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嫂子的诱惑  嫂子 女装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误会

发布时间:2021-01-14 21:02:58

郁宁但是也可以很很清楚的体会到她和那个女人的差距。那个女人,才是和沈泽昊处在同一个世界的人。早晨被郁宁给叫出来跑了半个小时步,又陪着她这个进了厨房像是鱼进了水的大厨那个女人,才是和沈泽昊处于同一个世界的人。。

>>>《总裁独宠契约妻》章节目录<<<

《第20章 误会》精选

郁宁还是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她和那个女人的差距。

那个女人,才是和沈泽昊处于同一个世界的人。

早上被郁宁给叫起来跑了一个小时步,又陪着她这个进了厨房好像鱼进了水的大厨煲了一整个上午的粥,严安安想死的心都有了。

医院还不如不给她放假呢。

煲好了薏仁红枣粥以后,郁宁还打算给沈泽昊送过去,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到了沈氏集团以后,上了总裁办公室,没有沈泽昊的身影,一问总裁秘书,郁宁才知道沈泽昊前面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出去了。听秘书又随意的提起连有个会议都直接给推掉了呢。

出了沈氏集团以后郁宁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严安安看的出来她有些不开心。

想着以前和系里的同学一起来过的一家咖啡店,严安安觉得里面的味道还挺不错的,就拖着郁宁过来了。

过来的一路上严安安又是扮鬼脸又是讲笑话,这才把郁宁的脸由阴转晴。

就一条街的距离,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从身边走过一个卖栗子的流动摊贩,闻着味道还挺香的,严安安和郁宁说了一声,就松开了挽着郁宁胳膊的手,小跑几步去买栗子去了。

郁宁看着严安安高兴的样子也不愿意扫兴,提着用银色保温桶装好的薏仁红枣粥向前走去,一路上看着周围店牌,看有没有一家叫时光的咖啡店。

找到了咖啡店,环境颇为雅致,刚想进去,一想到安安还没有回来呢,郁宁就停在路边边等着严安安回来。

视线左右漂移的时候就看见了沈泽昊,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一个短头发长相精致的女孩子。

所以这就是沈泽昊突然跑出来连沈氏集团的会议都没有开的原因嘛。

郁宁突然间觉得心有些累。

可是应该祝福的啊,沈泽昊有了喜欢的人了,那么自己也就不用一直待下去了,可能等到沈爷爷的身体慢慢好了以后,沈泽昊就可以和自己早点离婚。

自己不用担心逃脱不了沈泽昊的控制,自己可以很快就远离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自己再也不用每天想着怎么应对沈家人的明枪暗箭,这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嘛。

可是为什么心会隐隐的刺痛呢,不是说好了要放弃沈泽昊了的嘛,过好自己生活就好了啊。

为什么眼眶就要流出眼泪来了,郁宁,不是答应好了自己不要哭的嘛,哭了就不漂亮了。

严安安买完栗子回来以后,就看到原先好好的郁宁眼眶红红的,随时都可能流出眼泪,身体抖颤个不停,无端的让人心疼。

飞快的跑到郁宁的身边,“宁宁,你怎么了啊。”

郁宁好像没有听到自己话,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顺着郁宁的目光,严安安一眼就看到了沈泽昊和一个女人。

郁宁和沈泽昊的照片严安安在杂志上看到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他。

但是那个女人,长得比明星还要漂亮,但是严安安从来都没有在电视机看到过。

对于郁宁和沈泽昊的事情严安安还是了解了一星半点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严安安不是当事人,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如果让她站在郁宁的这边,那她肯定都能骂死沈泽昊了。毫无疑问就是和渣男嘛。

但是如果要站在客观公平的角度来说,沈泽昊真的还挺冤的。

他什么都没有做,可以说一开始也是郁宁自己贴上去的,没有办法,他才会选择和郁宁在一起。

而现在这个场景,按照严安安多年来看网站的小说来看,无疑是最恶俗的一个桥段,我爱你但是你不爱我,你爱她她也爱你,但是你们中间夹了一个我。

天啊撸,都是什么破玩意儿啊。

脑子不够用的严安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那个女人是沈泽昊的真爱的话,那以沈泽昊和郁宁现在的关系,郁宁才是那个第三者。

