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漂亮的 我的漂亮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他相信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3:40

不明白是谁通知了柒夜,对方急急忙忙赶过来,小心翼翼将我扶着出来裹上他的外套,抱着我就冲上车送去医院。我一路上什么都也没说,貌似柒夜始终在说着什么,但我却更本听不进来我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倒是柒夜一直在说着什么,但我却根本听不进去,脑海中全都是刚刚那群人的嘲讽。。

>>>《爱有余毒》章节目录<<<

《第10章 他相信》精选

不知道是谁通知了柒夜,对方急匆匆赶来,小心翼翼将我搀扶起来裹上他的外套,抱着我就冲上车送去医院。

我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倒是柒夜一直在说着什么,但我却根本听不进去,脑海中全都是刚刚那群人的嘲讽。

脱衣服!脱衣服!

似乎闭上眼睛就可以听到起哄声,我只感觉身体越来越冷,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温暖。

“惢惢!”有人在叫我。

“惢惢!”是柒夜的声音。

我呆呆扭头看向柒夜,有些木然的说道:“柒夜,我没有。”

“我知道。”

“我真的没有要出去卖,真的是我姐推荐的工作。”我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停和他解释着。

“我都知道。”柒夜朝我点头,十分温柔的抓住我的手,“你放心,现在没人会伤害你,那经理我已经开除了。”

我却根本听不进去,只是一遍又一遍说着之前的事,颠三倒四让人根本听不懂。

等我清醒过来才明白,那个会所其实是柒家的产业,我姐不但想毁了我在朋友间的形象,还想毁了柒夜对我的好感。

“我正好在那里招待朋友,突然就有人来找我。”柒夜十分歉疚的看着我:“抱歉,我还是去晚了。”

“你相信我吗?”我紧紧抓住他的衣袖,柒夜他……柒夜他还相信我吗?

柒夜点点头,眉宇间露出令人心安的温柔,轻声说道:“我当然相信你,那个经理我已经开除了,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我缓缓松开手,低垂着头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就算你对我好,我也已经结婚了,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我不是因为对你有好感才帮你,也不是图你什么。”柒夜的声音很温柔,他伸手帮我顺了顺头发,眉宇间满是怜惜:“我是相信你,我相信你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

我心中一颤,相信,现在竟然还有人肯相信我。

我说我没下药,没有人相信。

我说孩子是以琛的,也没人相信。

就在刚刚,我说是姐姐推荐我打工的,他们不仅不相信还那样侮辱我。

但是现在,柒夜说他相信。

我突然有种扑到他怀中大哭一顿的冲动,一句简单的“相信”,已经胜过了其他所有。

我想要的,不就是别人的信任吗?

“我给你在外面找个房子,你先不要回去了。”柒夜的语气十分镇定:“至于阎以琛那里,你不用管,没有人能伤害你。”

说这话的时候,柒夜的身上徒然生出几分霸气,让我感觉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柒夜一直都是温柔的,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非常温和,霸道这种气质出现在他的身上,真让我感觉惊讶。

阎父阎母都已经搬了出去,我就算回去家里边就只有阎以琛,于其回去受他的折磨,不如在外面自己住。

我没有拒绝柒夜的好意,但也说了要自己拿房租,另外我并没有辞掉工作,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

柒夜自然能给我钱,但我却不能要,我不想凡事靠着男人,靠我自己一样能活下去。

柒夜的会所很正规,没有阎以琛的捣乱,我在那里工作的很适应,偶尔有几个要我陪酒的,都被新上任的经理帮我退掉了。

若是日子能这样一直平静下气,该有多好。

可是,上天似乎是见不得我这样好,总给我安排各种各样的灾难。

在会所工作了有一个多月,这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我家房门被打开。

房子是柒夜租的,我以为是他来看我,没太在意走进去打开灯,一边问道:“柒夜,怎么来了不开灯?”

“柒夜?看来你果然和他搞在一起了。”对方说话冷冰冰的,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声音。

“阎以琛?”我惊慌看向床铺,阎以琛身穿一条黑色的西服裤,上身赤裸露出坚实的胸肌,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要逃走,对方的动作却更快,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摁到床上。

“干嘛?不是柒夜你很失望?”阎以琛的脸毕竟过来,温热的吐息喷洒在我的脸上,还带了几分酒气。

我无比惊慌,我明明找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他怎么会找到我的?

“你别乱来,不然我报警了。”我畏惧的看着他,却听到对方一声嗤笑。

“报警?别忘了,你是我老婆!”阎以琛愤怒的撕开我的衣服。

我连忙双手抱胸,惊恐的呼喊:“你要做什么?”

“我们是夫妻,不该做一点夫妻该做的事情吗?”阎以琛手上拿着一个黄色的药丸,眼神中满是侵略性:“对了,还忘了这个,你最喜欢的。”

“别,以琛,我怀孕了!”我猛摇头,期待他会为了孩子放过我。

但是阎以琛根本不顾孩子死活,直接将药丸塞进我嘴里,还一边嘲讽着:“你这么喜欢这东西,我怎么可能不给你?来吧,我今天让你好好爽爽!”

因为药物的作用,我很快就失去意识,那一晚上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过去的。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已经没有了阎以琛踪影,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床上,浑身酸软疼得厉害。

阎以琛又走了,若不是浑身不适,我甚至会觉得昨晚是个梦,他根本没有来过。

柒夜听说我没有去上班,中午的时候过来看我,我已经有了些力气,起身为他倒杯水。

“怎么没去上班?我还以为你不舒服。”柒夜松了口气,似乎是觉得我没事。

我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闭了闭眼睛低声说道:“昨天以琛来了。”

“他来做什么?”柒夜将杯子重重放在桌上,十分愤怒的说道:“他又来找你麻烦?阎以琛是想怎样?不和你离婚也就罢了,还这样折腾你!”

“我需要搬家。”在柒夜没来之前,我一直都在思考,我不能一直都被阎以琛压榨。

是时候,该反击了。

“柒夜,我想住在你的会所。”我认真看着柒夜,“和你其他的员工一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