已经结婚了。”

我被两人夹在中间,进退不能,无意中看到我姐姐嘴角露出的冷笑,攥紧拳头心中生出一股恨意。

我到底要倒霉到什么地步,我姐姐才肯放过我?

“虽然惢惢已经结婚,但你这个丈夫若是当得不称职……”

“怎么?你还想帮我尽一下做丈夫的职责?”阎以琛的语气满是嘲讽:“晚上的职责吗?说说看,你已经和她上床几次了?”

“你不要乱说!”

“我没有!”

我和柒夜几乎是同时出声,却换来阎以琛一声冷笑。

“这么默契,看来上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两个愿意做奸、夫、淫、妇也就罢了,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恶心我?”阎以琛的眼神满是厌恶:“潘金莲和西门庆也没有在武大郎面前耀武扬威过,你们两个是真不知廉耻。”

不是的,我没有!

我浑身颤抖,一个人说话竟然可以恶毒到这种程度。

“以琛,你别这样,惢惢知道错了。”我姐还在旁边假惺惺。

柒夜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吼道:“你别假惺惺了,如果不是你,他们两个怎么会这样?”

“你的意思,你们两个搞在一起还是因为可欣?”阎以琛立刻怼回去:“自己不知道羞耻,还怪在别人头上。”

“惢惢,我们走吧。”柒夜伸手拉住我,“你还看不出来吗?阎以琛心中根本没你!”

我看得出来,我从很早以前就看出来了。

但是,我若是跟着柒夜离去,将柒夜置于何地?

“怎么?柒夜,你要在我面前抢人?”阎以琛冷眼看向柒夜,语气玩味儿:“看样子,你是不想要你们家公司了。”

“我们柒家不怕你。”柒夜针锋相对。

我连忙挣脱开柒夜的手,推开柒夜说道:“你快走吧,这是我和以琛的事情。”

上一次我冷淡拒绝他的好意,对方震惊下没有再说什么,这一次柒夜的态度却十分坚定。

“我知道你是不想我们斗起来,但是再这样下去,惢惢,我无法看着你被他折磨。”柒夜语重心长:“你就跟我离开,我倒要看看阎家是不是能一手遮天,我们柒家不怕他!”

阎以琛的脸色铁青,我知道他也在犹豫,毕竟柒家在S市也并不简单。

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跟着柒夜离开,就算是为了颜面,阎以琛也会和柒家开战。

这个代价,我付不起,柒夜也不应该被我拖累。

“我就是喜欢他,我不会和你离开!”我大声朝柒夜说道:“不管阎以琛对我怎样,我都喜欢他!”

“惢惢?”柒夜的眼神有一瞬间没有聚焦。

“我为了他可以连命都不要,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不要再纠缠我,你这样搞的以琛都误会了!”我指责柒夜:“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落得现在这副田地?”

柒夜的身子晃动一下,似乎有些站不稳。

我心中一痛,我知道,柒夜他是真心对我好的人,但越是这样我越是要远离他。

我自己已经搞成这副狼狈模样,怎么能让其他人跟着我一起受累呢?

我走到阎以琛身边,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决心。

阎以琛带着我回了家,他终于因为我暂时性忽略我姐姐,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家中,出去送东西的安敏已经回来,我看着她眼神之中的失望,心中多少有些愧疚。

安敏相信我,我却辜负了她的信任。

我被阎以琛带进房间,用力挣脱开他的手,冷道:“你别碰我!”

“不碰你?之前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随便我怎么对待的人不是你?”阎以琛伸手要解我衣服的扣子。

“放开我!”我立刻拍开他的手,朝后退了好几步说道:“阎以琛,逢场作戏罢了,你应该清楚!”

“逢场作戏?”阎以琛墨色的眸子暗了暗,紧接着一步跨前,一手抓住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摁住我的头,将我整个人推向他。

我立刻要挣扎,却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措手不及。

我奋力挣扎,正无论如何都逃不开他的桎梏。

就在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阎以琛才终于松开我,墨色的眸子古井无波的盯着我,再次询问:“逢场作戏?”

我大口喘着粗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的心跳的很快。”阎以琛伸手摸上我的胸口。

我感觉心一下子跳的更快,整个人紧张极了,却依旧冷着脸回答:“是因为窒息。”

“你的脸很红。”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偏开头,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

我不能继续喜欢他,喜欢他会让我一败涂地,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心。

或者说,他对我没有心。

“喻惢,你不觉得你现在很可笑吗?”阎以琛伸手玩弄我的头发,我听不出他语气中的情绪:“明明还喜欢我,却偏要故作冷淡。”

我没有说话,低垂着头不去看他。

“女人太倔强了不好,如果你柔软一些,会过得很好。”

“别说笑话了。”我抬起头,眼神坚毅:“就算我和你服软,也只会让你更加开心,你本来就在享受玩弄我的过程。”

我看到他的眼神闪过一抹讶色,紧接着又冷淡下来,唇角的笑意让我有些发冷。

“呦,你认识的这么清晰啊。”阎以琛伸手捏着我的脸蛋。

我有些吃痛的挣脱开对方的手,快速退到墙角的位置,紧接着就看到对方脱下衣服。

“阎以琛,你做什么?”我惊慌失措,这人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做你啊。”阎以琛语气低沉。

我立刻要跑出去,却被赤身的阎以琛伸出手臂圈了回来。

“放开我,你给我放开,既然不喜欢我就不要碰我!”我剧烈挣扎起来。

我不想让这个男人碰我,只有这个男人,只有这个男人我不想他碰我!

阎以琛的手臂那样有力,让我根本挣脱不开,我慌乱之下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下,对方立刻发出一声闷哼。

紧接着,是阎以琛冷到骨子里的声音:“你疯了是不是?”

“放开我,你这个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我趁着他吃痛收力,立刻逃离对方的魔爪,浑身发抖的恐惧看着他。

阎以琛的手被我咬得出血,隔着好几步远我都能够看到对方手上的牙印。

他疼不疼?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然后又被我疯狂抹杀掉。

关心?不,我不应该关心他,我又不喜欢他。

我以为阎以琛会去上药,最起码也会去冲洗伤口,但是对方却只是看了伤口一眼,然后再次朝我抓来。

我一个不防备又被他抓住,脖子顿时被他的胳膊勒住,窒息之下听到对方森然的声音:“是,我是用下半身思考,不然当初也不会和你上床。”

“放……开……”

我努力挣扎,但我的挣扎对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只能感受着空气从我的肺部一点点脱离。

“你不就是喜欢我用下半身思考吗?怎么?现在想不要就能不要?”阎以琛依旧在嘲讽我。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却根本没有氧气进入肺部,我努力挣扎,总是无济于事。

他似乎还在说话,但我的眼前已经开始发黑,耳朵也嗡嗡作响,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会死吧?就这样被阎以琛勒死。

我突然冒出这个荒唐的想法。

我从来都不曾想过,我竟然会是这样荒唐的死法,被自己爱了十二年的男人活活勒死。

渐渐的,我的脑子空下来,眼前似乎出现一片白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