可是看宁宁的样子,貌似也是第一次知道,所以这是被小三了。

和王弥生认识了太久,觉得自己是被传染了的严安安放弃了继续追溯事实的想法。

古人诚不欺我,男色祸人啊。

招了一辆的士,把不明所以的郁宁给塞进了后座,对个前面的司机师傅说道:“师傅,阳光小区。谢谢。”

司机开了一半的车程才从自己的世界清醒的郁宁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睡得口水直流的严安安,也没忍心叫她。

等到了目的地后,郁宁才把睡着了的严安安叫醒,“安安,到家了,醒醒。”

“到家了,嗯,好。”明显是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半睁着眼在后面的座位上摸了好久,已经付完钱的郁宁看着严安安的动作有些疑惑。

“安安,你在找什么啊。”司机师傅也回过来盯着严安安。

摸了半天没有摸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严安安是彻底的醒了。看了座位上,还是座位的下面,都没有。

“宁宁,我的栗子不见了,好难受啊。”

已经被严安安打败的郁宁很是不雅的翻了个白眼,给了严安安一个一指弹。

“栗子在我这呢,你快别给人家司机师傅添麻烦了,下来吧。”把右手抬高,晃了晃手里的纸袋子装的栗子。示意严安安赶快下来。

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司机师傅,不好意思啊。”

的士司机也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没事儿没事儿,客气什么。”

提着一个保温杯一大袋的栗子还拖着一个腿粗挂件,郁宁终于踉踉跄跄的回到了严安安的家。

还正是一如既往的乱,绕过了一地的零食包装袋,来到了特别干净的厨房,郁宁是从橱柜里拿出来两个碗,洗干净把保温杯里还热着的粥倒进碗里,又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一罐老干妈。

冲着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的严安安喊到:“安安,吃饭了。”

饭?什么饭?

家里只有几个面包和矿泉水哪来的饭啊。

翻箱倒柜找方便面的严安安全然忘记了自己辛苦了一上午的薏仁红枣粥。

等到从床底下好不容易找到两包老坛酸菜牛肉面,严安安灰头土脸的走出卧室。

不要问她为什么会从床底下找到方便面,你不知道藏食的乐趣嘛。

客厅的电视被打开,放着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动画片。而郁宁正坐在沙发上盘着腿吃着薏仁红枣粥加小菜老干妈。

“厨房里还有你的,自己去端一下。”

开心的都要飞起来的严安安把两包方便放进了冰箱。

虽然现在有饭吃,但是并不代表以后也有饭吃,厨房的刽子手,楼下快餐店最喜欢的顾客。严安安表示做饭是什么,她只负责吃就好了。

高呼了一声:“欧耶,郁宁万岁。”严安安就屁颠屁颠的跑向了厨房。

吃的不亦乐乎的严安安一边看电视一边看郁宁:“宁宁,我们把给沈泽昊做的粥喝了真的好嘛。”

撇了一眼已经换上了卡哇伊兔子套装睡衣的严安安。“如果你不是吃了第二碗还在吃,我可能会真的相信你有些不好意思。”

吃完饭主动表示自己去洗碗的严安安在郁宁的高强度眼神扫射中抱着两个碗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厨房。

真的不怪她嘛,打扰家务之类的事情真的不太适合她,她也很羡慕那些可以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女生啊,可是这玩意是天生的嘛。

委屈的洗着碗的严安安嘟着嘴巴,心里默默的想着,不过她可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要是被郁宁给听到了,那自己是真的会被杀死的。

洗完了碗,严安安把它用抹布擦干,重新放回了橱柜。

靠着厨房门的边框,严安安看着郁宁帮自己打扫卫生。不管是卧室客厅还是卫生间,郁宁都进去扫了一遍,除了厨房。

因为厨房严安安从来都不糟蹋。

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悠闲自在的严安安,郁宁直起身来,用手按了按酸痛的脖子。把扫出来的垃圾都装进了黑色的塑料袋里。

“严安安同志,上级打算派给你一个艰巨而又神圣的任务,你愿意执行嘛。”

斜靠在厨房门框的严安安马上站直,挺胸抬头收腹还敬了个军礼。

“报告长官,我愿意,为了国家我在所不惜,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不怕。一切为了国家一切为了人民。”

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郁宁踏着正步走到门口:“严安安同志,请你提上你面前的垃圾,跑步碰到楼下的垃圾桶里,有意见没有。”

低下头看了看和自己齐腰高的黑色垃圾袋。

严安安咽了咽口水,“报告长官,没有意见。”

弯下腰提着一大袋的垃圾就冲出门口跑进了电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