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女友
首页 > 资讯

第7章 挑事的来了

发布时间:2021-01-14 21:37:57

“时苒苒!好巧呢!”化着浓装,衣着雍容华贵的中年人女子左手挽着挎包,冷然地向她走来。“沐伯母。”时苒苒脸上露着疏离感的微笑,凤眸闪烁,一丝愠怒划过眼底。是的,眼前的人不“沐伯母。”。

>>>《高冷男神是妻奴》章节目录<<<

《第7章 挑事的来了》精选

“时苒苒!好巧呢!”

化着浓装,衣着华贵的中年女子一手挽着挎包,傲然地向她走来。

“沐伯母。”

时苒苒脸上露出疏离的微笑,凤眸闪动,一丝不悦划过眼底。

是的,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沐以白的母亲夏晚安,沐氏集团目前的总经理。

“嗯!”

夏晚安倨傲地应了声,“看你的样子,似乎离开以白这些年,你过得并不好!”

这是说,她以前过得好,全靠沐以白?

时苒苒冷笑,清丽的眉宇满是自信,“沐伯母多虑了,我很好的,自力更生,不用靠人,不像某些人,靠爬

男人床上位呢!”

“你…”

夏晚安一噎,脸色扭曲,这摆明是在说楚音,楚音又是她的准儿媳,这不摆明在羞辱她?

“沐伯母要是没事,我先走了,我有事!”

时苒苒连敷衍的话都懒得说,毕竟,她和夏晚安这种人是真的没什么好聊的。

“嗯,穷人的生活就是艰难!你该是又去做兼职?”

夏晚安自觉踩到了时苒苒的痛处,勾唇轻蔑道,眼中还含着浓浓的不屑,那样子,高傲轻慢似女王。

“好了,我知道你生活艰难,这张五十万的支票,就给你了!对了,音儿怀孕了,以白和她三天后就要订婚

了,你要不来看看,沾沾喜气!免得嫁不出去又来缠着以白。”

夏晚安随意从挎包中取出一张支票和红灿灿的烫金请帖,扔在了地上,态度傲慢至极。

随即,转身欲离去。

唇边,还勾出一抹得意的笑。

是的,万事哪有这么巧,她就是故意来羞辱时苒苒的,谁让这穷鬼曾经妄图巴上她的儿子!

她要让这穷鬼彻底死心!她见这穷鬼不好了,她夏晚安才好!

“等等!”

时苒苒叫道。

夏晚安顿住,不耐地回头。

时苒苒随即弯腰捡起请帖和支票,凤眸寒光一闪,倒还真是傲慢,想羞辱她?

肆意勾了勾唇,她俏生生站在夏晚安身前,天生的高度让她压夏晚安一头,那突变的一身气势也让夏晚安哑

然。

“你…你想干嘛?”

夏晚安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色厉内荏道。

时苒苒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肆意明艳,灿若艳阳,夺人心魄,“沐伯母,我不想干嘛,就是…我一定会在订

婚礼上好好谢谢你的盛情邀情!”

虽是她含笑说的话,夏晚安却只感到无尽的冷意袭来。

“再见了!”

时苒苒忽然转身离去,她改变主意了,本想现在狠狠把支票砸到夏晚安脸上,但是,夏晚安一向好面子,在

沐以白订婚礼上砸去不是更让夏晚安扎心?

不是更让沐以白,楚音丢脸?

虽然时苒苒领了支票,但此刻夏晚安却并无羞辱了时苒苒的愉悦,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心里这么

想,她脸上露出的却是鄙夷傲然的神色,仿佛,时苒苒是蝼蚁,而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封祁院子。

银色的保时捷静静地停在车库。

身形高大,面容有些苍老,虎目凌厉的男子从容不迫地从车上下来,身后,跟着一衣着华贵,浓装艳抹的中

年女子。

“爸,肖姨,你们来了。”

封祁从楼上下来,淡淡开口。

“祁儿,”

见着封祁,封冥眸色微暖,拍了拍他的肩膀,“苒苒呢?”

“时…苒苒公司有紧急事务,一会就回来,爸,我们先进去。”

封冥抿唇,眸子轻闪,“爸终于是等到这一天了!你们可要早点生个大胖孙子给爸抱抱!”

