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玉镯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14 21:03:00

“那可别,我是真的很被人嫌弃你的好嘛,唐大小姐。”伸出手档住了唐雪柔将要拥抱亲吻上自己的双唇,徐婧被人嫌弃的地说。“嘤嘤嘤,阿婧,你怎么也可以这么对我啊,蓝瘦,香菇。”的话此时此刻“嘤嘤嘤,阿婧,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蓝瘦,香菇。”。

>>>《总裁独宠契约妻》章节目录<<<

《第27章 玉镯的故事》精选

“那可别,我是真的很嫌弃你的好嘛,唐大小姐。”伸手挡住了唐雪柔即将亲吻上自己的双唇,徐婧嫌弃的说道。

“嘤嘤嘤,阿婧,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蓝瘦,香菇。”

如果此刻有其他人在现场的话就会发现唐雪柔和徐婧的性格完全和在其他人的面前表现的不一样。

只有在彼此的面前,才能够放下身上的束缚,不用在乎外界的一切,可以摘下层层包裹住自己的衣裳和面具。

正闹着,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雪柔姐,是我,灵灵。”门外响起了管灵灵清脆好听的声音。

“嗯,进来吧,灵灵。”整了整有些凌乱了的头发,唐雪柔开口,对着门外说道。

拧开镀银的铁质门把,管灵灵端着盘子,走到梳妆台边,把水和咖啡都放下。

把盘子竖着然后报到怀里,就站到了一旁看着徐婧。

被那么灼热的眼神一看,就算是再反应的人都知道是有人在看自己。

有点不好意思,徐婧对唐雪柔示意了一下。让她说明一下是什么情况。

深谙管灵灵颜狗属性的唐雪柔动了动手指,给双方介绍到。

“徐婧,美国哈佛高材生。”看着管灵灵的眼睛,又把头转向了徐婧:“管灵灵,管叔的女儿,我认得妹妹。”

介绍完了以后,徐婧看管灵灵半天也不说话,就盯着自己看,唐雪柔也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贝齿亲启:“你就是管叔的女儿啊。”

被仙女问话,当然要赶快的回答啦,管灵灵使劲的点了点头“嗯,徐小姐,我是我爸的女儿。”

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又不过脑子了,补救道:“那个,徐小姐,我是说我就是管叔的女儿。”

仔细的回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怎么还不对呢?

好歹也是学霸的管灵灵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是进水了。

在女神的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丢脸,嗨呀,不活了。

心中流下无数的眼泪,管灵灵只想着老天能够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不用总是叫我徐小姐啦,我应该比你小吧,灵灵姐你叫我婧婧就好了。”既然是雪柔姐姐认的妹妹,徐婧也自然是亲近的。再说了管叔小的时候对自己也是格外的疼爱,所以徐婧也对管灵灵表示出了自己的善意。

比雪柔姐还要善解人意,还要温柔,还要可爱,怎么破,要溜粉了怎么办。

被徐婧发射出来的温柔微笑击中的管灵灵只觉得人生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这么的猝不及防。

脑海中有两个管灵灵在争执,小天使管灵灵在说:“雪柔姐才是最好的,最美丽的,听我的,唯爱唐雪柔。”小恶魔管灵灵又在引诱着“你看啊,婧婧也是很温柔的啊,而且是小仙女啊,你不是最喜欢小仙女的嘛,听我的,顺从本心,溜粉到徐婧这边嘛。”

突然间又出现了两只手,一把把天使和恶魔管灵灵给拍在了地上。

缩小版的管灵灵嘿嘿一笑。

“管那么多干嘛,雪柔姐和婧婧是好姐妹,一起喜欢不就得了,走双阵营嘛。”

觉得自己缩小版说的很好的管灵灵一闭眼睛就决定了,两个人一起崇拜就好了。

知道了另一个女生的名字,而且女神还让自己叫她仙女,满足了的管灵灵觉得自己需要发个朋友圈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抱着盘子,对着唐雪柔和徐婧说了声,就离开了唐雪柔的房间,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没想到管叔那么呆板的人会生出像灵灵这样子呆萌的女儿,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感慨了一句,徐婧是真的觉得挺有趣的。

听到徐婧这样说,唐雪柔也笑着附和道:“对啊,刚开始我见到灵灵的时候也是这样觉得的啦。”

“哦,对啦,你这次回来就打算长期在国内嘛?”和徐婧扯东扯西说了半天的唐雪柔也觉得有些渴了,从梳妆台上先拿了温水递给徐婧,才又拿起咖啡抿了一口。

“嗯,大约会在国内待上个两三年吧,你也知道,从意大利把产业转到美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再说了我也害怕我爸回因为我而分心,所以还是先远离那片是非之地。”

