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女友 张敏 向往的生活之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怀孕就是容易吐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2

“你怎么回去了?”我冷着脸,语气也很冷。阎以琛也没说话的,反倒是我姐张口,声音非常殷切:“以琛太过份了,昨天是你生日,他居然不准备回去。没事儿,姐姐带他回去了。”阎以琛没有说话,反而是我姐开口,声音十分热切:“以琛太过分了,今天也是你生日,他竟然不打算回来。没事,姐姐带他回来了。”。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20章 怀孕就是容易吐》精选

“你怎么回来了?”我冷着脸,语气也很冷。

阎以琛没有说话,反而是我姐开口,声音十分热切:“以琛太过分了,今天也是你生日,他竟然不打算回来。没事,姐姐带他回来了。”

我的脸色非常难看,我姐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心,这是要让我更加难堪。

“我今天喝了些酒,可能要在你们这里临时住一宿。”我姐伸手扶着额头,一副十分晕眩的模样。

我控诉的看向阎以琛,难道对方真打算让我姐留下?他一定要这样羞辱我?

“没事,你好好休息。”阎以琛看都不看我,直接应下。

我感觉挺没有意思,转身就想要出门,却被阎以琛喊住。

“你去哪?”

“你们两个在家休息吧,我出去睡。”我语气很不好。

“安敏,拦住她。”阎以琛却只是吩咐一句,似乎多一句话都不想和我说。

安敏立刻抓住我的手,我负气挣扎起来,我们两个的关系虽然好了不少,但有阎以琛吩咐,她只能更加用力抓住我。

“喻小姐,你不要冲动。”安敏在旁劝我。

“不冲动?”我停下来,看向安敏,反问:“你觉得现在是我比较冲动吗?明明就是阎以琛在羞辱我!”

安敏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我猜,她肯定没有见过我们这样复杂的家庭。

我叹口气,不再为难对方,只是轻声说道:“你松开吧,我不出去。”

安敏眼神犹疑,但还是松开了手。

我没有继续朝外面冲,只是瘫坐在沙发上,明明已经决定不去在意阎以琛,但还是忍不住鼻子酸酸的。

我坐了几分钟,阎以琛一个人从卧室出来,冷冷说道:“你今天睡客房。”

我点点头,没有反驳。

安敏却在一旁有点看不下去,出声说道:“阎先生,喻小姐才是你的妻子。”

阎以琛脚步一顿,我看到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接着用一种冷彻人心的语气说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我的家事,不用你管。”

阎以琛说完就要回房, 却又突然转回来,将一张银行卡从二楼抛下,直接落在我的脚边上。

“可欣让我给你点零花钱。”阎以琛冷哼一声,离开没有再转身。

我呆呆望着地上的银行卡,突然用力踩上好几脚。

我那个姐姐还真是假惺惺,这个时候还装什么?害怕阎以琛看出她的真实面目吗?

恶心,真是恶心死了!

“喻小姐,不要这样。”安敏弯腰将卡捡起来,塞到我手上说道:“不要和钱过不去。”

“也对,我不和钱过不去。”我点点头,将银行卡收起来。

没有爱情,也没有家人、朋友,我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和钱过不去,这个世界上只有钱不会背叛我。

我睡在距离主卧室最远的那间客房,担心里面发出的声音会让我恶心到想吐,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怎么都睡不着,突然就哭起来。

没有任何征兆,我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好像情绪来了就突然哭泣。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遗忘了阎以琛也遗忘了喻可欣,我只是自己一个人痛哭流涕。

似乎,我的人生就只有我一个人。

没有人关怀的生日,来自丈夫与姐姐的侮辱,我绝对不承认我的眼泪是为他们而流。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的眼睛通红一片,肿的非常厉害,只是眨眼睛似乎就隐隐作痛。

不想让阎以琛和我姐姐看到我的狼狈,我一直窝在房间里面装作没醒来,但还是有人拧开我的房门。

“惢惢,吃早饭了。”我姐缓缓走进来,语气十分温柔。

我紧咬下嘴唇,就是这种温柔,上次喻可欣将我骗到柒家会所,就是用这种温柔的语气。

喻可欣温柔的外表之下,包裹着的却是一颗狠毒的心,令人厌恶。

“你不舒服吗?快从被子里面出来。”我姐伸手扯我的被子。

我用力拽紧被子,一点都不想从里面出去,心中期盼喻可欣赶紧离开。

“以琛,你看看惢惢,这么大了还在赖床呢。”我听见喻可欣和阎以琛说话。

阎以琛也来了吗?

我心中有些无措,更加拽紧被子,却突然被一股大力扯开,我整个人立刻显现在两人面前。

“啊!”我连忙捂紧自己身体,却怎么都遮掩不完全。

“你在遮什么?”阎以琛语气冷淡,还带着几分讽刺:“你身上有哪个地方我没看过?”

我愣了下,真的不再遮掩,反而张开双臂给对方看。

阎以琛的脸色变得阴沉,冷道:“还真是个婊、子,这么贱。”

“是啊,我本来就很贱,让你失望了。”我扯过衣服开始穿,丝毫不避讳对方。

我姐姐在旁边劝着:“别生气,都别生气,以琛你也是,不要那样说惢惢。”

我胃里一阵翻腾,喻可欣那人怎么可以这样?

明明那样对我,却还在阎以琛面前装成一朵小白脸,恶不恶心?

似乎是因为太过恶心,我真的有些忍不住,捂着嘴巴跑进卫生间大吐特吐。

“惢惢,你这是怎么了?”

“惢惢?”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我听见我姐在外面喊着,我没有回头,只是在吐完之后拿毛巾擦擦嘴,自己也非常奇怪。

难道真是被喻可欣恶心的?

应该不是,我在心中否认这个可能,接着突然反应过来。

“怀孕了就是容易吐。”我抬起头来,满脸笑容的面对喻可欣。

是孕吐。

就算喻可欣再怎么用心机,就算她再怎么勾引阎以琛再怎么陷害我,我有了阎以琛的孩子,这毋庸置疑。

这是属于阎以琛的孩子,是喻可欣现在所没有的。

我伸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肚皮,这里面有一个小生命,不该到来却异常顽强的小生命。

我看到我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突然感觉很解气,终于算是在她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次。

“原来是孕吐。”我姐悻悻然说道。

“是啊,再过几个月大概就要生了。”我看着她难看的脸色,愈发得意起来:“以琛那么卖力,这孩子一定也非常健康。”

“你找死吗?”阎以琛突然冷斥一声。

我笑看着阎以琛,他大概看出我在挑衅喻可欣,但那又如何?我本来就是他的妻子,也的确有他的孩子。

我句句属实,我问心无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