“祁儿,既然时苒苒都成了我们封家的少夫人,就不要再抛头露面了,毕竟,有损封家脸面,你们两个,也

该为封家想想。”

肖染微笑着道,墨色的眸子闪过抹算计。

封冥唇边的笑意淡了,警告似的探去一眼。

肖染不甘地闭上了嘴,心里更不舒服了,这老爷子,就是偏疼这个大的儿子。

转念一想,封祁此次却是娶了个没权没势的女人,心情又好了些。

“祁儿,进屋吧!”

封冥拍拍封祁的肩膀,神色罕见的温和。

封祁敛下眸中闪烁的一抹阴鸷,要不是因为封泽,他是不会让肖染这么好过的!

肖染莫名觉得后脊发凉,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敛眸,掩下眸中的嫉恨。

不行,她得再想法子让老爷子讨厌封祁!

老爷子那位置,只能由她儿子来继承!

她根本就没进屋,在院子里四处瞎逛,心里在不断盘算。

时苒苒匆匆进了院子,还四处看了眼,防备着那只白猫。

正在此时…

“少夫人,小…”心

张管家心字还未说出口,时苒苒就和迎面走来的肖染,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嘭…”

“嘶…”

时苒苒抚住发疼的额头,倒抽一口气。

谁呀?

怎么走得比她还急?

“啊…哪个人敢撞本夫人?”

肖染摇晃了几下身形,方才站定,捂住额头不满地呵叱,眼眸中带着怒火。

时苒苒蹙眉,看向肖染,有些许不解。

这女人…是?

张管家也不敢再去扶肖染,因为怕肖染会再次不屑地说他玷污了她高贵的躯体。

他站到时苒苒身侧,恭敬地平叙道:“少夫人,这是老夫人,老爷和少爷和屋内等您。”

肖染眸中极快闪过一丝不屑,看向时苒苒,肯定又是个平凡的贱女人,妄图一步登天!真是天真!

却忘了,她自己曾经可是不择一切手段从底层爬上来的!

下瞬,她瞳孔一缩,浓浓的嫉恨从她眸子里闪过。

眼前的女子,上身着浅色雪纺衫,下身着黑色紧身裤,衣着极为简洁,却是极好地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

,而从她骨子里散发的无形的妩媚自信的气质,更是带出了无形的优雅之气。

残阳淡淡,映衬着面容精致妖艳的女子更为耀眼,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绝世美人。

肖染心里不舒服极了。

她向来讨厌简洁的衣服,因为这样衬托不出她的身份,她也穿不出那种气质!

她心中嫉恨,面上却是十分和善,“你就是祁儿媳妇?走路可要注意着点,别莽撞,注意自己的身份!”

时苒苒挑眉,封祁继母?

嗬!

这是讽刺她走路不带眼,不注意身份,给封家丢脸?

肖染见时苒苒不语,以为她被唬住了,故作一脸感叹道:“祁儿他,一向不爱接触女人,好多名门贵女都近

不了他身,不过,你这么漂亮,他喜欢你也是应当。”

她这句话,明则夸人,实则点明了时苒苒不过是凭借那两分姿色魅惑了封祁,是天生的狐狸精,生性低贱,

二是讽刺封祁和时苒苒是一丘之之貉,同样低贱。

时苒苒勾唇,她可不是白痴,听不出那话里的意思。

“谢谢你的夸奖,我知道我够漂亮够能干,不然,封祁这个M市第一优秀的男人怎会看上我。”

她故作听不懂肖染话里的意思,顺势把自己和封祁夸奖了个遍。

闻声出来的封祁听到这句话,唇角不可抑制地轻扬,看向时苒苒的目光染上丝丝灼热,向来,他最讨厌别人

拍他马屁,可这些话落在她嘴里,他听了怎么就这么愉悦?

再者,能让肖染在嘴上功夫吃瘪,倒也是能耐!

“肖染,发生了什么事?”

封冥眯眼,问了句。

肖染脸色诡异地看着时苒苒,对方依旧笑容灿烂,仿佛真是因被她夸了而开心。

顿时,她气的噎住。

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这女人,是真听不懂还是在装傻?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