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女友 张敏 向往的生活之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他的腹黑

发布时间:2021-01-14 21:38:00

“苒苒乖,这件事不需要你管,嗯?你的丈夫我也不是摆设!”封祁流目中闪现出一抹狠厉,说出来的话却如此霸气十足暖心。时苒苒一愣,从来没有有人对她说过,她也可以靠他。而面前这男人,却时苒苒一愣,从未有人对她说过,她可以依靠他。。

>>>《高冷男神是妻奴》章节目录<<<

《第22章 他的腹黑》精选

“苒苒乖,这件事不用你管,嗯?你的丈夫我不是摆设!”封祁流目中闪过一抹狠厉,说出的话却如此霸气暖心。

时苒苒一愣,从未有人对她说过,她可以依靠他。

而面前这男人,却说得如此果断霸气,坚定,这让她如何不对他心动?

纵然是再坚强自立的女孩,也会希望有一个可以依靠歇息的坚实肩膀。

唇边不由勾勒出一抹醉人的笑容,她该感谢养父养母一家的,若不是他们的算计逼迫,她又怎会找到这么好的丈夫?

更该感谢沐以白,楚音等人的渣,让她看清了一切。

“好的吧,”她点点头,忽而又盯着他的俊脸,一脸奇怪,“封祁,怎么感觉你哄起女孩来一套一套的?你不是个小纯情吗?”

“……”封祁哑然,流目一瞪,耳廓一红,满是不悦,看看她说的都是什么?

哄人一套一套?小纯情?他?嗬!

他气的不行,厉声强调,“封家后代都专情!还有,我哪哄人一套一套?”

时苒苒干咳一声,点点头,心里却不解,专情?封冥怎会二娶?

显然,封祁也想到了这,他捏紧五指,随便说了几句,便大步离去,那一身寒意,带着令人惊恐的戾气,见者退避三尺。

时苒苒蹙眉,这是?

莫非这其中有缘由?

“夫人,你做了什么?”

洛衍从门外探进一个头,一脸的好奇,“boss怎么一身寒气地离去?”

“洛衍,你来的正好,”

时苒苒笑的一脸无害,“你在封家待了多久?”

洛衍身子抖了抖,一脸惊悚,“夫人,你别笑得这么渗人,要问什么,说吧。”

“你知不知道封家一些旧事?”

旧事?洛衍蹙眉想了想,正要开口。

“洛衍!”

一道阴测测的声音猝然打断了他的话,“你很闲?”

“不,咳咳,boss,我我…”

洛衍秒怂,声音颤抖,啧,他明明见boss出去了,怎么又在这呢?

“滚!”

“是!”

洛衍麻溜地滚了,嚯,boss脾气越来越冷,他得通知封泽那小混蛋!

洛衍走后,时苒苒走至封祁身前,闻着他身上传来的香烟味,蹙眉,“你又吸烟?”

封祁不说话了,菲薄性感的唇抿紧。

“封祁,我可不可以问下,妈的忌日是哪天?”

“…今天!4月21。”

封祁沉寂片刻,脸上带着化不去的冰霜,流目中闪过一丝阴鸷和伤痛,手捏得极紧。

时苒苒默然,突然伸手握紧他的五指,“我在。”

什么也不多说,就是简简单单两个字,却让封祁心中的阴霾驱散。

嗯,她在,她以后会陪着他。

“咦?漂亮的美人,哇,哥哥你和美人握手?我也要和美人握手。”

正在此时,一个萌萌的小不点突然出现,打断旖旎的气氛,对时苒苒很是热情,一双圆溜溜的大眼闪烁着桃心。

时苒苒眼角抽搐,小脸绯红,尴尬不已,这,这是从哪冒出的娃娃?连忙把手从封祁手中抽出,“你是?”

封祁不着痕迹地挡在时苒苒身前,俊脸一冷,“封泽,叫嫂嫂。”

什么叫美人我也要握手?不过是个小屁孩,竟也想占他的女人的便宜?

