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意外  姑姑 我的漂亮小姨  苏洛 村心
幸福 催眠  女友 张敏 向往的生活之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回归

发布时间:2021-01-14 21:02:56

江城国际机场。一个女子扛着对自己而言有些大的行李箱走出来机场,抬头去看湛蓝的天空,偶尔会有飞机翔过,划过几道乳白色的长线。云朵间,阳光下,有一种挣开桎梏的的美丽。一一个女子拖着对自己而言有些大的行李箱走出机场,抬起头去看湛蓝的天空,偶尔有飞机翔过,划过一道乳白色的长线。云朵间,阳光下,有一种挣脱桎梏的美丽。。

>>>《总裁独宠契约妻》章节目录<<<

《第15章 回归》精选

江城国际机场。

一个女子拖着对自己而言有些大的行李箱走出机场,抬起头去看湛蓝的天空,偶尔有飞机翔过,划过一道乳白色的长线。云朵间,阳光下,有一种挣脱桎梏的美丽。

一边的短发被主人给撩到耳后。微微在发尾有些弯曲。小巧可爱的耳朵上嵌着国际知名设计师所设计的冰裂耳钉。全球仅发行八对。

身着巴黎king杂志最新一期的夏季玫瑰主题的亮红色简约露背短裙。与本身白皙的肤色相得益彰。漂亮的蝴蝶骨更是体现出了无尽的诱惑。

九厘米的高跟鞋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显示出来。

有些厌烦天气的炎热和人群的大声喧闹。女子眉间一皱,拿出手机快速的拨通了电话。

嘟——嘟——嘟——

过了一会儿才被接起的电话,没有管那头的人是什么反应。

“唐正席,如果十分钟之内我还是没有在机场见到你,那么你以后也可以不用再出现了。”不等电话那头的人回话,女子就干脆的把电话给挂掉了。

和几个狐朋狗友在约好了在夜总会聚聚。包厢里唐正席坐在沙发上,双腿架上茶几,优哉游哉的看着前面热情火辣的美女跳着热辣辣的劲舞。穿着暴露的夜总会公主喝了一口红酒俯身喂进了他的嘴里,唐正席顺势缴住了她的舌头和她来了一个热吻。

最近和沈氏合作办成了几件不错的案子,也算是为公司做出了一些贡献。

再想到他家那个老头每天早上笑的像朵菊花一样的脸,唐正席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就像已经要羽化成仙了一般。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被调成了静音,只有幽蓝的屏幕在闪着。坐在唐正席腿上的公主去拿葡萄喂金主,刚好就看到了唐雪柔三个字。

用极其轻柔的拳头打在唐正席的胸口,把唐正席是捶的心头一阵荡漾。

“唐少,雪柔是谁啊,该不会是你新的情人吧,可别只看新人笑,忘却旧人哭啊。那人家可不依。”

另外几个被点进来的公主也跟着打趣。“就是啊,唐少,咱们魅夜的头牌肖筱那可是对你一往情深呢。”

能在夜总会混的不错的又有几个不是人精,肖筱也是看这些天唐正席心情高涨,才会这样子打趣。

若是平时,也不敢这样子乱了规矩,她们这些公主啊,说的好听点是陪酒,说的难听就是妓女,不比那些红灯区的三流女好多少。

如履薄冰说的就是她们的处境,如果不往上爬,那等到容颜迟暮的那天,好一点就像教导她们的琳姐一样当上这个销金窟的有一个推手,差一些也不过是染上病,草草被人安葬罢了。

也乐的肖筱的这些小伎俩,对于唐正席来说,更像是一种小情趣。

对于雪柔这两个个字也没有过分深究,还以为是曾经包养过得什么人。

还好是和唐正席离得挺近的李家公子哥听到了肖筱说的名字。一想到脸色就白了。

松开了放在身边女伴上下肆意流动的手。看了眼屏幕。直接给吓了个够呛。

“正席,唐雪柔的电话。”颤抖着说出了唐雨柔的名字,仿佛像是一个禁忌一般。

老是被骗的唐正席才懒得听李晏的话,向后一趟,整个人搂着肖筱倒下,“七年了,唐雪柔在美国七年了呢,怎么可能会给我打电话。骗人敢不敢有点新意。”

等到肖筱把电话放在了唐正席的手上,唐正席才斜眼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把唐正席吓得差点把手机给甩出去。

包厢里的另外几个人也没有敢说话,颤颤巍巍的用手指点开通话,那头就传来了唐雪柔特有的空灵却带着丝丝诱惑的声音。

十分钟,机场,接人。在脑子里把这几个词给穿在了一起。汇成了一句话。

“唐雪柔回来了。”

说完后连忙反应过来自己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了,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和手机冲向门外,险些把来送酒的侍者给撞倒。

