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女友 张敏 向往的生活之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脑残来袭

发布时间:2021-01-14 21:37:58

时苒苒闻言,凤眸清波流转,她慵散地见状一步,身上的气势陡变,眸底寒光闪烁,实则漫不经心问着:“哦?穷光蛋骂谁?”“穷光蛋骂你…”夏语欣下意识张嘴提问,身子却在此时莫时苒苒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不着痕迹地四下看了看,怎么感觉,一进来这,就有两道灼热的目光锁住她?是错觉?。

>>>《高冷男神是妻奴》章节目录<<<

《第12章 脑残来袭》精选

时苒苒闻言,凤眸清波流转,她慵懒地上前一步,身上的气势陡变,眸底寒光闪动,看似漫不经心问道:“哦?穷鬼骂谁?”

“穷鬼骂你…”

夏语欣下意识张口回答,身子却在此时莫名一颤,从脊尾骨涌上阵阵寒意,惊得她打了个哆嗦,不由抬眸看向四周,却又没发现什么。

时苒苒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不着痕迹地四下看了看,怎么感觉,一进来这,就有两道灼热的目光锁住她?是错觉?

“哈,夏语欣,我知道你穷,可你也没必要这么大声当众宣告吧,多么丢人!”

安静声音清亮,还特意咬重最后两个词,那话语里的讥讽之意,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听明白!

哈,这夏语欣,还是一如既往的脑残,真没枉费她安静的期待!

“噗…”

围观众人不由嗤笑一声,看向时苒苒的神色满是嘲笑,这名叫夏语欣的,是智障?领会不了人家的意思?人家骂她她还得瑟?

“竟敢骂本小姐?你这个…”

夏语欣听见众人那嘲笑声,脑子终于反应过来,当即变了脸色,正想开骂,却又惧于时苒苒的气势,生生憋住。

这俩贱人,嘴上功夫倒是厉害!

尤其是时苒苒这贱人,长相妩媚妖艳得简直是个狐猸子,怪不得沐以白至今念着她!

“嗬,夏语欣,一口一个穷鬼,端的好架势!”

安静鄙夷地一声冷笑,还自以为千金小姐呢,瞧瞧这教养,被狗吃了?

“你要是有钱,缘何我听说你在巴结楚音呢?啧,真有钱哈,我自愧不如!”

“安静你这贱人闭嘴…”

夏语欣被戳中心事,心中一梗,脸色阴沉,气的胸脯一鼓一鼓。

是的,她虽常常以千金小姐自居,但是,她却很清楚,父亲的公司已经大不如前,她的零用钱,也日渐减少。

所以,为了钱,她才和楚音交朋友。

毕竟,楚音虽为私生女,但,她背后靠着一楚氏集团,而楚音,也备受楚震宸的宠爱,不愁钱用!

“嗯?时苒苒,安静,你们来啦?真早!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你们可是初次见如此场面,不懂如何做?既是如此,语欣,好好招待他们!”

正在此时,在四处看着的夏晚安扫见了人群中的时苒苒、安静夏语欣三人,拢了拢礼服,微笑着道,言语之间,可见其傲慢与不屑。

“哦?那可真是谢谢沐伯母了!”

时苒苒亦是勾唇,露出疏离而得体的微笑,而后,语锋一转,“只可惜,我并不认为,我和静儿需要别人的特殊招待!你还是,先顾好你们吧,毕竟,校花新娘需要特殊照顾哟!万一不慎出了事…”

“你闭嘴!你这恶毒…”

夏晚安恼怒地道,复又看见众人那看戏的眼神,气闷的憋住即将出口的脏话。

“哎呀,沐伯母,苒苒也是好意,生什么气呢?“校花新娘”楚音呢?怎么,还没化好妆?”

安静笑眯眯插嘴问道,夏晚安听了,心中郁气更甚,脸色难看极了。

她怎会听不出安静话中的讥讽之意!

没错!

当年楚音被选为校花,有她在背后操作!

可那又怎样!

也不看看,时苒苒这贱坯子,配得上以白?

虽然楚音是私生女,但总好过这穷鬼!

“音儿自是会出现,”

夏晚安勉强挤出一抹笑,自觉不能让这场声势浩大的订婚礼变为一场笑话,连忙,把话题转移,“不过,时苒苒,你今日所着礼服,很不妥吧!”

