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漂亮的 我的漂亮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男人就是贱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0

我又和他睡了。在让经理和保安回去后,我就和他在包间里面睡了。我们从沙发滚到地板上,又从地板上撞到桌子上……彼此都十分疯狂的。也没药物,却的麻痹神经了我的神经。我不在让经理和保安出去之后,我就和他在包间里面睡了。。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12章 男人就是贱》精选

我又和他睡了。

在让经理和保安出去之后,我就和他在包间里面睡了。

我们从沙发滚到地板上,又从地板上撞到桌子上……彼此都非常疯狂。

没有药物,却同样麻痹了我的神经。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等清醒过来的时候,阎以琛已经离开,留下的只有满地红色钞票。

钞票脏兮兮的,沾满我们糜烂过后的痕迹,我随手捡起一张,第一次有了“原来我真是贱”的感觉。

整理了一下衣服,我踩着高跟鞋推门出去,会所的人看我一瘸一拐的模样,谁都不敢多说什么,他们都知道我是被柒夜特别照顾的。

“你们这里还可以睡女人?”一个胖子十分惊讶的看着我,然后拦在我面前拿出钱包,露出一大把百元大钞和好几张信用卡。

“让开。”我看着对方淫邪的笑容,感觉十分恶心。

“你跟哥哥去房间好不好?这些钱都给你。”胖子说着就要伸手摸我。

我一咬牙,抓住对方的手,用力将他往我这边一扯,提膝狠狠撞在对方两腿之间。

“啊!”一声惨嚎,顿时将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婊子,臭婊子!”那人痛苦中一把揪住我的头发,狠狠一巴掌抽在我脸上。

我的半边脸一下子就麻了,眼冒金星倒地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的人生充满戏剧性。

因为钱和男人睡,却又因为不和男人睡被男人打。

有时候,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是所有时候人都有理智存在。

我在医院中醒来,旁边陪着我的是柒夜,他的心疼就写在脸上,毫不掩藏。

即便我和男人睡了,即便我已经结婚甚至现在还怀有身孕,对方依旧会心疼我,他还喜欢着我。

这让我心中十分愧疚,却又无法去做什么报答他。

“你不能继续在会所了。”柒夜绝口不提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忧心忡忡说道:“那边烟酒味儿很重,你毕竟已经怀孕,你来我公司给我当秘书怎么样?”

我知道柒夜是关心我,关心到甚至为了不属于他的孩子考虑。

但是,阎以琛都没有考虑的事情,他又在多想什么呢?

“不用,我想留在那里。”我直接拒绝。

更重要的是,我不配。

去柒夜的公司当一个文秘,那的确是个清闲的工作,但我不配。现在的我只配混在男人堆里,偶尔获得几个打赏,那就是我的幸运了。

“柒夜,我已经不干净了,你还是早点找个女人吧。”我劝着柒夜,他不应该为我这样的女人耽误自己。

我嫁了人,和阎以琛几度春宵,他怎么就不懂呢?

“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坚持。”柒夜的语气一下子激动起来:“好,我不妨碍你的事,但是我的事情你也不要管!”

我看着他的身子都有些颤抖,低垂下眸子愈发愧疚,我想……我还是害了他。

我害了这个唯一肯对我好的人。

从医院离开之后,我再次回到会所,我现在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一员,整个人都融在了这里,再也分不开。

那次之后,阎以琛很久都没过来,而我也渐渐很少见客,不知不觉孩子已经有五个月打,肚子隆起的弧度足以说明我有身孕。

我一直养在会所之中,柒夜在这边给我安排了一个独立包间,除了我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他甚至安排了一个人照顾我。

我明明是来打工的,却成了被悉心照顾的那个。但是我并没有拒绝,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只能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报答他。

“惢惢姐,我听说这孩子的父亲是个大老板?”照顾我的小草小声和我说。

“谁说的?”我淡淡问道,声音没有丝毫波澜。

“大家都在议论啊。”小草并不是这边的人,是专门从外面找来照顾我的,听说是农村来找工作的,清纯的很。

“你把和你说这件事的人喊过来。”我朝小草笑笑,吩咐。

小草似乎才意识到不对劲儿,有些迟疑地看着我,小声说:“惢惢姐,不用了吧?其实我也就这么一说,没人和我说。”

我的神情一下子严肃,冷道:“如果你找不到人,以后就用不着来上班了。”

小草吓了一跳,这才硬着头皮跑出去,不多久就带着满头雾水的春盈过来。

会所是正经会所,但是也有很多人本身就不正经,比如这个春盈,她在会所里面被好几个老板包养,收到的包包口红数都数不清。

此时被我喊过来,春盈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小声问我:“惢惢姐,你喊我?”

“我的孩子是大老板的?这话是你传出去的?”我冷冷看着他,语气生硬。

春盈立刻被吓了一跳,连忙解释:“姐,你别生气,我就听到点风声,我以后不会乱说话了。”

“你这样怕我做什么?我又不是这里老板,也开除不了你。”我站起身来,缓缓走到她身边。

春盈却依旧眼神恐惧,我想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和柒夜关系很好,要开除她只需要一句话。

“这样好了,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说完就等待着她的回答,我不着急,我知道她会答应。

“什么事?”春盈果然小声询问:“我可以。”

“如果有个叫阎以琛的客人过来,你过去陪他。”我语气嘲讽,“不管你怎么做,和他睡。”

阎以琛不就是因为和我睡了,这才如此虐待我吗?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真那么洁身自好。

春盈连连点头,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就在我吩咐完春盈,没过几天阎以琛竟真的来了,对方点名要见我,却被经理搪塞过去,最后将春盈塞进他的包间。

我在房间里面等待着消息,我想看看阎以琛到底是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我想看看他对我的折磨有多么不值钱。

男人其实也很贱,至少我相信阎以琛很贱,他肯定是那种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正躺在房间抚摸肚子,房门却突然被一股大力踹开,阎以琛手里揪着春盈的头发,一把将她推倒在我面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