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的红灯,唐正席已经可以想到自己家里那个老头子会怎样扯着自己耳朵骂了。

顾不了那么多的唐正席一路开着张扬的红色玛莎拉蒂,觉得每一秒都是煎熬,幸好是星期六,也没有遇到高峰期,唐正席一路顺通的来到了江城国际机场。远远就看到唐雪柔不停的低头看手表。

不要问唐正席为什么三年没见唐雪柔还是可以一眼认出来。就算再过十年,唐正席也敢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忘记唐雪柔的面孔。

天使的面孔魔鬼的手段坚决是最符合唐雪柔定位的一句话。

小跑着到唐雪柔的跟前,墨镜遮挡住了唐雪柔的面部表情,漂亮的不像话的嘴唇轻启,贝齿微露:“九分三十七秒,我以为你会来的更快一些。”

听不出来唐雪柔的话是嘲讽还是陈述事实,唐正席把她手里的行李箱给接过来,提着放进了爱车的后备箱。

恭恭敬敬的替唐雪柔把车门给打开,只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的唐正席此刻收敛了自己浑身的气焰。

乖巧的像个等待着家长检查自己作业的小学生。

“表姐,这次怎么……怎么回来的这也突然啊。”

因为语气的不连贯而显得有些不自然的话。唐正席自己听着都有些尴尬。

恶魔柔该不会以为自己是不欢迎她回来吧,她要是生气了怎么办,完了,我肯定会被她折磨而死的,爸爸再爱我一次,一定要救我啊。

唐雪柔就这样子看着唐正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脸上还带着笑的表情一点一点的龟裂开来。

从小就是别的家长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唐雪柔一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病叫做脑洞大。

揉了揉两旁的太阳穴,连续二十几个小时没有睡觉,大脑已经十分的疲惫了,唐雪柔现在只想要可以赶快的回到酒店,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不过看这车的速度,怕是还要再等上好久了。“想回来就回来了。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和我说,反正听不听也是我的事情,对吧。”

完完全全的霸王作风,可以接受任何褒贬不一的评价但是坚决不会改错。

用她的话就是,如果我错了也不要说出来,忍不住说出来了也不要让我听见,让我听见了也不要再次重复,反正我错了我也不会认为我错了,如果你坚持认为是我错了那你就无理取闹,我会让你见识到一个女人的跆拳道黑带功力。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具体到哪一岁也记不太清楚了,唐正席就知道了唐雪柔在同一辈的孩子中有的独特的魅力,当然不是指她有多么的受到其他小朋友的喜爱。而是她的凶残指数。

他们这一代,有的人很佩服走军政路线的古家继承人古琛,因为古琛的稳重气质和本身的能力就让人信服。

也有的人很佩服身为沈家继承人的沈泽昊。他对于金融方面的独特直觉和快准狠的风格使很多老一辈都赞叹不已。

但是对于唐家大小姐唐雪柔,有的只是无法言表的恐惧,没错,就是恐惧。

十几年来每个星期都会各家的继承人被打的鼻青脸肿。但是她又有为什么打你的理由。

小时候不懂事,也不知道让着女生,唐雪柔要是揍人被看见了,一大堆小男生就冲上前去想要制服她,然并卵,从幼稚园到唐雪柔离开那年都不曾成功过。

当年闹得最狠的一阵就是古琛去了部队训练,沈泽昊获得了耶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随即去了美国报道。

只有十八岁的唐雪柔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地狱。

美其名曰帮各位叔叔阿姨伯伯婶婶好好的调教一下以后的继承人。

要是被她发现了什么有什么违规犯纪的事情,拖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一顿揍,还有个三不原则:不打脸。不打头。不打腿。打人专门往肚子上打。有些地方从不留下外伤痕迹,但是当事人却是疼的不要不要的。

你要是反击吧,欺负一个女生又不太好,你要不是不反击她就追着你死命的打。尤其是唐正席,作为在国内的这一个唐家唯一的男丁。

唐雪柔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不说,还招招凶狠,不把唐正席打的爬到在地绝不会停下来。

知道这些的家长们非但没有对自己家的儿子有半点的怜惜,还直呼打得好,让唐雪柔下手再重些。

时间久了,有的人就不再傻傻的停在原地让唐雪柔打了,既然我打不起那我躲起来还不行嘛。

但是对于这个,长辈们也有应对的方法,谁要是敢跑,那么银行卡也留着没有用了吧,直接冻结呗。

其中行动力最高的就是唐正席的父亲唐震。对于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侄女,唐父那是百般宠爱。那可谓一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揣在兜里怕闷了。

唐母对此也没有任何意见,还经常和唐正席说要多听表姐的话,否则就不给他零花钱之类的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