哼,明知音儿会穿红色礼服,这贱人还穿红色礼服,关键,还穿得这般妩媚张扬,分明是来踩场子的!

时苒苒轻轻勾唇,魅惑张扬一笑,“沐伯母,有何不妥?难不成,要我穿白色礼服?”

“呀,那我改穿黑色礼服?”

安静小脑袋转得极快,瞬间明白时苒苒之意,于是万分配合道。

“沐伯母,你看,这两贱人是不安好心,礼服一黑一白,黑白无常,分明是在咒沐哥哥!哼,连高档礼服都穿不起的穷鬼,却在这般情况下如此嚣张,分明是对你有意见!”

夏语欣站在一旁,憋闷许久,这下,她自以为聪明,逮到时苒苒话中的漏洞,连忙出言呵斥,眉眼间尽是得意与戾气。

夏晚安一噎,心中憋闷不已,狠狠瞪了眼夏语欣,她夏晚安难道听不懂?要她夏语欣多嘴?

真真是一脑残!

楚音这是交的什么朋友!

强行压下心中怒气,她眉一扬,神色傲慢,不容置疑道:“时苒苒,今日你穿这礼服确是不妥,会与音儿撞衫,而且,你这礼服还如此廉价,丟人!罢了,我会叫人另送两套高档礼服过来,你和安静去换了!”

她不允许有人踩她的脸面,更何况,眼前这人是曾经妄图巴上她儿子的穷鬼!

“沐伯母,你弄错了吧?”

时苒苒悠然踱步至夏晚安身前,那姿态,优雅慵懒的似乎在逛自家后院,而不是在人潮拥挤的订婚礼上。

偏生她这般,夏晚安心里不好的预感愈发袭卷而来,这贱人,到底想做什么?

时苒苒肆意勾了勾唇,那种放肆的美,瞬间震撼全场,引来众人惊艳的目光。

只见她拿出包包里的支票,在夏晚安面前晃悠了一圈后,突然狠狠砸向夏晚安画满浓妆的脸颊,“沐伯母,你想问我做什么,对吧?我也不做什么,就是把你那天“施舍给我的东西”,还给你!”

哗。

众人瞬间沸腾,看向夏晚安的眼神满是嘲笑,他们又不是白痴,听时苒苒的话,自然能大致猜出什么,只是,这羞辱不成反被羞辱的事,真是扎心!

“噗,这波脸打的真是爽…”

“哈,夏晚安向来自持身份,今日却是反被羞辱…”

“报应啊,叫她平时拽?真以为她暂代沐氏集团的总经理就了不起?待沐啸天出院有她好受…”

“你…”

听到众人的议论,夏晚安脸上更是火辣辣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难堪之意,怪不得这贱人那天一反常态收下她给的支票,原来是在这等着她?

“还有,沐伯母,其一,我不需要你的礼服!其二,我的礼服廉价与否与你无关!其三,为何撞衫就一定是我换呢?”

时苒苒脸上笑意愈发明艳真挚。

嗬,看那不可置信的脸庞。

是什么给了她夏晚安自信,她时苒苒不会反驳,会任她羞辱?

况且,看这样子,她在上流社会的圈子并不受欢迎呢。

谁知,夏语欣这脑残闻言却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不理会脸色扭曲的夏晚安,反而万分猖狂大笑道:“哈哈,你的礼服不廉价,难道还很昂贵?笑死本小姐了,还有,你不换,难不成是音儿换?”

这下,围观人群也有人开始笑出声了,看戏看的那叫一个欢乐。

是啊,这高档礼服,他们也是有些了解的,却从未见过这等款式,想来,这女人穿的礼服必定廉价!

“哟,多贵的礼服呀,说来听听?品味低下,垃圾礼服!”

夏语欣还嫌事不够大,还一脸挑衅道。

嗬,要让时苒苒像这般丢脸,倒是鲜见,她夏语欣如何能放过?

“呵呵,夏语欣是吧,你想知道这礼服怎么样?”

这时,人群中响起了清朗中带着浓浓不悦的男声,“哦?不知道,我风楠亲手设计亲手制作的礼服有多垃圾?”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