封泽扁唇,万分不满地叫了声,“嫂嫂好,我叫封泽,今年十岁,在学校是个万人迷,最崇拜封祁哥哥…”

万,万人迷?这孩子…

时苒苒呆了呆,却又正好看见了进来的封冥,“爸?您来了?”

也是,今天是封祁母亲的忌日。

“嗯,”封冥淡淡应声,“苒苒,你先陪着泽儿,我和祁儿出去会。”

“嗯,好的。”时苒苒笑笑。

封泽也连忙应声,眼晴闪过一抹狡點。

封祁看似轻描淡写睨他一眼,实则,暗含着冷意十足的警告。

封泽身子一颤,乖巧的不行。

噫,果然如洛哥哥所言,哥哥有了嫂嫂更冷了,可他封泽又不傻,怎么会去伤害香香美美的嫂嫂。

屋外,微风吹拂,青草香飘扬。

“爸,妤宁回国了吗?”封祁单手插兜,看似不经意问道。

即是如此慵懒的动作,他做起来,也是优雅高贵至极,一身的气度噬人之极。

封冥脚步顿住,抬眸看他,笑的意味深长,“怎么?有事?”

他可是清楚自己的儿子,从不做无用的事,这时突然问起向妤宁,无事才怪!

封祁脸色不变,一脸淡然,“无事,就是觉得她和苒苒会很合得来。”

封冥眯眼,很合得来?向妤宁性子虽有些刁蛮,但本性还是善良的,合得来,奇怪吗?

等等。

他蓦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唇边挂着抹狐狸似的奸诈笑容,“原来如此,可是,这是第一代总统下的禁令,即是至此,这条禁令也未被消除,仅仅妤宁,是解决不了的,现任第二代总统不会轻易下令。”

“如果再加上司承出手呢?”

封祁淡淡勾唇,一副“指点江山,万事皆在我掌控中的”上位者模样,“总统下如此禁令,无非担心女设计师遇害。”

顿了顿,他继续道:“如我没料错,司承现在已经在极域,追踪到那谋害无数女设计师的幕后团伙,只要他再速度点,也不是不可能。”

封冥看似无奈一笑,“你这是把司承也算计上了,时机还掐得正好。说实在,为父不信你无其它方法!”

他这儿子,可是强大能耐如斯,“定是司承又惹着你了,但苒苒,”

拧了拧眉,他又道:“可有把握参加此次大赛?”

封祁唇边微弯,深邃的流目浓黑危险,深不可测,“她有天赋,还有风楠帮…”

且不说这对腹黑的父子在聊什么,就说封泽。

待封祁和封冥离去,一直很怂的他立刻满血复活,“嫂子,你这么漂亮,怎么看上那么冷的哥哥?虽然泽儿觉得哥哥也很好就是了!”

一旁的洛衍沉痛地摇摇头,一副“孩子,你在作死”的表情。

他家boss…

啧,可是醋缸…

“泽儿,”

时苒苒哭笑不得,看着那白嫩的小脸,心里又痒痒的,伸出手,捏了捏。

“唔,嫂子,别捏脸,我会没形象的!”

封泽艰难吐出一句,“头可断,血可流,形象不可无!”

“噗,就你?小屁孩一个,哪有形象?啧啧…”

洛衍笑的一脸鄙视,“其实,按我说,你心里可乐的欢!”

“洛哥哥,你就会欺负小孩,怪不得,苏姐姐讥讽你到现在还只能是单身,没人要!”

“我去,她这恶毒的女人就很了不起?boss不也是拒绝了她…”

说着,洛衍自动消音了,心中暗道糟糕,嘴快了,这夫人,可不是傻白甜,要是她察觉到什么,boss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虽然boss和那恶毒的死女人无甚关系。

时苒苒凤眸闪烁,眼底流光若隐若现,唇边,却挂着一抹无害的笑容,“洛衍,继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