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生日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2

严密监视器在哪里?我立马在房间里面环顾出来,我不不喜欢被人严密监视的感觉,这让我会觉得自己是个也没任何一个秘密的小白鼠。“别找了,你找将近的。”阎以琛语气冷谈,问我:“你在怕“别找了,你找不到的。”阎以琛语气冷淡,问我:“你在担心什么?”。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19章 生日》精选

监视器在哪里?

我立刻在房间里面环视起来,我不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任何秘密的小白鼠。

“别找了,你找不到的。”阎以琛语气冷淡,问我:“你在担心什么?”

“我不喜欢被人监视!”我大喊。

“如果你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阎以琛反问,他的语气非常生硬。

“这不是光明正大,这是监视,没有人会喜欢被人监视。”我据理力争:“你立刻将监视器弄掉!”

阎以琛却根本不理会我,嗤笑一声似乎就要离开。

“你去哪?”我连忙喊住他:“阎以琛,你还打算离开?”

“这里我待着恶心,有恶心的人我待不下去。”阎以琛语气充满厌恶。

我气得浑身颤抖,也不只是气得,还是因为失落与无措。

恶心,阎以琛觉得我恶心?

“和我上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我挑衅他,无论如何,就算是惹怒他也好,我不希望阎以琛离开。

阎以琛这次却没有生气,也根本没有理会我,迈步就要继续离开。

“阎以琛,你出去是不是去找喻可欣!”我大喊。

我以为提到我姐姐,阎以琛就会气愤的回来,却不料对方只是轻笑一声。

“喻惢,你很了解我。”

听到这话,我的心中立刻刺痛,他真的要去找喻可欣。

“过几天可欣生日,我会陪着她。”阎以琛回头,脸上满是奚落:“我会给她一个难忘的生日宴。”

我顿时手足皆冷,这一瞬间连话都说不出来,直到对方离去再也看不到才颓然坐到床上。

我姐姐生日?那何尝不是我生日呢。

阎以琛非要这样吗?始终用伤害我的方式来取乐。

我没有再尝试出去,在房间里面哭了一整天,安敏也没有来打扰我,只是将饭菜放到我房间就立刻离开。

次日清晨,我起了一个大早,没有离开家只是在院子里面活动。

我摘了最新鲜的野花,微笑着放到花瓶里面,安敏一直在旁边监视我。

我想她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突然间这样愉快,其实,我伤心才是真的对不起自己。

阎以琛不是喜欢监视吗?

他想要看我伤心难过,我偏偏要开心给他看。

更何况,我为什么要为那样的男人作贱自己?既然阎以琛对我不好,我也没必要在意他的想法。

爱喜欢谁喜欢谁,喜欢喻可欣就去追吧,生日我一个人过挺好的!

“安敏,过来一起看电视吧。”我坐在沙发上,笑着朝安敏打招呼。

安敏的神情非常古怪,前一周我都没有怎么理会她,突然对她的关心她自然会无法理解。

“不用了。”安敏摇摇头,十分警惕的看着我,说:“我不会让你出去的。”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我没有要出去。

阎以琛安排这么厉害的女人看着我,就肯定不会让我轻易跑出去,我也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去置气。

“安敏,一直都是你买菜吗?”我前一周过得浑浑噩噩,都没有注意到那些,印象中安敏好像一直都在,没有出去过。

“阎先生吩咐了人送过来。”安敏坦然回答。

“这样啊,那你告诉老板,下次送些水果和干果。”我歪头看着安敏,问:“应该没问题吧?”

“可以。”安敏始终很冷淡。

我看着安敏,她似乎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不是阎以琛那种因为不爽我才表现出的冰冷,她的冷淡不含感情。

“女人当保镖是不是很困难?”我和安敏聊着,准确来说是我一个人聊,安敏很少回答我:“我听说训练很辛苦,你是哪一家安保公司的?”

安敏果然没有回答,在一旁笔直的站着,一头短发英姿飒爽。

安敏这种女人,在有钱人眼中或许不算什么,但却是我小时候十分向往羡艳的。

女大侠,高冷霸气有本事,小时候看电视剧,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类女人。

或许是心思放开了,我越看安敏越觉得顺眼, 说话也越来越没有芥蒂。

“阎以琛让你看着我的时候,和你说了什么?”我半躺在沙发上,把自己窝成舒适的姿势:“他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的事情?”

我看到安敏看我一眼,明显欲言又止,立刻知道肯定说了什么。

“说说吧,阎以琛不会怪你的,你说出的话要是让我不高兴,他甚至会很开心。”我自嘲一笑,阎以琛就是那样的人。

“阎先生要我一定看好你,不让你身边出现任何人,尤其是男人。”安敏淡淡说道。

虽然只是几句话,但很明显能够让人产生遐想,这也就难怪安敏最初眼底会有厌恶。

但是,此时的安敏似乎已经调整好情绪,眼底的厌恶已经消失,而是显出几分探究。

我不以为然,对于阎以琛的话已经免疫。

“喻小姐如果想出去,我可以帮你和阎先生申请。”安敏罕见的多嘴一句。

我错愕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到底怎么想的,却还是走过去套近乎。

“安敏,你这样站着太累,坐下来吧。”我拉着安敏走到沙发上坐下,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什么危险。”

毕竟,能够让我遇到“危险”的人,就只有阎以琛一个而已。

我又和安敏聊一些电视剧里面的内容,但是对方表现的兴致缺缺,神情始终冷淡。

中午吃饭的时候,安敏和店家说过我的要求,晚上送餐来的时候,店家便带来水果和干果。

我站在客厅里面,用水果刀将火龙果、香蕉之类切块,放进盘子里面在上面扎了两根竹签。

端着果盘,我朝着安敏递过去,笑道:“来,吃些东西。”

安敏的神情十分犹豫,我便拿起一个签子连带上面的水果递给她,问:“怎么?你还怕我对你下毒啊?”

“没有。”安敏这才接过,小口吃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故意将灯开亮,然后露出灿烂的微笑。

我不知道摄像头在哪里,也不知道阎以琛是不是在看,更无法猜测他看到之后会如何想。

我只是在心中憋了一股子气,我想告诉阎以琛,就算他将我关起来,我依旧可以活的很开心。

我喻惢,绝不认输。

我生日那天,阎以琛依旧没回来。

店家送来蛋糕,我便切开蛋糕和安敏分吃,安敏看着我的眼神清亮,里面的情绪也多了一些。

但是,安敏一直都没说话。

等吃过蛋糕,我打算回房休息的时候,安敏这才忍不住开口:“喻小姐,你不是那样的人。”

那样的人?哪样的人?

“在阎以琛心中,我就是那样的人。”我淡淡说道,一直以来维持着的笑容收敛消失。

在阎以琛的心中,我放、荡,脚踩两条船,心机深重到给他下药。

我想,那种形象我永远无法摆脱,阎以琛永远不会听我的解释,他的心中始终只有我姐姐。

就如同现在,明明也是我的生日,阎以琛却在和喻可欣在外面欢愉,留我孤独落寞在家中度过,连外出都不可以。

我没有和安敏解释太多,只是快快乐乐过一整天,到了傍晚的时候,阎以琛突然回家。

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我姐姐喻可欣。

我姐的脸色泛红,看起来有些意乱神迷,阎以琛在旁搀扶着她,端的是天生一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