“这样也好,你要是长期待在国内的话,也刚好有个人陪我,要不然我每天得多无聊啊。”慵懒的躺在徐婧的腿上。唐雪柔感慨道。

手臂伸直,看着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到血红色的玉镯上,有着绚烂的光晕。一圈一圈,大大小小。

“阿婧,你看,好漂亮。”

看着唐雪柔的幸福的笑容,徐婧也不经意的被感染,一时兴起,问道:“雪柔姐姐,你想要听关于这个血色玉镯的故事嘛”

“嗯?这个玉镯还有故事啊。”一般的拍卖品都不会有它原来的故事,除了极少数有历史记载的,物品的主人都会要求拍卖的主办方保密。这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毕竟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的就是人心险恶。

“对啊,听主持的说的哦,是它的主人特意要求的。说是把这个故事完完整整,原原本本的讲述出来。价格之类的都是其次。”想起了那天在拍卖会上的故事,徐婧说道。

“好啊,那阿婧你讲吧,我听着。”右手摩挲着左手腕的温凉触感的玉镯,唐雪柔开口道。

徐婧温柔空灵的嗓音响起,讲述着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一个手艺平平但却长得极为英俊玉匠和王府里娇胜牡丹的格格相恋,和所有的故事一样,他们遭到了反对。

格格的父亲本来打算让格格嫁到皇室,再为王府的百年荣光而牺牲。

格格想了许久,终于打算和玉匠私奔,哪怕以后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争吵个不停,也不负于曾经相爱过一场,她央求自己的侍女把自己当放出去。

善良的侍女不忍心看自己从小侍奉的主子这般的难过,偷偷的趁着王府侍卫交替的空挡把格格给送了出去。

本来一切都已经在向好的方向行驶,可是他们终究是被抓了回去。

玉匠被抓进大牢,格格被带回府里。侍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浑身都是伤口。

王爷只扔下一句话:要是想让玉匠和侍女活命,那就好好准备伺候皇上。

为了玉匠和侍女的命,格格同意了。

在进宫的前一天晚上,侍女被格格给送了出去,去医馆治疗,实则是去大牢中打点一二,不让玉匠遭受折磨。

但是侍女又如何找的到玉匠,玉匠早已在投进大牢的第二天就死了,被鞭打而死。

在大牢前面看门的狱卒给了侍女两个玉镯,说是玉匠在上刑之前给他的,希望他能够交到格格的手里。

出了大牢,侍女把玉镯藏起来,再赶回到医馆,又被王府的下人们抬回到王府。

心心念念着玉匠的格格得到的是两个玉镯和一个爱人的死讯,一口气没憋住,口中吐了鲜血。

鲜红的血液染上了手中的玉镯,格格这才发现,这是玉匠留给她的唯一的念想了。连忙用帕子擦拭着血迹。

没成想,这鲜血顺着玉石慢慢渗透了进去,把翠绿的玉镯染成了血红色。

失了这一口心头血,格格的身子日渐衰败,没过个两三天就去了。

临死前找了个机会把侍女送了出去,给了她一笔钱财,消了侍女的奴籍。

而王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格格怨念太深的原因,渐渐的没落了。

这个侍女后来就带着格格给的银两和镯子,成了这个血色玉镯的第二个主人。嫁做人妇,一代一代的把故事讲给了子孙们听。”

故事讲完了,唐雪柔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向徐婧问道“阿婧,你觉得这个故事是真的嘛?”

“故事很老套,情节很啰嗦,最重要的是很假。这个玉镯的上一个主人以为打出来一张悲情牌就会有人照单全收,但是他也不想想,能进入那种拍卖会的又有几个是蠢得。

再说了,他编的这个故事就算是真的,也不会有人想买,做生意的人都迷信,你觉得会有人愿意买这种不吉利的东西嘛。”很是有逻辑的把所有的证据和想法都列了出来,徐婧直接的说道。

看了一下还不知道该接什么话的唐雪柔又说道:“一个王府的格格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除了帅一无是处的玉匠。一个柔软的女子究竟是怎样才可以逃出王府。

一个衷心护住的侍女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大能耐可以把主子给偷偷送出去。一个王爷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玉匠一再的接触,并最终产生感情。一个侍女是怎么可以进入到戒备森严的大牢并且知道玉匠死亡了的。

一个狱卒究竟是受到了怎样思想的荼毒竟然没有私自昧下两个玉镯而且交给一个你都不确信身份的人。”

虽然也很想要表达自己的不赞同的观点,但是唐雪柔还是觉得徐婧说的太直接了:“阿婧啊。能不能委婉一点的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你这么直接会让人失去对这个世界爱情的美好想象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